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那种声音
        “不错,就是天医门门主染夭,相传他可以活死人化白骨,一手出神入化的回春之术,让所有医学界的大佬都望尘莫及。只要他肯出手,我相信江家主一定可以重新拥有一副健全的体魄的。”

         说起染夭,温仁华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据说,凡是经他的手救治的病人就从来没有失败过的,而且像现在世界上存在的那些疑难杂症,对他来说简直都不是事,一手银针结合古法丹药就可以让其痊愈。

         “温家主,你将那个叫染夭的说的那么神。可是,你能否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我又如何能够找到他?而且,我老公的病现在这么危急,你确定我找到他以后,他能够及时的救回我的老公吗?”

         夏芬芳终是一脸不耐的爆发了,因为,在此刻的她看来,那什么染夭的就是温仁华故意不想救她家老公故意杜撰出来的借口。

         “夏夫人,抱歉,有一点我忘了说了,天医门的染夭,你现在应该是找不到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寻到他真正的住处,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真实的样子。”温仁华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如果可以找到染夭的住处,他早就去找了。要知道他女儿温溪的病现在已经变得愈发的严重了。正是无法找到染夭,他才会那么想让鱼柔那丫头去他家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挽回一星半点,稍微的延长一下温溪的寿命。

         “温家主,你现在是在耍着我玩么?刚刚听你那么多染夭的好话,我还以为我老公会有救了。但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故意拖延时间,一心想置我老公于死地啊。”夏芬芳一脸尖锐的朝温仁华吼道。

         她原本还以为当过医生的他和其他冷眼看他们江家好戏的人会有一些不同的,可是,她现在算是发现了,他就是一个面善心恶的老混蛋,亏她刚刚还那么低声下气的求他。

         “夏夫人,你翻脸是不是翻的太快了。原本就是你求着我救人的,而我也早就告诉你,我无能无力。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的,现在我真心给你提建议,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反过来还倒打一耙,这样像话吗?”

         在心里压抑了许久了的温仁华终是怒了,特么的,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我不管,反正你现在必须给我想出办法来救回江流,否则,我必让我们江家的人誓死和你们温家作对。我不好过,你们也休想好过。”心碎到绝望的夏芬芳也终是露出了她那最最真实的狰狞摸样。

         “呵,夏夫人,你好,真的是很好。”温仁华冷笑了两声,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夏芬芳,“原本我还想好心的告诉你,可以用什么办法来暂时抑制江家主的病情的,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一点必要都没有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有办法——”夏芬芳的心里突然一慌。

         “哼,就算我有办法,我现在也不想说了。所以,夏夫人您还是好自为之吧。”

         温仁华的倔脾气犯了,对他身旁的温泽使了一个眼色,转身就准备向林家老宅外面走去。

         “唉,温家主,你等等,刚刚是我失言了。还希望你大小不计小人过,说说您的办法吧。”夏芬芳连忙从江流身边站起身,快步拦在温仁华的面前,一脸急切的说道,“只要你救回江流,我真的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夏夫人,晚了。要知道我温家现在虽然落魄了,但是,好歹也还在九大家族里面排名第三。再者说,我温仁华的本事虽然不比当年,但是我也是有自尊的人。你刚刚这又求人又威胁,变脸像翻书一样快的,我真心无法信任你。所以,既然你们江家的本事那么大,你还是赶紧另请高明吧。”

         温仁华最后看了一眼脸色瞬间惨白的夏芬芳,就由着温泽扶着他绕过夏芬芳离开了。

         “温家主,你——”

         看着温仁华渐行渐远的身影,还站在原地的夏芬芳双手微微握紧,如果江流今日有幸能够活下来,她保证她一定会让他们温家为他们今日的不救之仇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国栋终是开口了,“夏夫人,其实老夫有一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家主,不知道您想说什么?”夏芬芳语气异常低沉的说道。

         “夏夫人,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在我寿宴的开头,天医门门主染夭曾经派他门下的右掌使给我送过一份寿礼,三颗万寿丹,所以我想是不是——”

         林国栋已经将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他知道夏芬芳现在肯定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林家主,我知道,我现在提的这个要求可能有一点过分,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们江林两家是世交的份上,拿出一颗万寿丹来试着救一下我老公江流。”

         夏芬芳生怕林国栋会像温仁华那样找借口再次拒绝她,于是又连忙继续道:“林家主,我在这里对天发誓,只要你肯拿出丹药来救江流,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否则,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夏夫人,你千万别这么说。既然,我刚刚都已经开了那个口,那我肯定会将万寿丹拿出一颗来救治江家主的。至于万寿丹是否真的能够起到对江家主的病起到治疗的作用,那就不是老夫我能够左右的了。”林国栋一脸情真意切的对夏芬芳解释道。

         见林国栋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夏芬芳千恩万谢道:“林家主,你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今日你的援手之恩,我定会铭记心底的。”

         “那好,我现在就派人将丹药来过来。”

         说完,林国栋对着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回到他身边的秦林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将丹药来过来。

         “老爷,丹药。”秦林一脸恭敬的将装有万寿丹的小瓶递到了林国栋的面前。

         只见,林国栋轻嗯了一声,然后接过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香气浓郁绿色药丸,脸色有些肉痛的递给一旁站着的夏芬芳,“夏夫人,你赶紧将药丸给江家主服下吧。”

         “林家主,这药——”

