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章 他是
        “小奕,我真的不知道鱼柔那女人的身上到底有哪一点是被你所看中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就算现在的我不反对,日后冷家旁支的那些人也会给你们使各种绊子的。”

         其实,抛开鱼柔那丫头乖张的性格,冷永康还是挺欣赏她的,毕竟她在林家那种家族里面呆了十年,还能做出属于她自己的一番成就,这真的是非常人能够轻易做到的。

         而且,以他们冷家在沐城的名声和地位也根本不需要拿自己的子孙去做那什么商业联姻。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薄唇微微抿紧的冷奕,冷永康握着拐杖的右手慢慢攥紧,作为冷家一家之主的他又何尝不希望他们这些个小辈能找寻到他们自己的幸福?

         “他们那些人还没有资格来插手我的事。”冷奕微冷的声音再次在空旷的书房里面响起。

         如果不是因为还顾忌着他的身上还流着他们冷家的血,也许他早就动手将旁支那些人给一一铲除了。哼,只要那些嘴碎的人不要不长眼的在他身上拔毛,许他们一世的安稳华贵,他冷奕还是做得到的。但他们若是不安分,那就别怪他不念最后的那残存的一丁点儿的亲情了。

         辱我者,我必辱之;伤我者,我必百倍还之。

         藏在衣袖里的双手微微握紧,冷奕的黑眸里快速闪过一道暗光。

         现在其他所有人都比不上鱼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谁敢阻碍他虏妻的计划,他就让谁好看。

         注意到冷奕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冷永康的心中微微一惊,他这孩子就是因为从小太过出色了,所以对一般人和一般事都不是那么在乎,不得不说,现在他若是想以他的能力对冷家旁支那些人动手还真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他们冷家传到他们这几代,本家和旁支的人都已经慢慢变少了,现在若是连自家人都不能团结在一起,等将来需要一同抵抗外敌的时候,他们又要拿什么去跟别的家族争抢?

         要知道打江山难,守江山更是难。一直以来,被他们冷家霸占了将近有一百年的沐城第一豪门的地位,其他八大家族的人又何尝不是眼眼巴巴的看着,现在不争不抢,还不是在等待某一天有机会将他们一举给拉下马。

         最后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冷永康一脸无可奈可的抬头看向冷奕道:“算了,这件事就当我没说吧。只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什么事?”冷奕薄唇轻启。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见血。”冷永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恳求,“人老了,总是希望家里的这些人能够以和为贵,不求所有人都能一飞冲天成为人上人,但是最基本的小命还是希望你们各自都能保住的。”

         淡淡的瞥了一眼白发苍苍,满脸岁月痕迹的冷永康,冷奕的黑眸微敛,一丝异样快速从他的俊脸上掠过,“我尽量。”

         因为不排除有些人就是犯贱的欠揍和想要找死,一味的忍让并不是他冷奕的做事风格。该出手时就出手,否则最佳的机会一旦错过,日后收拾起来就会更加的麻烦了。

         “行吧。”知道冷奕是个不轻易许诺的人,能够得到他那句“我尽量”,冷永康就已经觉得他今天放下架子对他的恳求很是值得了。

         “还有事吗?”说实话,如果不是顾忌着冷永康这老头子的年纪大了还有高血压,经受不住几次强烈的刺激,冷奕此刻是真的就像直接转身离去,不想再继续跟他做这种毫无意义的周旋了。

         “刚刚我说的第二件事,你能不能给出个准信?”冷永康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开一次口。

         因为,他先前在公园里面碰到过两次的那个小娃娃真的很像他冷家的后代。

         要知道他现在都已经年过六旬了,还一个曾孙子都没有,这种感觉还真的悲凉呢。

         注意到冷永康微红的双眼,冷奕原本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不能”顿时哽住了。

         不得不去,老头子这些年是真的老了,而且他年轻时候的长年征战也给晚年的他留下了一幅残破的身躯,年老体弱的他到底还能活多久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唉,子孙满堂是每一个晚年老人最大的心愿,但是,鱼柔和鱼小余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没有想好怎么解决,若现在就将鱼小余是他儿子的事情此刻告诉他,指不定以后会弄出些什么大乱子呢。

         “小奕啊,你也知道爷爷我的身体长年都不太好,昨天下午李医生来老宅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他说我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了。如果,我是如果,万一你真的有孩子了,你就告诉爷爷一声,好歹给爷爷我留给念想,你说好不好?”

