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狗咬狗
        “嗯……啊……”

         原本寂静无声的林家一楼大厅突然传来了一阵女子做那种事的娇喘。

         只见,林家众人的脸色顿时一变,刚刚那人说的竟然是真的,可是,慕涵那么听话乖巧的丫头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呢?

         但是,不等他们仔细考虑,一声男人爆发性的低吼让在场所有人顿时沸腾了起来。

         “真想不到,林家备受上流少爷们追随的大小姐竟然真的在楼上做那种事情。”

         “哎呀,你知道什么,女人不贱,男人不爱,也许这就是林家大小姐最为独特的魅力所在呢。”

         “你们都别说了,没看见林家主的脸都变绿了吗?”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林国栋强忍住心里的怒火,一脸冰冷的偏头看了一眼脸上十分慌张的王琳,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教的女儿?现在他们林家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秦林,你赶紧去看看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的,老爷。”

         秦林一脸意味深长的看了王琳,然后转身就快步走上了楼。

         “林家主,我觉得我们还是一道去看看吧。万一,是你们林家小姐被歹人挟持住被迫做那种事,我们这么多人也可以及时的出手帮忙不是吗?”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故意装绅士的肖远航慢慢走上前道。

         说实话,他对那一位敢在今天这种场合下上了林慕涵那个清高女人的仁兄真的十分好奇。

         要知道,他以前就追求过林慕涵很多次,但是每次都被她无情的给拒绝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能看见那个高傲女人狼狈的一面了,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这种难得的机会呢?

         就在这时,只见从听到那一声男人低吼开始就陷入深思的江流突然一脸不赞同的开口道:“肖家侄儿,这样不太好吧。要知道如果我们这么多人现在一同冲上去,那么林家大小姐的清白和名声可就完全毁了。”

         “呵呵,肖家主,我刚刚那一番建议真的全然是为了林家大小姐考虑。而且,您不觉得林家大小姐的清白和名声,在她发出那一声呻吟的同时早就没了吗?既然如此,为了她的人身安全,我们还在意那些虚礼干什么?”肖远航一脸邪笑道。

         “肖远航,你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江流感觉他全身血液都在倒流,如果他的身体允许,他一定要这个小子好看。

         丝毫不惧江流的怒火,只见肖远航仍是一副痞痞的样子继续道:“江家主,您也别太生气了。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心里就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向我解释一下。”

         听出了肖远航话中的不怀好意,江流的眉头顿时一紧,“不知道肖家侄儿,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江家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一直以来对于其他豪门世家的家务事都是持以一种不参与的态度吧?但是,就您今天的表现来说,我觉得您好像格外的在意林家的事情。而且,环顾一周,您的儿子江何好像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所以,我猜想现在楼上的那个男人是不是——”

         “你给我闭嘴。”江流双眼喷火的朝肖远航吼道。他的儿子绝不会干出那种事情来的,绝不会的。

         “江家主,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也没有那个男人一定是江何啊。”肖远航很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道,“我刚刚说的那些都只是猜测罢了。”

         “猜测也不行,我儿子绝不会干出那种事情的。”

         只见,江流的额头上慢慢浮现出了一层细汗,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起来。不好,心脏病快要犯了。

         仿佛没有注意到江流越来越坏的脸色,肖远航灌了他自己一大口红酒,继续咄咄逼人的冷笑道:“呵呵,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所以,江家主,凡事还是不要说的太过绝对了,否则很容易自打脸面的。”

         “肖远航,你——”

         江流突然一脸痛苦的捂着他的心口呻吟了起来,“药,给,给我药——”

         “老公,你没事吧?”江流身旁的夏芬芳连忙蹲下身子帮他顺气道,“深呼吸,慢慢的深呼吸。”

         “不行,芬芳,药,快给我药——”脸色渐趋青紫的江流大口的喘着粗气。

         “药?好好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帮你拿药。”

         夏芬芳急忙将她几百万的lv手提包随便往地上一放,就开始在里面胡乱翻动了起来,“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看着马上就要陷入休克的江流,一旁站在的林家众人也开始慌了起来。今天可是他们林家人的主场,万一江流今天撑不过去,死在他们林家了,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

         “秦林,赶快去找医生。”强压住心底的不安,林国栋一脸铁青的朝他身旁的秦林吼道。

         今天这些闹得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就没有一件是真正让他顺心的呢?

         “老爷,我刚才已经打过电话了。”一向淡定的秦林这时的脸色也是相当的不好看。要是林家完了,那他也完了。

         “打过了,那就再打一遍。”瞥了一眼仿佛还剩下半口气的江流,林国栋此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老爷。”秦林连忙答应道,然后退到一边就准备打电话。

         但是,就在这时,林国栋又突然出声道:“等一下。”

         “老爷,怎么了?”

