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一环接一环(八)
        “林家主,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结为亲家的吗?”坐在轮椅上的江流一脸铁青的看向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的林国栋道。

         要知道他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同意让他家儿子娶鱼柔这个伪豪门千金的,现在这突然冒出来的云历城又大张旗鼓的向她求婚是闹哪样?难道林国栋这个老狐狸打着想要同时笼络江云两家的两手好算盘吗?

         然而,不等一脸便秘状的林国栋开口说话,只见单膝跪地的云历城快速站起身,面色阴沉的回过头望向林国栋,“结为亲家?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云家主,既然林家主不好意思说,就让我这个旁观者来告诉你吧。”手里端着一只红酒杯的郁文惠一脸不怀好意的慢慢走到宴会大厅的中央,“就在你进入林家老宅的前一刻,江家家主就已经代表他家儿子江何向你面前的这位鱼柔小姐求亲了。”

         “林家主,她说的是真的吗?”这下云历城终于知道为什么在他刚刚单膝跪地向鱼柔求婚时,在场所有宾客的脸上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了。

         “云家主,其实,事情也并非如此。”面对云历城的质问,林国栋浑浊的目光闪动的愈发厉害了,不得不说,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在这一刻显然有些慌神了。因为他明明都已经派人调查过了,说是云历城当初放出话来要求娶鱼柔的事情纯属恶作剧罢了,可是谁曾想他竟然是来真的。

         “并非如此?那你告诉我,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云历城此刻真的是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他这是被他给耍了吗?可是,他林国栋怎么敢?

         然而,注意到云历城想要杀人般的目光,林国栋的心中顿时一凛,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注定会得罪另一方的人,不仅如此,云家和江家现在都是他们林家得罪不起的,这下到底该如何是好啊?

         就在林国栋纠结不已的时候,站在他身旁的谢玉芬突然一脸悲痛的开口说话了,“国栋,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难道还不准备向大家说实话吗?”

         “玉芬你——”林国栋一脸茫然的看向谢玉芬,她到底想干什么?

         “国栋,我知道你是很心疼鱼柔这个丫头的。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严重到开始破坏我们几大豪门之间的友好关系了,所以,就算你不同意,我现在也要将那件事情说出来。”

         说着,在众人的注视下,谢玉芬示意她身旁的王琳将她想要的东西给拿出来,“其实,不瞒大家说,现在如此尴尬的局面都是鱼柔这个丫头自己造成的,虽然,作为她的奶奶我有责任要保护她,但是,我也不能因为她一个人过错就赔上我们整个林家的形象。”

         “因为,这个丫头在两个星期以前就背着我们和一个不知道的男人领证结婚了。”谢玉芬一脸悲痛的将王琳递过来的一打照片展现在在场众人的眼前,只见上面全是鱼柔和冷奕亲在各种场景下亲密接触的图像。

         “其实,我和他爷爷都曾经劝过她不要这么莽撞,但是奈何她根本不听。而且,不仅如此,她还故意隐瞒她结婚的消息,因为,我们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件事的。至于江家小子和云家家主,我想他们肯定都是被鱼柔这个丫头给蒙蔽了,所以才会闹出今天这个大乌龙的。在此,我谨代替鱼柔那个丫头向云家和江家两位家主道歉,希望你们见谅。”

         说完,谢玉芬还特地分别对着云历城和江流微微鞠了一躬,以此来表明她道歉的诚意。

         “你,竟然已经结婚了?”面对这突入其来的转折,最先反应过来的云历城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神色始终淡淡的鱼柔道。

         但是,怎么会呢?如果她真的结婚了,为什么他却从来没有收到过消息?按理说,以他的势力和信息来源之广泛,这点事情他还是很容易就知道的啊?

         一秒,两秒,三秒。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鱼柔会开口否认时,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不错,我的确已经结婚了。”

         “你——”云历城攥着天使之心的右手慢慢收紧,竟然真的结婚了?但是,她怎么可以如此坦然的看着他说出这样一句话?要知道从未对任何女人动过情的他可是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想要和她共度一生的心愿,她竟要如此的残忍吗?

         “云历城,我记得我曾经我很明确的告诉过你,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吧?”仿佛没有看见云历城想要杀人的目光,鱼柔继续一脸淡淡的说道,“而且,对于我结婚的事情,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不是吗?所以,就算现在的你很生气,我也不会为此道歉的。因为,我不觉得我有任何事情做错了。”

         只见,云历城的脸色顿时一变,是了,他的确没有问过她。可是,他对她的心思,她难道半分感觉都没有吗?而且,他不问,她难道就不会提前说吗?

         不得不说,云历城心底的怒火此刻是愈发的大了。他云历城,杀伐果决的云家家主,何时被人如此的玩弄过?

         “鱼柔,我发现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同时,将三个男人玩弄在鼓掌之中,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坐在轮椅上的江家家主江流这时也一脸阴沉的开口了。

         原本他同意江何迎娶她就已经觉得很是憋屈了,现在竟还闹出如此荒唐的事情,他们江家的脸因为今天的事情都要被丢尽了。看来鱼柔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丫头,心机还真是深沉的令人发指。

         面对江流的指责,只见鱼柔粲然一笑,很是无语的说道:“江家主,您是不是忘了些什么?要知道江流和我之间早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而且今日您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代表他向我提亲,我也很尴尬的好不好?”

