电视剧中的男男CP

所属栏目:星娱 编辑:岁岁有今朝 时间:2018-02-01 14:50:05 阅读:4259次

摘要: 无可自拔。近年的《琅琊榜》《伪装者》《大军师司马懿》以及大荧幕上的《绣春刀》……哪部没点擦枪走火的基情? 无腐不成戏嘛。 腐文化常常被误会为同性文化。实际上,腐文化的核心是耽美。 耽美,高颜值男性的同性之爱,在耽美的世界里,没有婆媳矛盾,没有小三插足,有的只是…

无可自拔。近年的《琅琊榜》《伪装者》《大军师司马懿》以及大荧幕上的《绣春刀》……哪部没点擦枪走火的基情?

无腐不成戏嘛。

腐文化常常被误会为同性文化。实际上,腐文化的核心是耽美。

耽美,高颜值男性的同性之爱,在耽美的世界里,没有婆媳矛盾,没有小三插足,有的只是一个完美到不孕不育的纯爱乌托邦。

我的眼里只有你。

2006年,华人李安凭电影《断背山》,夺得奥斯卡最佳导演。这部戏虽不是为耽美代言,但确实打开了一扇性别多样化的窗。不过,相比于严肃同性题材的《断背山》,大家显然对韩国电影《王的男人》热情更加高涨。

宛若平地一声惊雷,货架上的百事可乐,学校旁边文具店的海报,都变成了李准基的俊美脸。

在他之前,男星都走阳刚路线,《王的男人》出现,让韩国娱乐业进入“花美男”的审美新纪元。但究竟是《王的男人》成就了李准基,还是李准基成就了《王的男人》,直到今天也没人讲得清楚。

差不多同时期的泰国电影《暹罗之恋》也是如此。两位美少年主演,拥有能掐出水来的盛世美颜,他们凭《暹罗之恋》一炮而红,但如果换另外两个人来演吻戏,《暹罗之恋》可能也难以突围。马里奥和Pchy的吻戏片段,成为腐女Up主们二次创作腐向视频的经典素材。

一部腐元素的电影,必须搭配上俊美的面庞,才可以成为严整自洽的电影工业成品。

非电影领域也是同样。

随后,李准基带起的花美男潮流,刮到中国综艺圈,东方卫视做了一档男生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

你还记得那年上海滩旁的“倾城四少”吗?井柏然、李易峰、乔任梁和付辛博,是07届好男人气最高的四位选手。

十年前的东方卫视,已经有了真人秀思路,节目组在选手的房间安装摄像头,把他们的日常起居剪成花絮播放。

可以想象啊,一水儿颜值超高的年轻男孩,住在东方明珠塔的“王子城堡”,晚上躺在床上一起敷面膜,早上拉开被子往对方被窝里喷花露水,朋友之上的亲密无间,给粉丝留下了无限的脑补空间。

井柏然微博中提到付辛博

这样的空间,给了粉丝无限配对的可能。当时好男儿的CP党,活跃在百度贴吧和天涯论坛上,其中呼声最高的一对CP,就是井柏然和付辛博。

如今酷爱工业性冷淡家居风的井柏然,当年还和“小包子”付辛博,甜甜地唱着“井宝 in the house 包子 in the house”。

比赛时合唱《今天你要嫁给我》

商业资本之前没意识到,男生之间的小粉红,可以吸引那么多粉丝——你不是粉CP吗,那我们干脆做组合。

华谊王中磊空降《好男儿》决赛现场,宣布签约付辛博:

“所有喜欢他的人,都愿意把他跟另一位放在一起,把他们当做亲密的兄弟。我也愿意,用我们最好的平台,可以给你们喜欢的BOBO一场伟大的创新的实验,把他们打造成中国最棒的组合。BOBO永在。”

当年的两人,感情是真好,没人会想到,“BOBO永在”以后会变成一句笑话。BOBO组合解散,固然有经纪人流动性极强、粉丝撕逼等客观原因,不过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卖腐不适合当组合人设,腐到那儿份儿上很不好把握,最后只能分道扬镳。

至此,资本第一次尝试收编腐女市场失败。07、08年的我们,还不晓得要适量、适当卖腐这回事。

等到了2010年,搜狐娱乐年度盘点的题目已经十分大胆直露:华语电影N枝花,它们全靠腐当家。

《让子弹飞》里姜文和葛大爷的假床戏,让大家一时有点懵逼,大直男导演也来搅基了?!

“‘腐’不是说俩男的互相喜欢,俩男的喜欢只是一个前提,这还是跟观赏者有关,很多‘腐女’都喜欢看一个男的喜欢另一个男的。”

姜文接受采访的这段话讲得很清楚:一,“腐”不能等同于同性文化;二,这俩男的得“好看”,女性观众爱看。

一位为多位艺人做推手的公关说:“腐女的人数有多少并没有官方统计,但就我们平时的观察,年轻的女性观众群体里,腐女至少占据了1/4到1/3。”

姜文没和市场过不去,《让子弹飞》不是同性题材,但片中明显的卖腐桥段不止一处。只是到了2010年,互联网孕育出的腐文化,终于被姜文以一种合情合理的方式展示出来。

资本在“腐文化”这块处女地上,蹭了蹭,好像找到了门道。

但其实,“得腐女者得天下”这句话,早被南派三叔验证了。

倒回06年的夏天,腐文化还埋藏在地下,没被大众媒介察觉。脸比现在还要圆的南派三叔,上班之余码了本《盗墓笔记》上传网络。

那时候谁能想到,《盗墓笔记》会成为家喻户晓的大IP——它的百度指数,只有《琅琊榜》堪堪能够比肩,整个项目的开发估值高达200亿。

盗笔的红,一路乘着腐女的风。

在正儿八经的耽美产品稀缺的年月,“同人”(在某作品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就是腐女们的狂欢天堂。

