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9章 我是幽然
        “冷奕,我有点事情,可能要先行离开一下。”鱼柔将手机重新在她的上衣口袋里面放好,两眼定定的看向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的冷奕道,“抱歉,又要让你难做了。”

         “没事,但我希望你可以不要让我再听到抱歉两个字。”冷奕的薄唇微微抿紧,他的小妻子何时才能对他彻底的敞开心扉?

         “呵呵,不说抱歉,那说对不起总行了吧。”为了缓和气氛,鱼柔故意搞怪道。

         “不行。”不知道为何,冷奕总是对这种咬文嚼字的事情异常的执着。

         “呃——”注意到一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跟她开着玩笑的冷奕脸上的郑重,这下轮到鱼柔尴尬了,她刚刚就是那么随便一说,他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那我以后尽量哈。”鱼柔打着哈哈故意转移话题道,“今天晚上我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了,接小余放学的这个重担就落到你这个做爹地的身上咯。”

         “嗯,我会准时的。”冷奕眸光微深,屈颈,收颌,上身微倾,一脸慎重的对着鱼柔点了点头,

         “噗——”看着冷奕如同机器人一般的动作,鱼柔的笑穴顺便被戳中了,“冷奕,你要不要这么搞笑啊。”

         “怎么了?”冷奕的剑眉微微蹙起,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捂着肚子笑喷了的鱼柔。

         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鱼柔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她自己保持冷静道:“没,没事,我先走了。”

         话落,不等嘴唇微张的冷奕再说些什么,鱼柔上前拦住一辆绿色出租车,侧身就坐了上去。

         看着一溜烟就消失在马路尽头的出租车,冷奕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也向着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路虎车走去了。

         “小柔呢?她不跟我们回去吗?”坐在车后座的席语情一脸不解的看着独自一人坐进驾驶座的冷奕道。

         “她还有事。”不带任何感情的寥寥数字,冷奕很显然不想和席语情多说关于鱼柔在黑市工作的事情。

         “有事?”冷永康浑浊的目光微闪,继而一脸审视的透过车内后视镜看向冷奕质问道,“我怎么听冷羽说,她很早就不在天沐医院工作了,一个没有任何家族势力支持的贫民女人,她能忙些什么?”

         “她有她自己的事业,不需要任何人的支持。”冷奕的语气倏地冷了下来。他的小妻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安于平凡等待别人救助的柔弱女人。虽然他现在暂时还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他相信她,他相信日后她一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有自己的事业?呵呵,我没有听错吧?就那个嚣张跋扈的粗鲁女人,她能干出点什么来?”冷永康很是不屑的嘲讽道,“只要她不给我们冷家惹麻烦,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就在车内的氛围就快要接近冰点的时候,一直沉迷在先前鱼小余所唤的那一声奶奶的喜悦中而无法自拔的席语情终是开口说话了。

         “老爷子,您话可不能说得这么满,我看小柔各方面都挺好的,尤其是她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您难道忘了,现在年仅二十三岁的她就成为享誉国内外的心脏外科医生了。”

         “哼,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又能怎样?如果没有强大的家族作为后盾,就凭她那一身热血和情怀,她又能取得多高的成就?我告诉你们,迟早有一天她会摔得很惨的。”

         不知道为何,只要一遇到和鱼柔有关的事情,冷永康就会变得异常偏激起来,可能是因为鱼柔曾经挑战过他的威严,抑或者是鱼柔那种对待任何事情不屑一顾的态度。

         “我相信她。”冷奕握紧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漆黑双眸里快速闪过一丝异样,“而且,我会尽全力帮她。即使,她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助。”

         “我也相信小柔。”席语情也出声应和道。

         因为抛开家世这一栏,鱼柔那孩子在她的心里各方面都能达到九十分以上的成就。

         而且,她还为她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孙子,不是吗?

