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4章 谁欠了谁
        “你确定?”鱼小余简直不敢相信他刚刚到底听到了什么,眼前这个衣着邋遢的女人可能真的没有他先前想象的那样不堪。

         “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赶紧离开吧。”薛暮雨一脸不耐的对着鱼小余摆了摆手。

         最后看了一眼背对着他满身孤寂的站在榕树下的薛暮雨,鱼小余黑不溜秋的大眼睛里面快速闪过一丝复杂,她——

         唉,算了,鱼小余你管的闲事已经够多的了。

         这样想着,原本还犹豫要不要留下来的鱼小余终是一脸懊恼的抿紧嘴唇小跑离开了。

         等到身后的脚步声愈发的远了,一直静静的站着没有说话的薛暮雨慢慢转过身,看着鱼小余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连一个小鬼头都能看出你的悲伤,薛暮雨,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薛暮雨的脸色就是一变,撒开腿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不远处的土坯房狂奔而去。

         “妈——”

         薛暮雨怎么也没有想到,推开门之后,她会见到这样一幕心惊肉跳的景象,蜷缩着身子,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里面,满脸红色泪痕的王倩,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

         “妈,你醒醒,醒醒啊。”

         “妈,你能不能别睡。”

         “妈,你睁开眼看看我,看看我。”

         ……

         可能是心里还存有最后一丝执念,只见躺着薛暮雨怀里双眼紧闭的王倩竟慢慢睁开了双眼,“暮,暮,暮寒——”

         薛暮雨抱住王倩的双手就是一紧,嘴角渐渐绽放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在她的心里,谁也比不上林慕涵那个抛家弃母的冷血女人。

         “妈,是我。”薛暮雨咬了咬唇,一脸艰难的开口道,“我是暮寒,我回来了。”

         “暮,暮寒,妈,终于见——”满脸惨白毫无血色的王倩想要伸手去抚摸薛暮雨的脸,可是,这最后挣扎本就是强求得来的回光返照,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她终是再也做不到了。

         “妈——”

         一道声嘶力竭的呐喊顿时响彻了天际,同时,也把半路折回躲在土坯房房门口的鱼小余吓了一大跳。

         低头看了一眼他右手手心里的蓝色小瓷瓶,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愧疚感渐渐席卷了鱼小余的全身,他刚刚就应该把这止血疗伤药给她的。

         然而,就在鱼小余愣神的瞬间,小手不自觉的一松,蓝色小瓷瓶顿时掉落在地。

         “砰——”

         “谁?”

         冷漠如寒冰一般的声音让鱼小余撒腿就想逃跑,但是,下一秒,他就重新恢复了镇定,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从土坯房房门后走出道:“是我。”

         在看见鱼小余的瞬间,薛暮雨有过片刻的失神,但在乌龙混杂的黑市里面生活了十多年的她,很快就调整好她自己的情绪,用衣袖擦了擦她那满脸泪痕的小脸,一脸不耐的看向鱼小余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都已经让你离开了吗?”

         “呃,那个,我是想给你送药来着。”鱼小余有些心虚的用手指了指掉落在不远处的蓝色小瓷瓶。

         “你一个小孩子能拿出什么药来?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薛暮雨一脸冷漠的对着鱼小余下逐客令道。

         “呃,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鱼小余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薛暮雨怀里早已经断了气的王倩道,“我妈咪说,人死了之后,最好是立刻对她进行尸体护理,否则等到尸体僵硬以后,你再想帮她清理就难了。”

         “我家的事不用你一个小孩子管。”薛暮雨的心里此刻真的是五味陈杂,就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都知道人死灯灭,要抓紧时间完成最后的孝道,可是林慕涵那个女人呢?

