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6章 认怂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昨天晚上去了云历城开的魅情酒吧?并且还和一个男的勾肩搭背?”

         鱼柔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冷奕这厮没有跟她开玩笑吧?

         要知道她从来都是一个遵纪守法,洁身自好的好公民,像魅情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她昨天晚上又没有吃错药,所以怎么可能主动进去,还找了一个男的一起逍遥快活?

         注意到鱼柔眼中真实流露出来的迷茫和不解,不知为何,冷奕的心中突然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是相信她的,但是,只要是人就难免会有想要犯错的时候,不是吗?

         “不错,如果不是我出现的及时,夫人你的清白可就真的不保了。”

         虽然已经知道鱼柔此次的行为完全是无意之举,但冷奕的心里还是不禁生出了一些想要逗弄她的心思。

         因为不管过程以及缘由如何,最后她还是进入了魅情酒吧那种不入流的地方,不是吗?

         所以,他今天必须给她好好的上一课,告诉她什么叫做为妻之道,告诉她有妇之夫最基本的忌讳和操守。

         只见鱼柔秀眉一蹙,双眼怒视冷奕冷笑道,“呵呵,冷奕,你丫开玩笑也要有一个度,好不好?本来对于你的说辞,我还是保留着想要相信的意见。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你是越说越离谱了,你以为我鱼柔就这么好糊弄吗?老实说吧,你将我带到你家到底是想干嘛?”

         他冷奕以为做了坏事的他只要先发制人,他就能大获全胜吗?呸,以她鱼柔的智商,如果连这点小把戏都看不出来,那她也太对不起他们重生人的智商和脸面了。

         “你现在竟然还是不肯相信我说的话?”

         对于鱼柔一心想要黑化他的执着,冷奕此刻真的有些无奈了,为什么他每次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呢?

         “什么叫做还是不肯?”鱼柔秀眉一挑,伸手对冷奕比了一个中指,“你说的本就是假话,我又没有病,干嘛要相信你。”

         哼,冷奕你这个闷*,想要糊弄姐姐我,还是等到下辈子去吧。

         好吧,冷奕承认鱼柔刚刚的行为真的有些刺激到他了,要知道他从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呢?

         而且,他刚刚还是被他自己新娶的还未拆封的媳妇儿比中指,这也实在是太挑战他作为一个阳刚男性的尊严了吧。

         身体顺势往鱼柔的方向一倒,冷奕双手直直的撑在鱼柔小脸的两旁,俯身慢慢低下头,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一脸魅惑的在鱼柔耳边吐气道:“小柔,你是不是觉得你老公我的魅力不够大?”

         什,什么鬼?被冷奕床咚了的鱼柔顿时被吓的一脸目瞪口呆,不仅身体在瞬间直直僵住,而且那颗长年没有剧烈跳动过的心也开始以每秒四五下的频率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你,你,我——”红着脸的鱼柔终是结结巴巴的开口了,但是奈何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总是没有办法完全的吐露出来。

         “小柔,不知道你是想说什么呢?”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只见冷奕那一张似笑非笑的俊脸距离鱼柔红扑扑的小脸也是愈发的近了。

         然而,只要再靠近0。01毫米,就可以使他们两人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时,一直处于惊吓状态中的鱼柔也终是回过了神来,抬起腿就准备向趴在她身上的冷奕踹去。

         可是,冷奕是谁,利刃特种部队的总教官,一个拥有绝对警觉和绝对反击能力的铁血汉子,像鱼柔的这种懵逼状态下使出的雕虫小技简直就没法入他的眼。

         黑眸微敛,双腿向上一收,双手抱住鱼柔的小蛮腰,然后快速一翻转,只见,原本躺在冷奕身下的鱼柔,顿时变换成了另一种带有色彩的坐姿,而且,还好巧不巧的命中了红心区域。

         与此同时,感受道一股热流从身下传来,鱼柔的水眸顿时瞪大,满脸涨红的扬起手就准备朝冷奕的俊脸上打去,“我去,冷奕你这个流氓。”

         “夫人,你这是干什么?”只见,冷奕准确无误的钳制住鱼柔的纤纤玉手,剑眉微挑,薄唇轻启,用他那富含磁性的嗓音对鱼柔挑逗道,“为夫流氓一点,难道不好吗?这样一来,你的终身性福也就有了保障了,不是么?”

         “保障你妹的终身幸福,冷奕,我特么警告你,现在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放开老娘,否则,你特么一定会后悔的。”

         被冷奕强迫保持着一个邪恶体位的鱼柔,此刻真想用她最新研制的毒药将冷奕这个贱男弄死,不,应该是先狠狠的将他蹂躏一遍,然后再弄死。

         注意到鱼柔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冷奕的黑眸快速闪过一丝异样,抱住鱼柔的双手微微收紧,“如果我说不呢?”

         不?鱼柔的瞳孔顿时一缩,特么的,她竟然忘了很重要的一点,从他们俩短暂的几次相处来看,冷奕这闷*好像是吃软不吃硬的。如此一来,那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因为她鱼柔也恰好是吃软不吃硬的。

         不过,还没等鱼柔仔细思考,从她身下传来的那愈发滚烫的热度,就让她瞬间认怂了。

         混蛋,这一次,算她败了。

         “呵呵,冷奕,冷公子,其实,我刚刚所说的那些话都是玩笑话,所以,当不得真。话说我们相识一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非得闹到让大家伙如此尴尬的局面呢?”鱼柔腆着脸笑道。

         “呵呵,鱼柔,鱼小姐,其实,我刚刚所说的每一句都是认真的,所以,请你坚信。话说我们夫妻一场,有什么运动不能好好享受,干嘛非得露出这种面如死灰般的神情呢?”冷奕玩味的笑道。

         我xxx,冷奕这闷*竟然学她说话,鱼柔此刻的心中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颗难缠煞星她到底是怎么给招惹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