         “你,你们——”冷永康真的快要被气死了,他们冷家人上辈子是欠了那个死丫头的吗?这一个个的,简直不要太狗腿。

         “罢了,迟早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我今天说的话是有多么的准确的。”冷永康一脸愤愤的自言自语道。他就不信了,一向识人准确的他会在那个女人身上马失前蹄。

         是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冷奕漆黑的双眸重新变得澄明起来,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慢慢放松。

         小柔,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完美蜕变,惊艳世人的那一瞬。

         ……

         另一边,沐城黑市西北角——神医阁

         “您好,请问鱼小余在吗?”穿着一身素色连衣裙的薛暮雨一脸淡笑的看向正坐在接待台旁看着毒经的言凝道。

         只见,穿着黑袍手拿毒经的言凝看都没有看薛暮雨,就直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在。”

         异常冷淡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的两个字。如果是换作其他人,想必此刻早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但是,薛暮雨却丝毫没有将言凝的冷漠放在心上,一脸耐心的继续发问道:“那请问一下,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不知道。”言凝的红唇轻启,仍旧没有抬头看薛暮雨。

         “那他有没有说他去了哪里?”薛暮雨不死心的继续追问道。

         “没有。”

         “那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这一次言凝是真的被惊到了,抬起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薛暮雨道,“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薛暮雨耐着性子重复道。因为,她总有一种感觉就是眼前这个身穿黑袍的女人不一般,真的很不一般。

         “你让我帮忙?”言凝放下她手中的毒经,一脸难以置信的用手指了指她自己,“你确定你找的是我吗?”

         注意到言凝眼中毫不掩饰的审视和打量,薛暮雨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摸了摸她的鼻头。

         “那个,我是来鱼小余的。但是,你刚刚不是告诉我,他不在吗?所以,我想请你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帮我转告一下他,说有一个叫薛暮雨的姐姐来找过他。”

         “就这样?”言凝显然不敢相信薛暮雨求她帮忙的事情竟然如此的简单。

         “嗯。”薛暮雨重重的点了点头,“就这样。”

         “那行,我答应了。”言凝第一次如此爽快的答应道。甚至话落之后,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刚才那番乐于助人的话语是从她的最里面说出来的。

         “谢谢。”薛暮雨本以为要经过一番波折才能说服待人冷淡的言凝让她帮助她的,可是谁曾想幸福竟然来的如此突然,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品吗?

         呵呵,人品?薛暮雨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异样,这种东西她薛暮雨有过吗?

         “你没事吧?”言凝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出这样一句话,可能是因为薛暮雨眼中的情绪触动到她了。

         曾经的她,那个未曾遇到鱼柔的她,也曾是这般的无助,无奈,还有那隐藏在心底的深深绝望。

         “我很好。”薛暮雨冲着言凝微微一笑,虽然这个年纪同她一般大的女人从外表看上去很冷,但是,不得不说,她刚才是真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她身上一晃而过的关心和温暖。

         看来,鱼小余那孩子真的生活的很幸福。

         “麻烦了。”最后对着言凝道了一声谢,满身寂寥的薛暮雨转身就离开了古色古香的神医阁。

         “哎,你——”看着薛暮雨渐行渐远的身影,言凝的红唇微张,似乎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

         但是,冷静下来的她突然意识到她刚才的一系列行为好像有些太过于反常了。

         要知道她明明都不认识那个叫做薛暮雨的女人,为什么要多管闲事的去关心她的好与坏?

         罢了,人生本陌路,生人何其多。

         她能管好她自己就已经很不错,别人怎样与她何干?

         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言凝重新拾起接待台上的毒经,低下头又开始细细琢磨了。

         只是,看似认真的她打心底里知道今天她怕是再也无法看进去一个字了。

         一江春水早已被扰乱,再多的挣扎也是于事无补的。

         就在这时,脸上带着半块金色蝶形面具,同样穿着一袭黑袍的鱼柔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凝儿,就你一个人在啊?季洛人呢?”

         “会客室。”言凝伸手指了指她右后方的小家道,“那个人不好。”

         “嗯,我知道。”鱼柔微微点了点头,那人可是价值一个亿,就算她现在没有见到真人,她也知道那人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

         深吸一口气,对着接待台上的半块方镜快速整理了一下她的仪表,鱼柔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棕色小瓶倒出一颗变声丹服下,转身就走进了言凝所指的会客室。

         然而,当鱼柔见到会客室里面的其中一人时,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温泽?为什么会是他带过来的人?

         这一刻,鱼柔突然有些庆幸,她将所有需要做到的武装工作全给做足了,否则,被温泽认出来可就麻烦了。

         要知道九大豪门的人从来都不是好对付的。

         刻意用手压了压她的帽檐,只听见鱼柔用一种异常低沉的语气对着正一脸审视的盯着她的温泽说道:“你好,我是幽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