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我的女人
        沐城西北角神医阁内

         正坐在小店柜台旁百无聊赖的喝着茶水的季洛看着鱼柔大步走进小店的身影,眼中快速掠过一丝欣喜,但是跟在鱼柔身后的何力却是让他嘴角还未扩大的笑容顿时凝住了,“老大,不知道这位是?”

         只见,鱼柔刚刚端起玻璃水杯的手一顿,一脸淡笑的偏过头对一脸警惕的季洛介绍道:“呃,对了,季洛,他叫何力,是我新收的人,以后就由他来负责我们神医阁的安保工作了。”

         “老大,你又乱收人了?”上下打量了一眼一脸紧张的站在鱼柔身后的何力,季洛一脸不赞同的沉声道,“难道上次鱼生的事情还没有让你汲取到教训吗?”

         想当初他们所有人对鱼生是那么的掏心掏肺,可是,谁曾想他竟然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拿了好处之后不告而别也就算了,事后竟然还想出卖天医门,真是贱的不要不要的。

         “他和鱼生不一样。”鱼柔的语气陡然沉了下来,鱼生的事情在她的心中就是一根无法拨出的刺,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时隔多年以后,从她内心之中第一次迸发出的仁慈,到头来换来的竟然是毫不留情的背叛。

         呵呵,可能有些人天生就不值得被其他人呵护和关爱吧,因为只懂得一味索取的他们,不会感恩,更不会爱人。

         “怎么就不一样了?老大,我不知道你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将一个陌生人给领了回来,可是,我觉得为了现在的大局着想,我们现在不应该再吸纳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了,因为在他们背后所隐藏的麻烦和危险是不可估量的,这样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说实话,季洛真的想不通,以鱼柔追求完美的性格怎会三番两次的犯同样的错误。

         见鱼柔不说话了,季洛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他内心躁动不安的情绪,继续道:“而且,如果你要是觉得我们现在急需安保方面的人手,我们直接从总部调人过来不就好了。”

         “砰——”是鱼柔将手中的玻璃水杯重重的摔在木质茶几上的声音。

         “季洛,我已经决定了。”鱼柔一脸冷冽的看向季洛,她的事情她自有分寸。

         注意到鱼柔微沉的脸色,季洛的剑眉紧紧的蹙起,偏过头狠狠的剜了一眼一直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旁的何力,都是这个人引起的。

         “好了,我还有事,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话落,不等季洛再次开口说话,只见鱼柔纤细的身影就已经飘出了小店门外。

         “老大——”

         最后看了一眼鱼柔渐渐消失在漆黑夜幕之中的身影,季洛藏在衣袖之中那双青筋暴起的手微微攥紧,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她到底要去哪儿?

         “那个,我想问一下,今晚我住哪?”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何力终是一脸小心翼翼的轻声开口了。

         “哼,爱住哪住哪。”季洛冷哼一声,转身也向着漆黑的小店外走去了。

         “唉,真是——”

         此刻,正一个人站在神医阁店内的何力心里头真的是百感交集,他真的有这么讨人厌吗?而且,现在这种局面也不是他想要促成的啊。

         如果可以,他多想鱼柔能够大发慈悲将蚀骨丹的解药给他,然后大手一挥让他立刻离开。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最后环顾了一周这间布置简约古朴的小店,何力给他自己找了两张椅子并在一块,随后躺上去就和衣而睡了。

         希望明早醒来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

         出了神医阁的鱼柔找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小巷子快速将她身上的装备全部换下,然后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就晃荡一个人到了沐城中心地带。

         站在人来人往灯红酒绿的街头,鱼柔那张一直紧绷着的小脸终于慢慢放松了下来。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谋背叛,没有血腥争斗,只有那平淡如小溪流水一般的朴实生活,这才是她一直以来所向往的,不是吗?

         濒临午夜的时候,手里拿着几根烤串和一罐啤酒的鱼柔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一间装饰奢华的酒吧门前,“魅情酒吧?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的耳熟?”

