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我愿意
        “秦叔,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慕涵一脸急切的看向秦林,鱼柔那个贱女人竟然已经结婚了吗?可是,怎么都没有人告诉她?

         这样一来,她现在所做的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大小姐,鱼柔小姐早在两个星期以前就已经和冷家三少冷奕领证结婚了。不仅如此,她今天来老宅参加寿宴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和咱们林家真正断绝关系的。”秦林一脸淡淡的述说道。

         其实,如果他不是林家的管家,他本人还是很欣赏鱼柔的那一番做法的。要知道现在不追求名利,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真的很少了。她先前竟然敢当着沐城所有权贵的面甩林国栋的脸子,逼得他不得不签那一份断绝关系的法律文书,单就这一份气魄也是令他无比的赞叹。

         “那爷爷同意了?”

         林慕涵简直不敢相信她刚刚到底听到了什么,鱼柔那个寄生在她们林家十年的蛀虫竟然主动提出要走?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嗯,同意了。”知道林慕涵的心中肯定还有疑问,秦林索性一道解释道,“她用一份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林氏纺织10%的股份转让文书换了一份老爷亲笔签名的断绝关系的法律文书。”

         “怎么可能呢?”林慕涵的双眼顿时瞪大,鱼柔那个贱丫头的本事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大了?

         嫁给冷家三少,主动脱离林家,这些事情真的是她那个没有任何依靠的野丫头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吗?

         不,不会的。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最近神经绷得太紧,所以就出现幻听了。

         “秦叔,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骗我的对不对?是骗我的对不对?”林慕涵突然一把抓住秦林的胳膊,一脸期盼的看向他道。

         “大小姐,我也知道我刚刚所说的那些事情有一些骇人听闻,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们谁也改变不了。”

         对于林慕涵不愿相信的反应,秦林的心里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因为为大小姐和鱼柔小姐从小就是水火不容的,如今她听到这样的事情,一时不能接受也是十分情有可原的。

         “可是,她怎么会脱离林家?她怎么可以脱离林家?”

         林慕涵突然觉得她的人生一下子崩塌了大半,鱼柔那个女人就应该永远活在她的阴影之下的,现在她这么潇洒的就离开了他们林家,那她一直以来所做的这一切到底算什么?

         “大小姐,我觉得现在你需要关心的首要问题根本就不是鱼柔小姐离不离开林家的问题,而是你和江少爷之间的问题。”

         秦林显然没有想到鱼柔脱离林家的事情竟会对林慕涵造成如此严重的影响,让她立刻失去了一切理智,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了。

         是了,她和江何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林慕涵猛地回过了神来,脸上阴沉的表情瞬间褪去,又是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秦叔,我刚刚只是有些太过震惊了,小柔她真的很勇敢。至于,我和江何的事情,您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过吧。”

         “慕涵你——”

         江何曾经在心里设想过林慕涵对于他和她之间发生的这个荒诞意外的所有反应,可是眼前这种反应却是他怎么也没有想过的。

         “大小姐,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让我当做没有看见过呢?要知道你失去的不是其他东西,而是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清白之身啊。”

         秦林对于林慕涵的决定显然很是不赞同,因为他认为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做出那种事情以后,那就必须由那个男人负责,否则简直天理不容。而且,以他们林家现在的状况,林慕涵如果能和江何结合那当然是最好的不过的事情了。

         这样想着,秦林看向江何的目光愈发的不善了,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怎么可以光上车不买票呢?

         “不知道,江少爷你难道也是和我家大小姐想的一样吗?希望我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秦叔,如果可以,我也想对慕涵负责。但是,我的心里真的已经有人了。”江何一脸恳切的看向秦林,很是委婉的表达他心底真正的想法。

         因为,他根本就不爱慕涵,如此强求而来的婚姻,他和她真的会幸福吗?

         “呵呵,江少爷,你还真是自私呢?”秦林此刻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就他这样没品的人,他还能在说些什么呢?

