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脱离温家【二更】
        “阿泽,我知道小溪在你心里的地位很重。同样的,她是我温仁华唯一的女儿,她在我心里也超过一切。”温仁华一脸复杂的看向一脸激动的温泽道。

         只是,那个人真的值得托付吗?他们温家的一切真的可以全部压在那个叫做幽然的神医身上吗?

         如果今天的传到七大豪门世家的耳中,恐怕他们都会以为他们温家人是真的疯了吧。

         不得不说,身为温家一家之主的温仁华在关键时刻还是考虑的十分周全的。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担心注定有些多余了。

         “既然如此,那您到底还在顾虑一些什么呢?”温泽一脸不耐的说道。明明都已经分出轻重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把事情搞得如此的复杂呢?

         “阿泽,有些人你真的了解彻底了吗?”温仁华意有所指的说道,“如果没有,这么不顾一切的将我们所珍重的一切全部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真的值得吗?虽然我们温家不是主攻经商的,但是合理的规避风险,想必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道理吧。”

         只见,温泽的脸色就是一变,原来他的养父是在担心这个吗?可是,他要怎么告诉他,有些人不需要旁人来证明,从第一眼看上去,他就值得去被无条件的相信呢?

         “爸,您就不能放开手,大胆的赌一把吗?”温泽此刻真的有些无力了。

         因为有些人有些事,只有当自己亲身见过经历过才会去相信的。但是,若想要请动温仁华跟着他一块去黑市见神医阁阁主幽然,恐怕比登天都还要难。

         “阿泽,不是我不想放开手去赌,也不是小溪在心底的地位不够重。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受伤的是我,现在要死的那个人是我这把老骨头。但是,你也知道温家这么大的产业,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掉的。而且,你有没有想过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说到这里,只见温仁华一脸心疼的偏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仍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温溪,“如果那个人骗了我们,到头来,我们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小溪没了,温家也没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原本还一脸理直气壮的温泽整个人险些有些站不稳,他先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可是,如果不赌,就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赌赢了,小溪保住了,温家也会保住。

         赌输了,小溪没了,温家也会没了,与此同时,他也会成为了倾覆温家的千古罪人了。

         想到这里,温泽的脸色的愈发的苍白了,在孝义与兄妹情之中,他似乎已经注定要两难了。

         看了一眼容颜恢复如往昔般靓丽的温溪,温泽攥紧的双手慢慢放松,可是,小溪明明已经好转了,不是吗?

         这样算来,至少他现在还没有选错人,而且未来的事情根本没有人能说的准。

         再者说,他温泽本就是一个无依无靠,无所仰仗的孤儿,所以一无所有的后果,对他而言也只是重回原点罢了。

         但他的养父温仁华作为一家之主却不行,所以现在他是不是可以主动脱离温家,继而由这件事引发的所有不良后果都由他来承担。

         犹豫片刻,温泽终是一脸郑重的看向温仁华道:“爸,我可以脱离温家,和小溪一起隐姓埋名。”

         “你说什么?”原本还在沉思之中的温仁华瞬间回过了神来,一脸震惊的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刚才到底是听到了什么。

         “爸,我要脱离温家。”温泽一脸坚定的看向温仁华道。他是真的想通了,他可以失去一切,可以一无所有,所以对于眼前的富贵繁华,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眷顾和留恋。

         “温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向待人温和的温仁华整个人顿时炸了,“温家是你想脱离就脱离的吗?老头子我年纪一大把了,唯一的亲生女儿正危在旦夕,现在连你也想弃我而去吗?”

         注意到温仁华眼中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沮丧,温泽连忙解释道:“爸,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哪个意思?”温仁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冲着温泽吼道,“我告诉你,老头子我活不了几年了,温家这么多的基业迟早要落到你的肩上的。”

         “爸,我说过我对温家的产业不感兴趣。”温泽试图劝服温仁华道,“我现在在乎的只有小溪,我——”

         “不可能。”温仁华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打断了温泽嘴里还未说完的话,他们温家百年的基业绝不能毁在他的手中。

         “爸,您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讲完。”对于温仁华的急性子,温泽真的有些无奈了。

         深吸一口气,温仁华尽量让他自己保持冷静道:“那你说。”

         虽然温仁华的语气平静无波澜,但是,温泽却知道这应该是他为他和小溪争取自由之身的最后机会了。

         “爸,我决定脱离温家并不是因为我不愿意为温家尽心,为你尽孝。只是,针对小溪现在的情况,我脱离温家是最好的办法了。”

         “怎么说?”一丝疑虑从温仁华的眼中快速闪过。

         “其一,我带小溪去黑市治病这件事情最坏的影响可以由此减到最少,就算最后不成功也不会影响到整个温家的基业。其二,小溪经常出入温家别苑这件事情也不存在了,所以小溪暴露的可能性也可以减到最小。其三,小溪的病虽然只有三分的治愈可能,但希望还是存在的,所以我必须倾其所有的赌一次,就算最终仍旧落个一无所有的后果。”

         有条有理的分析,字字珠玑。

         不得不说,温仁华的心中真的有些动摇了。

         只是,脱离了温家的温泽和温溪真的还会被所谓的神医一如既往的对待吗?

         要知道富人有钱好办事,穷人没钱却是寸步难行的。

         不过,用此事来检验那位神秘莫测的神医的人品和医术,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你真的决定了吗?”

         “是。”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