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章 我不会放手的
        沐城东擎区灵韵路360号——冷家老宅

         “小情,你确定冷奕那小子中午会回来吃饭吗?”坐在餐桌主座上的冷永康一脸不爽的偏头看向正从厨房里面将米饭端出来的席语情道。

         只见,席语情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端着的一锅米饭在餐桌边上放好,然后拍拍手一脸好心情的回过头对脸色有些不好的冷永康轻声安抚道:“爸,您能不能别那么着急,小奕他说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就再等等吧。”

         “又是还早?小情,你知不知道自从我们从公园回到老宅以后,这句时间还早你说了多少遍,我告诉你,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冷永康一脸气鼓鼓的冷声道。儿子是个不靠谱的,这做母亲的也是个不靠谱的。

         “呵呵,爸,您老人家现在可是将气撒在了我的身上?要知道腿长在小奕的身上,他不回来,我能有什么办法?”

         对于冷永康的无理取闹,席语情真的有些醉了,这闹的都是些什么事嘛?她一个做母亲的,难道会不希望她家宝贝儿子能早点回来吃午饭吗?

         “你,你,你们娘儿个个都不靠谱,真是气死我这个老人家了。”冷永康一脸气急败坏的捶胸顿足道。她们这些个不省心的,难道都不会适当的让让他一个半只脚已经在地狱里面的老人家吗?

         考虑到冷永康长年患有高血压不宜总是生气,席语情见状连忙将手中刚刚盛好的鸡汤放到他面前,一脸讨好的说道:“好好好,我不靠谱,小奕也不靠谱,现在再继续等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饭和菜都要凉了,您老要不先吃点儿?”

         “哼,你觉得我会被你的鸡汤给成功收买吗?”冷永康很是不屑的瞥了一眼席语情递过来的鸡汤,他是要冷奕那小子回来,要他立刻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些个没有眼力劲的人啊。

         “呃,既然如此,那我自己喝好了,反正时间还早。”席语情一脸无奈的将冷永康面前的鸡汤端回她自己的面前,然后拿起一旁的汤匙就开始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老爷子不懂养生,她可是懂的,这炖了三个多小时的乌鸡汤可是很补的。

         “你——”看着半分钟不要,一碗鸡汤就已经见了底的席语情,冷永康此刻的心里那叫一个百感交集啊,他儿子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不贴心不孝顺的儿媳妇呢?

         不得不说,被冷奕不回家的事情给刺激了冷永康,这个时候就是看啥都觉得不顺眼,以前经常被他放到嘴边夸赞的席语情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哪哪都不好的坏儿媳妇。

         “好了,整天吵吵,你不嫌累,我们这些个无辜群众可都听累了。”一直坐在冷永康旁边安安静静吃着饭的冷家太后李艾青终是一脸不耐的开口了。

         话说,他家冷老头这是要进入更年期了吗?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多话的时候,看来人老了,就会变得啰啰嗦嗦的了。

         “呃,吃饭,吃饭。”被李艾青这么一怼,原本一脸傲娇的冷永康顿时怂了,拿起放在他面前的木筷就开始低头吃饭。

         算了,冷奕那小子迟早都要回来的,他与他之间还未清算完的账也不急于这一时。

         这么一想,冷永康吃饭的速度愈发的快了,不消一分钟,他手中的一碗米饭见了底。

         “小情,再给我添一碗米饭。”冷永康用餐巾纸抹了抹嘴,然后面无表情的将他手中的饭碗递给坐在一旁的席语情,吃饱了,才有力气骂人。

         席语情微微一怔,但还是立刻伸手接过了冷永康手中的饭碗,“好,我马上就给您盛。”

         一边给冷永康盛饭,席语情的大脑也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要知道老爷子以前可都是只吃一碗米的,难道今天是真的受刺激了吗?

