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章 你老爸到底是谁?
        “小鱼宝宝,你昨天不是说要和我一块去黑市看看的吗?但是,你现在这身打扮是准备干什么去?”正收拾着餐桌上的残羹冷炙的季洛一脸好奇的抬头看向背着小包戴着墨镜慢慢走下楼来的鱼小余道。

         “季洛大叔,抱歉了,我刚刚突然想起来有一个朋友约我今天中午见面,所以,去黑市的事情可能需要往后延了。”鱼小余一脸天真烂漫的对着季洛眨了眨眼睛,试图用卖萌的手段的来获取同情。

         “一个朋友?”季洛有些诧异的看了鱼小余一眼,要知道回国这么久也没有见他跟其他什么陌生人接触过,所以,现在他口中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是啊,季洛大叔,那人是我昨天刚认识的,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是总的来说不错。”

         一想到冷永康那个傲娇的老头,鱼小余的心里简直是又爱又恨,毕竟他可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在耍无赖上面碰到的旗鼓相当的对手,而且,与此同时,他还是第一个敢往他的小屁屁上拍巴掌的老混蛋。

         鱼小余一脸愤愤的磨了磨牙,哼,两个第一都被他占全了,如果他不从他身上弄点什么报酬回来,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他自己了。

         然而,站在一旁的季洛感受到鱼小余突变的气息,原本还想再刨根究底的问些什么的他顿时闭上了嘴,煞星不可惹,尤其是当他火气最大的时候。

         最后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季洛抬起脚步就给站在他面前的鱼小余让开了道,罢了,反正以鱼小余这个小混蛋的本事,遇人遇事也不会吃亏到哪里去的。

         “有事打电话,我会立刻赶去帮你的。”

         “嘿嘿,季洛大叔,还是你最好了。”鱼小余一脸满足的给了季洛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扒拉着他的小短腿就向着别墅外面和冷永康约定好的公园跑去了。

         此刻,沐城东擎区灵韵路360号——冷家老宅

         “爸,您昨天让我派人准备的一卡车棒棒糖已经停在老宅外面了,不过,您现在可以跟我说一下那东西到底是送给谁的了吧?”穿着一身酒红色旗袍的席语情一脸言笑晏晏的看向坐在大厅沙发里的冷永康道。

         “已经准备好了吗?”冷永康漆黑的双眸里快速闪过一丝精光,但是,对于席语情的问题却是只字未答。

         “那当然。”席语情摸了摸她手腕上的翠绿玉镯,一脸傲娇的回答道,“我办事又何曾让您失望过。”

         对于席语情的自恋,冷永康很是无语的翻了一白眼,“嗯,你的能力,我从未否认过。”

         说完,不等席语情再说些什么,只见冷永康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就准备朝着冷家老宅外面走去。

         “唉,爸,您走这么快干嘛?我刚刚问您的问题您都还没有回答我呢。”

         然而,看着冷永康不曾停歇渐行渐远的背影,还站在原地的席语情一脸愤愤的跺了跺脚,然后提起裙摆就朝着他离去的方向追去了。

         哼,老头,你越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偏要摸出点什么来。

         不得不说,存在于席语情体内的黑化因子在这一刻已经被全部激活了。

         另一边,故意拖拖拉拉晚到半小时的鱼小余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公园,那原本兴致勃勃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随手在路边采了一朵开的正艳的粉色月季花,然后一屁股往旁边翠绿的草坪上一坐,就开始骂骂咧咧的摧残手中的花瓣了。

         “哼,死老头,竟然敢爽约。”

         “我呸,真是个坏老头,竟然连小孩子也骗。”

         “啊啊啊,要死了,那个烂老头怎么还不来?”

         ……

         不知不觉,十分钟的时间就这样飞快的过去了。

         看着散落一地的各色花瓣,鱼小余瘪起的小嘴慢慢放松,最后竟弯成了一个自嘲的弧度,“算了,本就是一个不知名不知姓的陌生人罢了,想必坏老头昨天那话恐怕也只是一句戏言吧。”

         呵呵,只有他这个看似天真无邪的小屁孩还将其当成一份承诺,难怪妈咪经常说承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

         然而,就在伤心绝望的鱼小余站起身准备转身回别墅时,一阵轰隆隆卡车行驶的声音让他的脚步顿时一顿,难道——

         “小鬼头,抱歉了,路上有些堵车,不过还好赶上了。”

         只见,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的冷永康身手矫捷的从白色大卡车的副驾驶上一跃而下,然后双眼带笑的走向一脸懵逼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鱼小余。

         “你怎么来了?”强忍住心中的酸意,鱼小余冷冷的瞥了一眼冷永康。

         “呃,我昨天不是说过了要送你一卡车的棒棒糖的。”对于鱼小余突然起来的怒气,冷永康真的有些摸头不知脑了,他不是已经兑现他的诺言了,这小鬼头为啥还生气?

         “哼,谁稀罕你的棒棒糖。”鱼小余瘪了瘪嘴道,“不过是一句话玩笑话罢了,臭老头,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当真吧?”

         “既然你没有当真,那你现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冷永康剑眉微蹙,双眼死死的盯着死鸭子嘴硬的鱼小余,这小鬼头难道又抽风了?

         “呵呵,臭老头,话说这偌大的公园也不是你家开的吧。我中午吃多了,过来散散步,不行吗?”鱼小余故意嘟了嘟嘴冷笑道。这破老头该不会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他转吧?

         “所以,你是吃饱了撑了慌,对吧?”冷永康一脸好笑的看向鱼小余道。

         “啊啊啊,你才吃饱了撑得的。”鱼小余感觉他要被气死了,这死老头真的是他的克星,“我,我,我是散步助消化。”

         不知道为何,看着鱼小余嘴硬赌气的样子,冷永康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似曾相识的画面,冷奕那混小子小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的。

         “算了,跟你没有共同语言,我要回家了。”话落,鱼小余拍了拍他裤腿上沾上的灰尘,迈开脚步就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时,只见冷永康突然伸手拽住了鱼小余的后衣领,“等一下。”

         “啊啊啊,臭老头,你有毛病的吧?放手,赶紧放手。”鱼小余条件反射的挣扎道。

         但是,他挣扎的越厉害,冷永康的手就握得越紧。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回答了我就放手。”

         “不,偏不,就不。”鱼小余用力的扭动着他的小身板,试图从冷永康的手中挣脱开。

         哼,他就不信了,他一个活力四射的小孩会拼不过他一个将近年过七旬的臭老头。

         “啪——”

         一道脆生生的巴掌声在鱼小余的屁股上响起。

         让原本剧烈挣扎的鱼小余就是一愣,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心中骤然升起的滔天怒火。

         “我XXX,臭老头,你竟然又打我了!”双眼瞪得通红的鱼小余一脸愤愤的挽起袖子,抬起脚就准备朝冷永康的下盘攻击过去。

         但是,青年时期久经沙场的冷永康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闪躲,擒拿,攻击,一气呵成。

         “砰——”

         只见,原本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和冷永康做着斗争的鱼小余一个踉跄顿时跌倒在了草坪里面。

         “哎呦,我的屁股。”

         “呵呵,小鬼头,你现在知道老头子我的厉害了吧?”冷永康双手叉腰,一脸傲娇的看向鱼小余道。

         哼哼,和他斗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当然,小屁孩也不例外。

         但是,不等冷永康脸上的笑意绽放到最大,只见下一刻,他整个人就顿时愣在了原地。

         “你,你老爸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