         “打电话的事先放一边吧。你现在赶紧上楼看看房间里面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江何?”林国栋浑浊的双眸微眯。

         “嗯,好。”秦林一下子也冷静了下来。如果那个男人真是江何的话,说不定他们林家的衰败之势还能有些转机。

         “老公,我,我今天出门好像忘了带药了。”将lv的手提包翻了个底朝天的夏芬芳一脸绝望和歉疚的看向江流道,“怎么办?老公,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你,你——”原本强忍着不让自己失去心智的江流顿时被气得晕了过去。

         “老公,老公,你,你别吓我。”满脸泪痕的夏芬芳用双手使劲的摇晃江流的身子,试图让他恢复意识,“老公,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

         看着哭得凄惨无比的夏芬芳,站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肖远航又抿了一大口红酒,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好看弧度,真想不到他竟然还有如此的口才,可以把活生生的人气的心脏病复发。要是他老爹今天也现场的话,肯定会为他自豪的。

         “肖远航,是你,都是你,是你把我老公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夏芬芳突然一脸狰狞的朝着肖远航扑了过来。

         “夏夫人,君子动口不动手,江家主自己心脏不好,现在病情复发,怪我咯。”肖远航一个侧身夺过了夏芬芳的袭击。

         “不怪你怪谁,如果你不惹刻意的惹他生气,他的心脏病会这么快就复发吗?我告诉,要是我老公真的有一个三长两短,我保证我一定会倾尽所有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被林家保安钳制住的夏芬芳张牙舞爪的向肖远航吼道。

         “夏夫人,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我惹江家主生气,我怎么知道江家主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此之弱?还有,发病了,你去找医生啊,你现在死死的盯着我不放是几个意思?”

         夏芬芳的阴毒,肖远航也是有所耳闻的。据说,凡是被她盯上的人,最后不死也会被折磨的脱成皮的。

         “对了,夏夫人,你无理取闹的想找我麻烦,我还想问你呢。你作为江家的家主夫人,明明知道江家主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你竟然还忘了带救命的药,不得不说,你的居心何在?”

         面对肖远航的质问,只见夏芬芳的脸色顿时一变,整个人的嚣张气焰立刻弱了下来。是了,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明明每次出门的时候,她都会记得带上救心丸的,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她没有带?

         “老公,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夏芬芳用力的挣脱开保安的限制再次跑回江流的身边,声嘶力竭的哀嚎道,“老公,我求求你,醒醒好不好,如果你都不在了,那我一个人应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此刻,林家老宅二楼

         “小柔,有你真好,我好爱你。”江何将他身下的林慕涵抱的紧紧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是属于他了。

         “阿何,我也好爱你。”林慕涵双眼迷离的看着江何,仔细感受着他的一举一动。

         真好,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了,她的第一次终是交给他了。

         虽然她知道他的心里一直装着的都是鱼柔那个贱女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他的人已经是她的,至于他的心,以她林慕涵的魅力,那不也是迟早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林慕涵彻底的沉浸在江何给予她的美好之中时,房间门突然被强制从外面打开。

         “大小姐你——”

         秦林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着身躯交缠在一起的林慕涵和江何,她怎么可以真的干出这种事情?

         “秦叔,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一脸迷离的林慕涵被秦林的惊呼顿时吓得回过了神来,一把推开还骑在她身上奋力运动的江何,连忙拉过一旁的真丝棉被就盖在她自己的身上。

         “不是这样,那是怎样?大小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要知道今天可是老爷的七十大寿,你就是这么来回报他的吗?”

         对于林慕涵不洁身自好,公然和男人上床的行为,秦林此刻真的想一巴掌拍死她。她到底知不知道女孩子的名节有多么的重要?她今天闹出这么一出,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秦叔,请你相信我,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不是我愿意的,是江何,都是江何逼着我跟他,跟他——”

         说完,双眼微红的林慕涵突然梨花带雨的抽泣了起来。

         其实,秦林的心里也是不相信林慕涵会主动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这下听到林慕涵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昏睡在一旁的江何身上时,他就不由得全部相信了。

         “大小姐,你快别哭了。秦叔,相信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秦叔,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林慕涵哑着嗓子嚎啕大哭道,“本来我看江何喝醉了,所以就想着扶他上楼来休息一会儿。可是,谁知道喝醉之后的他竟然不由分说的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刚开始是反抗来着,可是谁知道他的力气太大,我根本拗不过他。”

         “即便如此,大小姐,你也是可以呼救的啊。要知道这里可是我们林家的地盘,你怎么就任由这个禽兽对你下手呢?”秦林恨铁不成钢的看向林慕涵道。

         “秦叔,我呼救过的。可是,你知道吗?我在逃跑的路上一不小心磕到了头,所以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林慕涵一脸委屈的对着秦林指了指她明显有些红肿的右边额头。

         听到林慕涵这么说,秦林这下是真的有些无奈了。事情怎么就如此的巧合呢?

         “好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了。你赶紧去洗手间梳洗下,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秦林快速冷静下来道。

         “秦叔,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林慕涵苦着脸对着秦林微微一笑,然后拖着被子就快速走进了房间内部的洗手间。

         与此同时,一脸阴沉的秦林思考了两三秒之后,从茶几上拿起装满凉水的玻璃水缸就朝着闭着眼睛像死猪一般趴在床上的江何泼去。

         “喂,快醒醒。”

         “啊,谁呀这是?”全身被淋湿水的江何顿时清醒了过来,条件反射的用手抹了一把他满是水珠的脸。

         可是,当他完全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一切以后,整个人顿时石化了。

         陌生的房间,满地的衣服碎片,全身*的他,裹着浴袍泪眼模糊的林慕涵,还有一张包公脸的秦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