         “爸,您的饭。”将盛好的饭小心翼翼放到冷永康的面前,重新坐回座位上的席语情却再也没有最初的胃口吃饭了。

         “小情,怎么了?”一直静静的坐在席语情的身旁的冷庭之也发现她的不对劲。

         “没事。”席语情微微摇了摇头,显然不想跟冷庭之多说。

         然而就在这时,让冷永康一直翘首而待的冷奕也终于现出了身影。

         “爷爷,奶奶,爸,妈,我回来了。”

         “哼,难得你还知道要回来。”冷永康将手中握着的筷子重重的往餐桌上一扔,脸色十分不好朝冷奕吼道。这混小子终于回来了吗?这一次可真是让他好等。

         淡淡的瞥了一眼冷永康,冷奕的一双黑眸微敛,径直走到冷庭之的身旁拉开了一把椅子坐下,但却没有再开口讲话。

         “谁让你坐下的,我跟你说话呢。”见冷奕无视他,冷永康心中的怒气愈发的重了,这混小子还真是愈发的无法无天了。

         然而,冷奕却依旧没有搭理冷永康,面无表情偏头看向一直一脸紧张的坐在一旁的席语情说道:“妈,我饿了。”

         听到冷奕叫自己妈,席语情的心中顿时一喜,他这是不生她的气了吗?

         “好好,我现在就去给那碗筷过来。”

         话落,席语情连忙站起身就向着厨房走去了。

         看着席语情渐行渐远的身影,坐在主座上的冷永康的脸色由红变青又变紫,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他们一个个的,现在是都开始反了吗?

         “小奕,碗筷给你拿来了,你现在是想先喝汤还是先吃饭?”从厨房出来的席语情一脸笑容的将一副新碗筷放在冷奕的面前,“对了,你刚刚说你饿了,那我还是先给你盛饭吧。”

         看着自始至终当他不存在的席语情和冷奕母子,冷永康一直挤压在心里的怒气顿时达到了一个最大阈值,右手使劲的往餐桌上一拍,一脸涨红的大声吼道:“喂,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冷奕,我刚刚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只见席语情盛饭的手顿时一顿,一脸不满的看向炸毛的冷永康道:“爸,小奕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现在就想好好的吃一顿饱饭,您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你问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一问冷奕这个混小子干了什么好事呢。要知道我们冷家的脸都要被他给丢尽了。”冷永康双眼死死的盯着冷奕的脸道,“不请示上级就擅自出军营,滥用私权给自己休假,这就是你一直在军营里面学习到的东西?”

         “我没有。”冷奕一脸淡淡的接过席语情手中停在半空中的饭碗,就开始低头吃饭。

         “竟然还敢说没有,老头子我会故意冤枉你吗?谁不知道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所在的利刃特种部队会在这个时候给你一个军营头头放假吗?这到底是我傻,还是你傻?”

         气呼呼的冷永康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虽然他已经退休了多年,但是这些最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有的好不好?

         只见面无表情的冷奕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嘴角嚼了嚼,然后吐出骨头,薄唇轻启,“你傻。”

         “我,你——”冷永康被冷奕的回答弄得顿时哑口无言了起来,这混小子还当真是什么都敢说。

         不过,只消几秒的时间,冷永康就反应了过来,一脸气急败坏站起身指着冷奕的鼻子就开始破口大骂道:“老子会傻吗?你这个小兔崽子,想当年老子当兵打仗,风风光光的时候,你丫还在娘胎里面没有出来呢。我告诉你,你个小崽子在老子面前玩心眼,还真是糊弄错了人。”

         对于冷永康的偏执,冷奕习以为常的选择置之不理,仍是一脸淡淡的坚持着他的回答,“我没有。”

         “你没有?我——”

         然而,就在冷永康刚想操起他放在一旁的拐杖向冷奕打去的时候,在冷家拥有绝对地位的李艾青终是再次开口了,“好了,都说别吵了吵了,冷永康,你丫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呃,阿青,不是我,是冷奕这混小子——”原本一脸嚣张的冷永康再次怂了。

