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5章 认错
    看着不像在说假话的薛暮雨,鱼小余刚刚放进他上衣小口袋的右手微微一顿,与此同时,一丝异样快速从他的小脸上闪过。

     他本来想说,如果她只是想要单纯的将她死去的母亲的尸体处理掉的话,他可以免费给提供一瓶化骨水,省时省力又省心。

     要知道他以前在国外佣兵团呆过一阵子,那里的人死了之后,他们的长官都是这样处理遗体的。

     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他太天真了。

     眼前这个灰头土脸的女人失去的是对她有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的母亲,而不是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虽然火葬最后的结果跟化骨水的效用差不多,但是,那其中蕴含的意义却是大不一样的。

     难道今天真的要破财了吗?鱼小余有些纠结的在心里默默道。

     “小弟弟,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虽然薛暮雨的心中对鱼小余口中的妈咪很感兴趣,但是,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把她妈妈给安葬好,不是吗?

     而且,黑市本就是一个危机四伏的黑色地带,趁着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他一个小孩子回家也能相对安全一些。

     按理说,她薛暮雨作为一个成年人,于情于理都应该将鱼小余这个几岁大的小孩子给亲自送回去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容许她有片刻的离开。

     所以,她只能硬起心肠的对他下逐客令了。

     看着王倩已经慢慢开始发白的尸体,跪在床头的薛暮雨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算了,她还是选择最传统的入葬方式土葬吧。

     这个世界有太多无能为力的事情,而现在无所依仗的她也只能尽她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她最后创造一份安宁了。

     “那你准备怎么安葬你的母亲?”

     其实鱼小余的原话是想说,他能借她五万块钱的。奈何,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来。

     因为他仔细想了想,对于平常人家来说,五万块钱真不是一个小数字,若此刻他真的将钱拿出来了,那也太过惊世骇俗了些。

     除此之外就是,对于眼前这个叫作薛暮雨的女人,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俗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在他还没有事情完全搞清楚之前,他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暴露出太多的本钱了。

     “土葬。”薛暮雨一脸自嘲的说道,“毕竟,现在也只剩这种方式了,不是吗?”

     只见,鱼小余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珠子转了转,有些惋惜的说道:“嗯,是个好办法。不过,我继续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家了。太晚了,我妈咪会担心的。”

     话落,鱼小余转身就准备离开。

     但是,他没走上两步就突然顿住了脚,一脸天真烂漫的回头看向嘴唇微张显然还想再对他说些什么的薛暮雨道:“姐姐,我就住在西北角的神医阁,有时间你可以来找我玩哦。”

     “嗯。”看着一脸友好笑容的鱼小余,薛暮雨的鼻子不禁有些算了,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个主动对她表现出友好的人,虽然他还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萝卜头。

     映着昏黄的灯光,看着王倩惨白的脸,双眼憋得通红的薛暮雨双手微微攥紧,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要为她自己好好活一次了。

     半个小时以后,黑市西北角神医阁内

     “妈咪,我回来了。”鱼小余一手拿着一根冰糖葫芦,蹦蹦跳跳的扑进了脸色微沉的坐在接待台旁的鱼柔的怀里。

     然而,注意到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同情的看着他,两只眼睛快要眨瞎的季洛,鱼小余在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但仍是强装镇定的抬起头,对着正一脸冷漠的盯着他的小脸的鱼柔卖萌道:“妈咪,你肿么了?”

     看着明知自己做了错事,仍试图用卖萌的手段插科打诨过去的鱼小余,鱼柔强忍住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咬牙切齿道:“鱼小余,你干了什么好事,你自己难道还不知道吗?”

     “妈咪,你生气了?”鱼小余有些沮丧的耷拉着脑袋道,“我刚刚就是出去买了两根冰糖葫芦,也没有做其他什么事啊。”

     “就是出去买了两根冰糖葫芦?鱼小余,你到底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黑市,充满血腥、暴力、还有灰色交易的黑市。你说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小孩子独自一人出去,万一走丢了怎么办?你说你万一被人贩子拐走了怎么办?你若是出事了,你让我这个当妈的怎么办?”

     鱼柔真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过鱼小余的气,可能真的是心境不一样了,从前一直被她放养的孩子,她现在真的想要好好的开始呵护他,照顾他,让他拥有一个像正常小孩子一样的童年。

     然而,对于鱼柔的怒气,鱼小余却丝毫不以为然。

     因为,在他看来,虽然他的年龄不大,个子不高,但是他的心性还是很成熟的,而且面对困难,他也已经具备了独挡一面的能力。

     “妈咪,你太紧张了。想当初,我在国外的时候,不也经常一个人去地下赌城,还有拳击场那种地方去玩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也还是好好的。”

     说实话,鱼小余真心觉得她妈咪今天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从来不会如此的。

     脑袋里面突然灵光一闪,鱼小余好像知道她妈咪今天为何会如此的反常了。

     难道是亲戚要来了,所以脾气就变得暴躁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说话可得更小心一点了。

     “妈咪,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全。要不这样吧,以后我再出去闲逛的时候,先向你告备一声去哪里,等你批准之后,我再——”

     然而,还没等鱼小余将他喉咙里面剩下的话给说完,一直阴沉着脸看着他的鱼柔就厉声打断了他的话。

     “鱼小余,你给我闭嘴。”

     “妈咪,我——”

     “你什么你,鱼小余,你是不是一直以为自己天赋过人,智商高,情商高,所以做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我有没有告诉告诉过你,在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自认为自己牛逼,但别人比你更牛逼。”

     “你说,你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脑袋里面天天都装的是些什么,武器制作?黑客技术?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些都不应该是这个年龄层的小孩子该做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天真烂漫的和同龄人好好玩耍,享受属于你童年时期独有的快乐呢?”

     如果可以,鱼柔真心希望她的鱼小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智商情商爆表的超级天才。

     这样,他就不用背负太多不属于他的心理负担和责任,也不会致力于寻求那种可能会威胁到他生命安全的刺激和新鲜感。

     听完鱼柔噼里啪啦炮轰他的一大通话,鱼小余呆了,震了,惊了,他显然没有想到他妈咪今天竟然是真的生气了,她没有和他开玩笑,她真的怒了。

     可是,为什么呢?

     要知道他只是出去小逛了一会儿,他只是离开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这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鱼小余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但是,这个世界上想不明白的事情真的多了去了。所以,思索片刻仍然没有任何头绪的鱼小余索性就放弃了。

     因为现在最要紧的并不是纠结事情的起因,而是怎么完美的收场,毕竟他妈咪刚刚说了那么多斥责他的话,都是为了逼他认错不是吗?

     想通这一点后,一向行胜于言的鱼小余快速调整好他的心态以后,就立刻从鱼柔的怀里退了出来,一脸诚恳的认错道:“妈咪,今天是我做错了,你要打要骂,我都悉听尊便。”

     但是,对于鱼小余突如其来的认错,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鱼柔却有些懵了,她家儿子今天怎么会认错的如此之快?难道是她熬制心灵鸡汤的水平又在无形中精进了一个层次?

     这样想着,鱼柔的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那你说说你哪里错了。”

     “你确定要我说吗?”鱼小余一脸古怪的看向鱼柔道。

     可是,他说完以后,她妈咪好不容易降下来的怒气,会不会又瞬间飙升上去?

     只见,鱼柔一脸期待的微微点了点头,她倒要看看她鱼柔儿子觉悟到底能有多高。

     “我错在没有在第一时间向妈咪你认错,以至于让妈咪你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口水和时间。”

     “……”鱼柔一口老血顿时如鲠在喉。

     这货果然是她儿子,气死人不偿命的个性随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