         “这位小姐,喝酒玩乐里面请啊,我们这里应有尽有,包你满意。”一个长相猥琐的大汗一脸调笑的对脸色微红站在酒吧门口踌躇不定的鱼柔招手道。

         因为在他看来,鱼柔的一身打扮虽然不是很出众,但是她那副小清新的面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就冲着这一点,他今晚也必须使出全身的解数将人给带进去,这样一来,他今晚能够得到的提成肯定会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上好几番的。

         “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已经有些微醉的鱼柔一脸恍恍惚惚的开口道。

         “当然,我们魅情酒吧在全沐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凡是进来玩过的人,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不好的。”

         注意到鱼柔微红的小脸,猥琐大汗的心里是笑的更欢了,这女人看样子是喝醉了,看来今天晚上的这笔提成他是拿定了。

         感受到猥琐大汗不怀好意的目光,鱼柔发自本能的拒绝道:“可是,我的钱好像都已经花光了,要不还是下次吧。”

         “下次?”见鱼柔转身就要走,猥琐大汗的脸色顿时一沉,大步上前一脸邪笑的连忙伸出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小姐,不用下次,我们这里没有钱也是能够进的,因为只要你进去就自会有人抢着帮你买单的。”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鱼柔秀眉微蹙,试图挣脱开猥琐大汗钳制住她胳膊的右手,但是奈何大汗两百斤的体重摆在那里,喝醉酒的她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小姐,你就相信我吧,酒吧里面的世界多姿多彩,现在你就只管进去享乐就好。”

         话落,只见猥琐大汗一把扯过鱼柔,转身就将她往魅情酒吧里面带去了。

         然而在进入五光十色,纸醉金迷的魅情酒吧以后,猥琐大汗就一脸讨好的走近正坐在吧台边上一脸兴味的望着酒吧中央的舞台上挑着艳舞的几个兔女郎的中年妖艳老鸨黄姐道:“嘿嘿,黄姐,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新人。”

         “哟,王四儿,还真是稀客呢,有好几天没有来了吧?”中年妖艳女人黄姐轻抿了一口手中的威士忌,然后一脸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低头做小的猥琐大汗,“不知道你今儿又是带来了什么稀罕货色?”

         “呵呵,黄姐过赞了,稀罕货色算不上,但是小清新一枚还是有的。”看着四周胸大臀圆的兔女郎,猥琐大汗王四儿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他有些干涩的嘴唇,这魅情酒吧的女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出色呢。

         “小清新?”只见老鸨黄姐放在吧台上有节律敲打着的右手微微一顿,眼中跨死闪过一丝暗光,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前几天,她就在派人各种寻那些小清新的貌美女人,为了就是等大BOSS有朝一日来了以后能够有看的上的,奈何现在的这些个女人都不是些什么好的,所以,一直就没有找到合适的。

         不过,如今倒是好了,王四儿的出现给了她一个难得的机会。

         “人呢?在哪?”黄姐有些期待的说道。

         知道买卖有戏,只见猥琐大叔王四儿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他就知道他今天会撞大运的,果不其然,财神爷就这么突如其来的降临了。

         “黄姐,人不就在那嘛,你看她那小身板,小风格,小气质,在您这百花争艳的万花丛中是不是独树一帜?”

         “嗯,从背影看,的确不错,只是不知道这正面——”

         但是,不等黄姐将她喉咙里面剩下的话说完,鱼柔突然转过来的正脸,让她顿时惊得差点从旋凳上掉了下来,怎么会是她?

         然而,注意到站在鱼柔身边蠢蠢欲动的公子哥们,老鸨黄姐的脸色又是一变,我的妈啊,这女人可千万不能在他们魅情酒吧里面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啊。

         “来人啊,赶紧竟那边那为穿白色休闲服的小姐给我请过来。”

         一旁的侍者刚准备行动却又被从吧台边上站起身的黄姐给叫住了,“哎,算了,还是我亲自去请吧。”

         这女人可是一尊大佛,马虎不得,真心马虎不得。

         “哟,小妞,新来的呀,来来来,陪大爷我好好一杯。”一个穿着奢华的青年男子作势就准备将站在人群之中的鱼柔搂进怀里。

         此刻,距离鱼柔的位置还有五米距离的老鸨黄姐看到这一幕以后,双眼都要急出泪来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混蛋啊,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况且他这一动死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连无辜的她也要被他给牵连进去。

         但是,预料之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因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冷奕突然如天神般出现,一脚将满脸淫邪的青年男子给踢开了。

         “我的女人,你特么也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