         说完,冷永康作势还伸出手揉了揉他微红的双眼,那可怜的模样简直不要凄惨。

         “呃,我——”不得不说,冷奕的心此刻是真的有些软了,但是,他脑袋里面残存的那一丝理智还是让他没有松口。

         “唉,算了,我也知道你这孩子的性子,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吧,反正有没有曾孙子,我都只是一个被所有嫌弃的糟老头子,为国家奋战一辈子,为冷家争斗一辈子,到了晚年,除了这徒有虚名的冷家之主的头衔,我竟是一无所有了。”

         话落,冷永康眼角的一滴晶莹竟是毫无征兆的顺着那枯槁的面容掉落在地。

         若是他刚才没有眼花的话,老头子竟然是哭了吗?冷奕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冷永康,按理说老头子以前是从来都不会将他的脆弱展露在旁人面前的,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感性?

         “你走吧。”

         苍老低沉的声音让原本还处在愣神之中的冷奕顿时回过了神。

         最后看了一眼偏过头望向漆黑窗外的冷永康,冷奕的薄唇微微抿紧,抬起如有千斤重的脚步就准备往书房外面走去。

         不动声色的往冷奕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坐在太师椅之上原本一脸沮丧的冷永康那颗满怀期待的心顿时一沉,苦肉计难道要失败了吗?

         但是就在这时,只见冷奕还差一步就迈出书房的脚步顿时一顿,那微凉不带任何感情的两个字飘进了冷永康的耳畔。

         “他是。”

         他是,他是,那个小娃娃竟然真的是他的重孙子,哈哈,他冷永康也有重孙子了,冷永康激动的差点从太师椅上一头栽下来。

         就在冷永康拄着拐杖刚准备去跟楼下的众人分享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原本已经走远了的冷奕又再次折折返了回来。

         “不准擅自行动。”

         “呵呵,当然,当然。”冷永康腆着脸笑道。这可是他的第一个重孙子,他肯定会小心翼翼的好好呵护他的。

         但是,这时的冷永康却忘了,人家鱼小余同学先前就是被他给欺负走的。

         看着冷永康乐开花的摸样,冷奕冰冷的唇角也情不自禁的勾勒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果然,人老了之后,其他什么都比不上子孙后代的幸福来得重要。

         其实,刚刚让冷奕决定将鱼小余的身份告诉冷永康的另一层理由就是,小孩子就需要多人一起出手哄,这样一来,他将他成功虏获回家的机会就大了。

         此刻正咧嘴傻笑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让鱼小余心甘情愿跟他回冷家老宅的冷永康都不知道他早就已经被冷奕给算计了。

         夜黑风高,杀人夜。

         沐城黑市西北角的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面正在准备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数十个口袋黑色面罩的黑衣人站在鱼柔面前,其中为首的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青年男子双目喷火的对着鱼柔放狠话道:“小子,识相的还是赶紧将鬼枪手离火给我放了,否则,我们杀手榜的十来个兄弟让你丫的好看。”

         “哟,你们杀手榜的人竟然都这么厉害吗?那你说说,先前那鬼枪手离火怎么就被我给生擒了呢?”鱼柔淡淡的瞥了一眼皮衣青年男子,丝毫没有将他的狠话当成一回事。

         “小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嚣张?”皮衣男人的眉头微微蹙起,他显然没有想到鱼柔竟会如此的难缠。

         他原本还以为是拿个不开眼的小帮派势力误抓了人,随意威胁一番就能将离火给带走的,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解决的。

         “呵呵,看来你的眼神不错,的确有很多人都这么说过。其实,这摆在明面上的事实,你不用说,大家都是一目了然的。”鱼柔冷笑了两声,根本不按常理出牌道。

         “小子,我最后再说一遍,你赶紧把离火给我放了,否则,我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如果可以,皮衣男人真的想立刻冲上前去给鱼柔两个大耳刮子,这小子怎么好说歹说都不买账。

         见皮衣男人的耐心快要被磨光了,鱼柔索性也就不再说些无用的了,单枪直入道:“要我放人很简单,拿出同等价值的东西交换。”

         哼,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杀手榜的规矩,凡是被生擒的杀手,就失去他原有的价值,生擒者拥有绝对的权利向他们提出一个要求。想要诓她,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