         只知道不择手段的去维护她那用谎言拼凑出的荣华富贵,而将她的生母视如草芥并毫不留情的抛弃和伤害。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吗?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薛暮雨有些复杂的看向满脸愧疚的鱼小余道。

         鱼小余抿唇沉默了一会儿,但最后仍是决定向薛暮雨坦白道:“其实,如果我早点将我妈咪特制的止血疗伤圣药千凝丹交给你,也许你妈就不会死了。”

         “千凝丹?”薛暮雨的瞳孔微微放大,真想不到在她有生之年还能再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

         丝毫没有察觉到薛暮雨脸上的不对劲,鱼小余自顾自的将地上的小瓷瓶捡起,然后递到她的手中道:“对呀,这个蓝色小瓷瓶里就装着三颗千凝丹。只是,我终是来迟了一步。”

         “不,不迟。”薛暮雨握着蓝色小瓷瓶的手微微收紧,本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看来连老天爷都可怜她,不忍心看她独自一人活着这个凄苦的世界上。

         然而,注意到薛暮雨嘴角渐渐勾起的小小弧度,鱼小余终是感觉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我没事。”薛暮雨将蓝色小瓷瓶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用力的对着鱼小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

         “等你?”对于薛暮雨前后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鱼小余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嗯。”薛暮雨轻嗯了一声,并没有向鱼小余透露更多的事情。

         见薛暮雨不想多说,鱼小余索性也就不再强求了,经过先前短时间的相处,对于薛暮雨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鱼小余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了。

         看着薛暮雨小心翼翼将身体开始变冷的王倩抱回一旁的木板床上,然后去厨房用脸盆打来温水帮王倩清理她的面部,最后拿来梳子为她梳了一个得体的发髻,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的鱼小余心里竟生出了一丝丝的感动。

         她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不是吗?可她却愿意陪她走完生命最后一程。

         一切无关血缘,只为那昔日的收养之恩必须涌泉相报。

         “那个,你能帮我一个忙吗?”额头上布满薄汗的薛暮雨有些艰难的看向鱼小余开口道。

         “你说。”

         “可以借我五万块钱吗?”

         只见,鱼小余的小脸就是一变,有些古怪的看向薛暮雨道:“你怎么就确定我一个小孩子身上会带有这么多的钱?”

         “你误会了,我就是这么顺口一说罢了。如果你没有,就当我没问吧。”薛暮雨一脸讪讪的连忙对鱼小余解释道。

         是她唐突了,他不过是一个几岁大的孩子罢了,五万块钱连她这个成年人都拿不出来,他又如何能有呢?

         就在薛暮雨一脸绝望暗自为钱伤神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鱼小余终是再次开口了,“你可以跟我说说你要那么多钱干嘛用吗?虽然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但是我的脑子还算好使,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想出其他的替代法。”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薛暮雨抬起手揉了揉她有些发胀的双眼,一脸自嘲的说道,“我本来想让我妈最后能走的好一些的,但是,这些年因为她的病,我真的没有攒下钱,以至于现在连给她火化置办墓碑的钱都拿不出来。你说,我这个女儿是不是当得很失职?”

         “不会。我觉得你为她已经做得够多的了。”鱼小余适时开口道,“至少你刚才帮她实现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愿望,不是吗?”

         “可是,这根本不够,远远不够。”

         偏头看了一眼躺在木板床上,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变得僵硬起来的王倩,薛暮雨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攥紧。

         早知道会这样,她刚刚就应该在林慕涵离开的时候,再向她要上一笔钱的。

         “火葬费必须要五万吗?”鱼小余一张的小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要知道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挣不来五万块钱,谁曾想,到死之后还要花上这么一大笔钱,这难道就是每个人拼尽全力都要活在这个残酷世界上的一大理由吗?

         不得不说,我们的鱼小余同学又开始情不自禁的脑洞大开了。

         “也许在黑市外面会便宜一点。”薛暮雨一脸无可奈何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本想给这一切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的,现在看来,留有遗憾的人生才是真正的生活。

         以前欠下的一切,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还完的。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为什么非要选择将你母亲火化呢?”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葬礼有那么多种,土葬,水葬等等,她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这种以她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无法完成的方式呢?

         鱼小余不懂,真的不懂的。

         “不是我非要,而是我妈她向我要求的。”

         可能是真的不抱任何希望了,现在的薛暮雨整个人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

         “她说,她死后想化成能肆意飘荡在空气中的尘埃,这样她就能时刻陪在那个她的身边了。”

         她的心里只有她,而她的心里却时刻装着她,到底是她欠了她,还是她欠了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