         说实话,夏芬芳此刻的心中还是对于那劳什子的天医门门主染夭存在很深的质疑的。所以,当林国栋让她将万寿丹给江流服下的时候,她犹豫了,她害怕这是一个局,一个催人命的陷阱。

         “夏夫人,你现在这是在怀疑老夫吗?”对于夏芬芳的不信任,林国栋的脸色顿时一变,如果不是因为想借力他们江家,换做是其他人现在给他一千万,他也不愿将这千金难求的万寿丹拿出来救人的。

         “呵呵,不,不是。”面色有些尴尬的夏芬芳连忙摆手干笑道,“林家主,你误会了,我——”

         然而,不等她将剩下的话说完,只见穿着整齐的江何拉着妆容精致一脸幸福模样的林慕涵慢慢从二楼旋梯口走了下来。

         “妈,林家主手中的万寿丹真的是一个好东西,你赶快接到手中,掺和水给爸服下吧。”

         “阿何,你没事了?”看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江何,夏芬芳一脸难以置信微微瞪大了双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妈,我能有什么事。因为我刚刚有点醉酒,所以就让慕涵带我上楼休息了一小会儿,不过现在好了,我酒已经醒了大半了。”江何很是自然的对夏芬芳解释道,“不过,爸怎么会突然犯病呢?”

         “唉,儿子,你没事就好了。既然你都说林家主给的药没问题,那我就先给你爸爸服下了。”夏芬芳显然不想再谈及先前发生的事情,对着林国栋歉意一笑,接过他手中的绿色药丸,扒开江流的嘴就开始往里面塞。

         但是,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当事人想不谈就能不谈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找麻烦以及落井下石的人。

         这不,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的肖远航又再次一脸痞痞的开口了,“江何,你的父亲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全就是被你给气的。你现在不如给我们大家说说看,你刚刚在楼上和林家大小姐林慕涵一起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肖远航,你给我闭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害我父亲发病的始作俑者就是你。你现在竟然还好意思站在这里找我麻烦,话说,你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做人要厚道吗?”

         江何真的不知道肖远航的脸皮竟会厚到如此地步,他难道就不知道风水总会轮流转的吗?他现在这么针对他们江家,他就不怕他们江家日后再报复回去吗?

         “呵呵,做人要厚道?抱歉,我肖远航的字典里面真的没有这个词汇。我只知道人活着就是自由肆意,这么装来装去的有意思吗?对了,江何,不知道林家大小姐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很勾人?”江何故意舔了舔他有些干燥的嘴唇。

         “肖远航,你无耻。”林慕涵一脸气急败坏的对肖远航吼道。

         “我无耻?”面色阴鸷的肖远航慢慢凑近林慕涵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要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想必林小姐也是爱好这一口的吧,否则,你也就不会在今天如此重要的场合,和我们的江少爷在你们家楼上干出那种令人面红心跳的事情了。”

         “肖远航,你,你——”

         “我怎么样?”

         看着林慕涵被自己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肖远航的心里真是第一次爽到了另外一个高度,原来噎死人不偿命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妙啊。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立志当一个动口不动手的文明人的。

         “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我跟阿何是清白的,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林慕涵此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肖远航怎么这么的烦人,一直针对她干什么?

         “清白的?比小葱拌豆腐还要清白吗?”肖远航真的想要笑死了,林慕涵这个女人是不是傻啊?她说清白就清白,那她当他们这些人是什么了,难道他们先前听到的娇喘声和低吼声都是假的吗?

         “而且,据我所知,真正清白的人是不会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清白的,所以,你这明明是做贼心虚,故意掩饰。”

         “肖远航,你——”林慕涵大红色的指甲此刻都快要嵌进手心的肉里面了,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给肖远航这个贱男几个耳光。

         “算了,慕涵,跟这种人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清者自清,管其他人的看法干什么。”江何仿佛和林慕涵心有灵犀一般,悄悄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

         “嗯,都听你的。”感受手心传来的温暖,林慕涵有些羞涩的对着江何微微点了点头。

         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肖远航突然咋咋呼呼的喊道:“哎呦我去,大家伙都看看,江少爷和林大小姐都手牵手了,这就是所谓的清白吗?”

         然而,注意到周围人指点的目光,一向淡定的江何脸上终是挂不住了,深吸一口气,一脸淡笑的举起林慕涵的左手道:“其实,我早就向慕涵求婚了,所以,作为未婚夫妻的我们拉拉小手,应该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吧。”

         “竟然求婚了吗?”原本一脸得意的肖远航脸色顿时一变,但仍是强装镇定道,“未婚夫妻了不起啊,反正你们俩今天能在楼上干出那种不知羞的事情,真的是丢尽了我们九大豪门中人的脸。”

         “那种不知羞的事情?肖远航,其实我刚刚就想问你了,我和慕涵到底是干了什么事情,竟让你如此的愤慨?要知道我刚刚只是上楼小憩了一会儿,至于慕涵则是一直在厨房里面为林家主准备生日蛋糕。”江何很是淡定的看向肖远航道。

         “不可能。”明显已经开始沉不住气的肖远航立刻出声否定道,“我们所有人刚刚都听到你们*时发出的各种声音了。”

         “听到*的声音了?我和慕涵吗?肖少爷,你的脑洞还是不要开的太大了。”江何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肖远航,“来人啊,将那两个不知廉耻的保安和女仆给我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