         然而,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的林慕涵现在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她原本以为,只要她一直秉持着以退为进的原则去对待这件事情,那么江何到最后肯定会被她的宽容给感动,从而应下他和她之间的婚事也不一定。但是,现在看来,她好像真的做错了。

         就在林慕涵绞尽脑汁去思考到底怎样做才能促使江何答应迎娶她的法子时,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的秦林再次开口了。

         “但是,江少爷有一点我忘了告诉你了。那就是你和我们大小姐在楼上所做的事情,现在楼下所有的宾客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就算我现在答应帮你隐瞒,也起不到什么明显的效果了。”

         “什么?”江何的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会?”林慕涵的脸色也是一白,这件事怎么会被闹得人尽皆知的?

         “秦叔,你真的没有在开玩笑吧?”江何的心底仍旧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如果真的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么现在留给他的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呵呵,江少爷看你表情好像很希望我在和你开玩笑,但是,不好意思,我刚刚所说的都是真的。”秦林对着江何冷笑道。

         “秦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慕涵现在真的很想找一个洞钻进去,她原本是打算和江何发生以后,让这件事成为他和她之间的一个秘密的,但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那让她以后还怎么在上流豪门世家中混啊。

         “大小姐,有人在你们的房间里面安装一个窃听器,然后将窃听器的另一头接听装置安放在了一楼大厅,并用扩声器无限放到了你们两个在房间里面做那事发出的声音,所以——”

         “好了,秦叔,我知道了。”林慕涵一脸惨白的对着秦林摆了摆手,示意他剩下的话都不必再说了。

         到底是谁想害她?到底是谁想让她落得一个放荡女人的凄惨下场?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林慕涵的双手微微握紧,按理说她才回国不久,能和她又如此深仇大恨的人,除了她,还会有谁。

         鱼柔,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

         但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鱼柔,你千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扳倒我,要知道我林慕涵能安然的长这么大也不是吃素的。

         “那么秦叔,现在楼下的情况怎么样了?爷爷她是不是很生我的气?”林慕涵难得一脸正色的说道。

         “大小姐你被人胁迫发生这样的事情,老爷他当然很生气。但是,顾忌你的清白,他特地让我先行上楼看看具体的情况再做决定。既然现在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搞清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向老爷解释的。”

         秦林试图出言安慰林慕涵,话落,他还不忘狠狠的剜了一眼一脸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江何,都是这个渣男害的。

         “嗯嗯,谢谢秦叔。”林慕涵对着秦林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又偏头看向江何道,“阿何,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不会牵扯到你的。我待会下楼就向所有宾客解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从未见过你,你也从不曾与我发生过任何事。”

         “够了,慕涵,你不用再为我所做过的错事开脱了。你放心,我会娶你,我会对你负责的。”江何突然一脸坚定的抬起头打断了林慕涵还没有说完的话,他是一个男人,他犯下错理应由他自己承受,这样欺负一个女人算怎么回事?

         这辈子,他和小柔之间的缘分算是彻底的断了。

         “阿何你——”林慕涵显然没有想到幸福竟会来的如此突然,原本她都打算放弃了,但是,想不到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慕涵,我是认真的。”

         只见,身上裹着白色床单的江何弯腰捡起他掉落在地上的长裤,从里面掏出一个首饰盒,然后打开取出里面的钻戒,一脸深情的看向林慕涵,单膝跪地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你,我——”林慕涵顿时紧张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要在今天实现了吗?

         “大小姐,你还在等什么?”站在一旁势力围观的秦林终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江何好不容易松口了,她不赶快接受,还在等什么?

         “阿何,其实,你真的可以不用在意今天发生的事情的。我知道你心里爱的人一直都只有小柔,所以我——”

         “慕涵,过去的事都别说了。我现在只问一句话,你愿意做我江何此生唯一的妻子吗?”

         即使知道江何爱的人不是她,但他那铿锵有力的话语还是让林慕涵的心顿时一软,慢慢抬起左手,一脸激动的一字一句道:“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