         “鱼柔,你现在是因为你结婚的事情败露了,所以就忙着推卸责任吗?我记得你以前明明都不是这样的?”江流脸色微变,但仍是强装镇定道。现在这个言辞锋利,咄咄逼人的丫头,还是当初那个因为他的一句话就会费尽心思讨好和照顾他的鱼柔吗?

         “推卸责任?敢问江家主,我鱼柔到底是推卸了什么责任?而且,我本就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成年人,难道遇到合适心仪的男人,我就不能嫁给他吗?还是您认为,我鱼柔这辈子就非江何不可了?”

         真是搞笑,以前的她是脑子短路了才会在这种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理所当然的事情,她以前对他是各种不求回报的百般照料,他不懂得感激也就罢了,现在反倒过来指责她,凭什么?

         “鱼柔,你这话说的也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我们江林两家的人之中,谁不知道阿何对你的感情到底有多深,你现在公然出轨背叛他也就算了,但是你竟然连一丝羞愧都没有,不得不说,你的人品还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江流一脸愤愤的对鱼柔怒斥道。他以前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觉得她这个女人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

         “江家主,您说完了吗?说完的话,现在轮到我说了。”鱼柔很是不以为意的扫了一眼江流,“说实话,人品这种东西,我鱼柔的确没有。但是,有一种东西,我鱼柔还是有的。那就是知恩图报,恩怨分明。到底谁对我好,到底谁在利用我,我心里都明白的很。所以,我现在只想送您一句话,那就是自求多福。”

         如果不是她一直费尽心力的保住他那颗岌岌可危的心脏,他以为他现在还能如此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里和她呛声吗?

         “你——”听懂了鱼柔话中的言外之意,江流顿时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确需要她来保住他的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段时间她都没有过去江家别苑为他进行治疗了,他明显感觉他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原本来林家参加寿宴,他就计划通过联姻的手段笼络住她的,可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让他如何将计划继续进行下去。不仅如此,现在的他也突然发现鱼柔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好控制,这样一来,江何和她之间的婚事就必须得作罢了。

         “如果江家主没有其他话想说,我现在就要开始忙我的事了。”

         说完,不再管江流脸上五彩斑斓的神情,鱼柔背过身就看向林国栋道:“林家主,这么长的时间,协议的事情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

         要知道她今天过来参加这毫无意义的寿宴最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和他们林家人彻底断干净关系的。因为,林家人向来都是无耻之极的,如果没有法律文书这种东西约束住他们的话,以后的麻烦肯定会是接二连三的找上门的。

         “小柔,你结婚的事情现在都还没有完美的解决,那件事情我们能不能稍后再谈?”林国栋的目光微闪,试图转移话题道。

         “林家主,我结婚的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吧?签不签,一句话的事情,干嘛这么磨磨叽叽的。”对于林国栋的故意推脱,鱼柔一直积压在心底的火气顿时飙了上来。什么人嘛,他是觉得她闲的慌吗?一直这么虚伪的做戏有意思吗?

         “小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鲁了?我是你的爷爷,你怎么可以这么没大没小的跟我说话?”林国栋一脸义正言辞的对鱼柔斥责道。在他心里一直认为既然他当初大发慈悲的收养了她,她就应该对他百依百顺,惟命是从。

         “呵呵,林家主,看来你的记性是真的不好,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好像已经说过八百遍了吧。您是身份尊贵的豪门林家掌舵人,而我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我们注定是两路人,所以,您还是赶紧签了那份断绝关系的文书,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无任何交集。”

         鱼柔很是不耐的拍了拍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她就知道事情绝不会进展的那么顺利的。不过,林国栋这老头的厚脸皮还真是再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果然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国栋,既然小柔的心意已决,你签了那份断绝关系的文书又有何妨?”站在一旁的谢玉芬适时的在林国栋的耳边轻声道,“而且,因为云江两家刚才求亲失败的事情,说实话,小柔她现在也的确不能再以老大养女的身份继续留在我们林家了。否则,我们就是和云江两家为敌了。”

         不得不说,谢玉芬此刻的一番话真的是说到林国栋的心里去了。

         的确,因为刚刚闹的两次乌龙的求亲事件,云家的云历城和江家的江流肯定都已经恨上鱼柔了。如果在鱼柔主动提出离开他们林家的前提下,他还强力挽留的话,云江两家人肯定会将报复的苗头对准他们林家的。

         可是,如果现在他真的签了那份文书的话,鱼柔那个丫头从此以后就真的和他们林家再无任何关系了,而他也再不能从她身上得到一分一毫的好处了,那他原本复兴林家的计划就全部被打乱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秦林手中握着的那两份文书,林国栋浑浊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他到底是该为了眼前的利益签字呢?还是为了长远的利益拒签呢?

         就在林国栋纠结不已的时候,秦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完电话以后的他一脸凝重的回到林国栋的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只见林国栋的脸色立刻一变,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鱼柔,犹豫了两三秒终是道:“我同意签字。”

         因为,秦林刚刚对他说,他们林氏纺织已经有35%股份都被那个对外声称天阙集团的神秘公司给收购了,这样一来原本在林氏纺织拥有45%股份的他们林家第一股东的地位就变得岌岌可危了。所以,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现在都必须立刻拿到鱼柔手中的那10%股份。

         大笔一挥,只见林国栋龙飞凤舞的签名顿时显现在那两份文书上。

         看着一脸笑意接过秦林手中法律文书的鱼柔,林国栋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暗光。

         鱼柔,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都和你有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