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的108种死法:这大概是梁山上最搞笑的一幕!

所属栏目:星娱 编辑:阅小说 时间:2018-02-28 07:00:00 阅读:9296次

摘要: 我最近一直在读水浒传,对书中的故事非常向往,有时就在想,我如果能穿越到水浒传中就好了,也在水泊梁山落草,做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英雄好汉,说不定还能利用自己熟悉水浒走向的金手指改变水浒英雄的结局。 可是,为什么别人的穿越都是正常的,而我的穿越都是……一言难尽,听我慢…

我最近一直在读水浒传,对书中的故事非常向往,有时就在想,我如果能穿越到水浒传中就好了,也在水泊梁山落草,做个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英雄好汉,说不定还能利用自己熟悉水浒走向的金手指改变水浒英雄的结局。

可是,为什么别人的穿越都是正常的,而我的穿越都是……一言难尽,听我慢慢说吧。

第二十七种死法

当我在水浒世界醒来的时候,我正在和另外两人在马上缠斗。那两人手中都用着一杆方天画戟,两枝戟上,都拴着金钱豹尾。

再细看时,我的一杆长枪原来和两人的方天画戟缠在一起,绞成一团挣扎不开。

虽然还没想起来这是哪一回,但是看眼前的情况,我已是明白过来,原来他们一人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两人齐上。

三人的兵器搅在一起,他们两人的方天画戟金钱豹尾缠在一起挣脱不开,而我的长枪却可轻易掣出。

哈哈,我心中大喜,我在水浒中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啊!

我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翘,握住长枪的手上不断加力,果然掣出长枪。

我的长枪刚好掣出,正欲刺向其中一人,就在我即将成功之时,只听远处一声高喝:曾涂,可认得这支箭否?

那边话刚说完,我猛然间一看,一支利箭已是啸空而来,而射出这支箭的人身后立着一杆大旗,上书五个大字:

小李广花荣!

我还未及反应,利箭已中我的左臂。情势立刻逆转,我头盔倒掉,两脚蹬空,翻身落马。

正在此时,本来纠缠在一起的两杆方天画戟已经分开,两人举戟向我刺来。

连句遗言都来不及说,便匆匆结束了我这次的穿越!

哼,好阴险的花荣!好卑鄙的两人!

话说那两人是谁来着?

第二十八种死法

当我再次来到水浒世界时,正身在一处战场之中,身边到处是喊杀之声,惨叫之声!

我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身体战战兢兢地不听使唤,吓得我差点做到地上。

天色也不知几时,四周到处都是火光,映着那明晃晃的刀刃。

我曹,我曹,这是哪儿,我是谁?我抬头一看,前方有一座寨门,寨门上插着一面旗子,隐约可以看到旗子上面写着一个“曾”字。

我擦,这怕是宋江夜打曾头市吧。

那我是梁山一波的还是曾头市一波的啊?

我正在彷徨之中,只见一个身上穿着写着“曾”字的兵丁冲过来对我说:曾魁大人,赶快跑吧,我们抵挡不住了。

我曹,原来我是曾魁!

我正犹豫不知所往,只听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正是梁山骑兵。

那些人正冲我冲过来,面对乌泱乌泱的一片我哪里能躲得过。那马匹由士兵驾驭自然也不会躲。

我直觉胸部一通,如同被一块大石砸中,立马一口鲜血喷出!

那些军马根本没给我喘息的机会,一个接一个的从我身上踏过。

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死于乱军之中。

实在是悲催的很!

第二十九种死法

当我又一次来到水浒世界时,已经是跪在梁山忠义堂上,那忠义堂上还摆着晁盖的灵位!

我被五花大绑挣脱不得,嘴里也被塞着一团布,讲不出话来。

我想,我已经猜出这次我是谁了!我就是那二十回合刺伤秦明一条腿的史文恭!

这次是死定了,只求死的不要太痛苦。

我已经是闭眼等死,却仍未听到有半句提到我的话语。原来他们是在谈论谁继承山寨之主!

一个秀才打扮的中年人说道: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其余众弟兄,各依旧位。这人怕是吴用。

“向者晁天王遗言:‘但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不拣是谁,便为梁山泊之主。’今日卢员外生擒此贼,赴山祭献晁兄,报仇雪恨,正当为尊,不必多说。”呵,这人多半便是宋江。

又一人道:小弟德薄才疏,怎敢承当此位!若得居末,尚自过分。这人怕是卢俊义!

那宋江又说:“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貌拙才疏;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有贵人之相。

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感蒙众弟兄不弃,暂居尊位;员 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

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安邦,武又不能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 天下谁不望风而服。尊兄有如此才德,正当为山寨之主。他时归顺朝廷,建功立业, 官爵升迁,能使弟兄们尽生光彩。宋江主张已定,休得推托。”

卢俊义赶忙拜于地下:兄长枉自多谈,卢某宁死,实难从命。

那吴用又说:兄长为尊,卢员外为次,人皆所伏。兄长若如是再三推让,恐冷了众人之心。

他们一个个推三阻四的,却把给晁盖报仇忘了一干二净。

我一直在看着吴用,发现他把眼睛看向众人。

黑旋风李逵说道:我在江州舍身拚命, 跟将你来,众人都饶让你一步。我自天也不怕!你只管让来让去,做甚鸟!我便杀将 起来,各自散伙!

武松看见吴用以目示人,也说道:哥哥手下许多军官,受朝廷诰命的,也只是让哥哥,如何肯从别人?

赤发鬼刘唐也说:我们起初七个上山, 那时便有让哥哥为尊之意,今日却要让别人!

花和尚鲁智深大叫道:若还兄长推让别 人,洒家们各自撒开!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嚷嚷,我心中不禁大笑起来

水浒中哪有什么兄弟,不过也是权力罢了。

我心中正自发笑,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哥哥,史文恭这厮还在这里!

我曹,谁这么多嘴?!

宋江便道:把史文恭这厮剖心挖腹,祭奠晁天王!

水浒中的108种死法

水浒中的108种死法:短命的晁盖,到底是死在谁手里的

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把水浒传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解读出来,有很多人对水浒传做过解读,不管再怎么解读都玩不出花来了,所以,我从一个特别的角度去解读水浒传里的故事,那就是水浒传里死亡,在水浒传里死亡是最寻常的一件事情,但是应该没人注意过,因此,我打算用现在流行的穿越套路来重写水浒传里的死亡。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