         “闭嘴,吃饭。”不理会冷永康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李艾青用木筷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他碗里,就开始自顾自的继续用餐了。

         看着碗里的那块颜色鲜亮的糖醋排骨,原本嘴唇微张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冷永康顿时闭紧了嘴,这可是阿青时隔多年以后第一次给他夹菜呢。

         最后一脸恨恨的剜了一眼餐桌另一头面无波澜吃着饭的冷奕,冷永康重新在座位上坐好,拿起筷子也开始闷头吃饭了。反正时间还长,等吃完饭以后,我看你丫还不老老实实交代你的罪行。

         几分钟之后

         “妈,我吃饱了。”将手中的碗筷轻轻放下,冷奕起身就准备向旋梯口走去。

         “慢着。”只见冷永康也在这时放下了碗筷,一脸冷凝的看向冷奕道,“你现在跟我一起去书房。”

         与此同时,一直坐在一旁观察着失态发展的席语情一脸紧张的开口了,“爸,小奕才刚刚回来,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没有理会席语情的帮腔,冷永康拿出他那难得一见的上位者的气势,一字一句的对冷奕说道:“作为一个军人,服从命令是必须的。冷奕,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现在要跟我去书房吗?”

         “小奕——”

         “去。”安抚性的看了一眼一脸担心的席语情,冷奕迈开脚步就跟上了冷永康上楼去的步伐。

         “这可如何是好?”看着冷永康和冷奕两人渐渐消失在旋梯口的背影,席语情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没事,小奕的事,他自己自会处理好的。”冷庭之一脸心痛将席语情拥进了他的怀里,他家亲亲老婆怎么永远都是这么的多愁善感?

         此刻,冷家老宅二楼书房

         坐在太师椅上冷永康一脸冷冷的对着站在书房门口的冷奕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坐吧。”

         淡淡的瞥了一眼冷永康手指指向的椅子,冷奕的黑眸微敛,但却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什么事?”

         “两件事。”对于冷奕的冷漠,冷永康习惯性的轻嗤一声,“其中一件事,你和鱼柔那女人的婚事还是趁早作罢吧。第二件事,我今天看到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和你小时候很像。”

         听到冷永康说起一个五岁的孩子,冷奕面无表情的俊脸第一次有了不同的表情,老爷子竟然已经见过鱼小余了吗?但是,他现在将这件事提出来又是想干什么呢?

         算了,不管他想干什么,鱼小余现在的身份还不宜外露。他的儿子,他知道就好,别人想要干嘛,与他又有何干?

         这样想着,冷毅又顿时恢复成了原先那一副淡然冷冽的表情。

         “第一件不可能,第二件与你无关,还有事吗?”

         “你——”如果可以,冷永康现在当真想对着冷奕的脸就给他两巴掌,这小子一天不和他对着干,他丫心里就不舒坦是吧。

         算了,硬的不成,那他就来软的吧。

         在心底为他消失殆尽的权威默哀一声,冷永康重新收拾好他的情绪,一脸语重心长的继续道:“小奕,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来鱼柔那女人对你无意,这样强求来的婚姻,你不会幸福的。所以,回头是岸,你还是趁早放手吧。”

         见冷奕不说话,冷永康以为是他所说的话出现了效果,心中立刻一喜,再接再厉道:“再者说,这天底下的女人的那么多,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而且,你若再对她这样苦苦纠缠下去,最后受伤的还是你们两个人,这一点你难道不明白吗?你作为一个男人,以后可能还能更容易找到好的女人,但是她作为一个女人,你可想过她的后半辈子要由谁来负责?”

         只见冷奕骨节分明的手慢慢收紧,她是他的,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

         就算现在的她对他无意,但是只要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他相信她终有一天会被他感动,终有一天会重新认可他的。

         “我不会放手的。”

         ------题外话------

         哈哈,二更奉上~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