盗笔的两个主角够美够有戏。张起灵,一个闷骚而强大如神佛的冰山美男子,邪魅狂狷有了吗?必须有了。这样的人物,与吴邪探险,多次救他于险境,面冷心热,腐女魂蹭的一下就被点燃了。

出乎三叔意料,自2007年起,一个神秘党派诞生:瓶邪cp党,在她们想象中,张起灵和吴邪应该是美好的一对。

姑娘们写同人文,画同人图,剪辑同人视频,她们奔走相告,疾呼着“瓶邪王道”,越来越多人因为好奇,“听说这本书基情满满,来看看”。

当年想不看到这个头像都难

三叔看着同人文是如何yy瓶邪亲亲抱抱的,一时有点儿懵逼,但这不妨碍他,意识到腐女的消费能力啊——签售会人山人海,多少女孩子在心窝处捧着本书,只求三叔签一句:瓶邪王道。

“瓶邪结婚证!三叔承认瓶邪党地位了!”

三叔自己也转发腐向微博,甚至在公开场合讨论起主角情感,他说出了后来被粉丝奉为神句的“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这个糖发的,齁甜。

那会儿,他可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边给瓶邪“基情”添柴加火,一边也承受着外界的质疑:你一个男作者,跪舔女粉的姿势也太难看……

但无所谓,谁要和钱过不去呢?三叔深谙实用主义之道,核心粉丝,才是属于他的商业价值。

事实证明他没看错,粉丝们买买买,小说买,周边买,改成话剧也要买。这一腐呀,盗笔狂销1200万册,三叔一举成为20011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的榜眼。“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这一趟开往春天的列车,三叔妥妥是搭上了。

2012年,英剧《神探夏洛克》彻底点燃耽美爱好者无处释放的“基情”。那些巧妙借位的剪辑,腐女们瞎了眼才会看不见。后来电影版上映,中国观众贡献的票房秒杀海外各地区。

无独有偶,具有国际视野的李云迪,抓住了这个“逢基必火”的时机。

他和王力宏捆绑炒作,发合影喊话粉丝“你们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哦”,翻唱《落叶归根》,舞台上莫名其妙开始飘玫瑰花瓣,把cp粉撩得不要不要的。

第二天,媒体们节操尽碎,纷纷打出《李云迪娇羞谈王力宏》《细数宏迪十个基情瞬间》系列标题。

二人不主动不拒绝不否认,就在网友以为,他们离只差公开出柜临门一脚的时候,王力宏突然宣布自己结婚了。

好好的“蚊香”,说直就直了。你忽悠我们一年,原来只是炒作啊。你们上杂志,上春晚,办万人演奏会——但你们忘了BOBO组合的教训了吗?

卖腐只适合出现在文学、影视作品里,当那些暗示、联想和“暧昧”在现实重重落地时,二位正主只能跳出来说:我们有哥大配偶了……

被“忽悠”的网友愤怒反扑,君不见王力宏从此成为 “王宇直”,而李云迪,也在一片骂声中flop了。经过一整年的“腐化”发酵,“腐”出现在漫画、小说、社交话题热门。

但它没有停止脚步,一路开疆扩土。

转至2015年,数一遍当年的热门剧,哪一部没有点擦枪走火的基情?《盗墓笔记》的“200亿”瓶邪cp,《琅琊榜》的苏靖,《伪装者》的楼诚……

一部是偶然,扎堆就成了时代的必然,腐文化,终于登堂入室了。

这年,爱奇艺成了大赢家。《盗墓笔记》一上线,5分钟内瞬时播放请求达1.6亿次,帮爱奇艺收割了一大批VIP会员。

另一部网剧《上瘾》见好就上。低成本无宣传,演员名不见经传,播放24小时,1000万的点击,刷新了网剧首播记录。

后来只描绘男男恋情的耽美网剧被叫停,但它们验证过的商业道路仍在,电视剧继续回归“只在外面蹭蹭”的卖腐模式,和《芈月传》等大女主题材平分天下。

但讲真,最近,大女主也有点卖不动了,来来去去,就那么些套路,那么几张脸,《丽姬传》的收视又破新低,但,卖腐依然坚挺啊。只要张震继续给雷佳音下面,《绣春刀》女主究竟是杨幂还是刘诗诗,你真的在乎吗?

就连号称17年剧王的《大军师司马懿》,也找来耽美作者掠水惊鸿,扛起了编剧的大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传统父权与君权被“耽美”重新解构——曹操最信任的军师郭嘉死前,拉着他的手泪目,我都想拍桌替他大喊一句“奉孝莫走”啊!

无论多正的男人戏,也要在磨刀霍霍、砥砺前行的间隙,编派上一段粉红色的惺惺相惜。

世界是甄嬛芈月大女主的,也是曹操郭嘉好基友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女性观众的——

正在崛起的中国女性,不仅是统计学意义上的大多数观众,更是经济学意义上的主要消费群体。

女性群众,才是我国卖腐历史的真正创造者。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