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8章 期待爱情
        “那就辛苦你了。”可能是真的动情了,一直沉浸在想要和冷奕快一点见面的急切心情里面的鱼柔此刻根本没有注意到季洛的反常以及被他掩藏在目光深处的寂寥和落寞。

         “好说好说,就是凝儿那个死女人又要多挨饿两分钟了。”季洛有些没心没肺的笑道,“老大,你和小余宝宝你一定要幸福哦。如果那个男人胆敢对你不好的话,你就过来你季大爷的怀抱,爷保证会好好疼你的。”

         “我去,季洛你丫的是想找打吗?连你老大我都敢调戏,你信不信我扣你的工资,然后再把你丫扫地出门。”鱼柔佯装生气的对着季洛咬牙切齿道。这二货的脑子里面真不知道都装的是些啥。

         “安了安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那人应该也等急了吧。”季洛作势就要将鱼柔和鱼小余两个人给推出神医阁内,因为,如果他们若是还不走的话,他怕他真的会开口留下他们。

         虽然,他明知道那样的开口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那我走了?真的走了?”鱼柔眨着大眼睛对季洛卖萌道。

         “走吧走吧。”季洛有些无奈的朝着鱼柔和鱼小余两人挥手道,“路上注意安全。”

         “季洛大叔,我会想你的。”一直静静的趴在鱼柔肩头不曾开口的鱼小余突然对着季洛大喊道。

         “好啦,你们娘俩还真是烦的很呢。又不是不回来了,怎么搞得像永别一样。”

         最后看了一眼还站在小店门口看着他的鱼柔和鱼小余,佯装生气的季洛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就着朝小店内室的方向走去了。

         这是一次不是永别却胜似永别的分别。

         “小余宝宝,你的季洛大叔今天是吃炸药了吗?”

         看着季洛渐渐消失在门帘之后的身影,鱼柔的心底其实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什么,但是为了她的良心好过,她还是选择了自动忽视。

         有些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是不适合捅破的,就这样让它慢慢的消失在匆匆易逝的时光里吧。

         “妈咪,你现在是在紧张吗?”鱼小余一脸意味深长的盯着鱼柔的脸道。要知道从刚刚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两分钟的时间了,然而他的妈咪却抱着他还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分毫。

         “我紧张?开什么玩笑。”鱼柔脸上带着丝丝心虚道,“我是走累了,所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妈咪,算了,你还是别解释了,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现在就是在紧张。”仿佛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只见鱼小余一脸坏笑的把玩着鱼柔漆黑的发丝道,“唉,真想不到女汉子原来也有思春的一天啊。”

         “鱼小余,你丫不要太过分哦,毒舌的小孩子是不受大人喜欢的。”如果可以,鱼柔现在简直都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现在的小孩子要不要都这么的早熟啊。

         “妈咪,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鱼小余真的有些无语了,不就是去见那个闷骚男人吗?他妈咪至于吗?

         “走,当然走,现在就走。”鱼柔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为她自己加油打气道,她鱼柔长这么大什么没有见过,不就是一个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几分钟之后,黑市的尽头

         “让你久等了。”双手抱着鱼小余的鱼柔一脸淡笑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穿着黑色大衣的冷奕道。

         “你能来就好。”冷奕的黑眸微敛,他等这天真的已经等了很久了。

         能来就好?注意到冷奕有些**的头发,鱼柔的脸上快速闪过一丝异样,他到底是在这里等了多久?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两个小时以前才过一场小雨的。

         “孩子我来抱吧,你抱了这么久,手酸吗?”

         只见,鱼柔并有将鱼小余交给冷奕,反而像审讯犯人一般的紧紧的盯着冷奕面无表情的脸道:“那个,你很早就来了?”

         “不晚。”冷奕并没有正面回答鱼柔的问题,因为他总觉得,不是你为了对方做了什么事情,就一定非要让她知道。这样你累,对方也会累,还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嗯。”鱼柔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冷奕的话。

         唉,这个闷骚的男人啊,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趴在鱼柔肩头一直瞪大了双眼打量着冷奕一举一动的鱼小余终是被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将他心底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给消磨殆尽了,“你们两个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呃,先去找地方吃饭吧。”鱼柔一脸讪笑的摸了摸鱼小余圆圆的小脑瓜子,如果他不出声,可能她还真的要忘了除她和冷奕之外还有第三个人了。

         “冷奕,你有没有什么好的饭店介绍一下?”鱼柔尽量让她看起来很自然的对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身上的冷奕道。

         “没有。”清冷的男音让怀揣着一颗粉红色的少女心的鱼柔顿时心碎一地。

         这厮说话难道就不能委婉的一点吗?高冷能当饭吃吗?闷骚能找能女朋友吗?

         罢了罢了,实在不行就去超市买面条回家煮着吃吧。反正,冷奕那货煮面条的手艺还是一等一的棒的。

         “那我们去超市买面条吧。”

         话落,鱼柔又很是体贴的偏头看向她儿子鱼小余道,“鱼小余同学,今天晚上吃面条,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鱼小余瘪嘴道,“我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最佳时期,你不给宝宝我做饭吃就算了,还要剥夺宝宝我去外面吃大餐的机会,简直不要太过分。”

         “鱼小余,你——”被自己儿子当着冷奕的面拆台了,鱼柔顿时想死的一颗心都有了,这货什么时候抽风不好,偏偏要选择这个时间抽风。

         与此同时,一道带着一丝无奈以及宠溺的男声也传进了鱼柔的耳畔。

         “去超市吧。”

         “我不要吃煮方便面。”鱼小余一脸恶狠狠的紧盯着冷奕的脸道。

         仿佛没有看见鱼小余眼中的怒气,冷奕一脸好脾气的自顾自道:“你想吃什么?”

         “我要吃西红柿炒鸡蛋,红绕排骨,拔丝红薯,辣椒炒肉丝,酸辣土豆丝还有剁椒鱼头。”鱼小余很是顺溜的将他心底能想到的菜色全说了一遍,哼,他就不相信这些菜,这个男人都能做的出来。

         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得意之色的鱼小余,冷奕突然轻飘飘的抛出了一句话,“没了吗?”

         “没了。”鱼小余条件反射的回答道。

         但是,下一刻他就立刻后悔了,为什么他竟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胸有成竹?难道——

         不,绝对不可能的。这些菜色只有他的季大叔能顺利的做出来,毕竟他曾经专门在顶级的烹饪学院里面学习过一段时间,所以具备完美烹饪中西餐的超级能力。

         “上车吧。”冷奕走到他那辆黑色路虎的旁边,用他那骨节分明的食指将车后座的车门打开,然后对着鱼柔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就在鱼柔将鱼小余放进车内,躬身也准备进入的时候,上车的动作突然一顿,一脸复杂的回过头看向站在她身后一脸坦然的冷奕道:“你真的要给鱼小余做这些菜吗?”

         其实,鱼柔的原话是想说,你真的会做这些菜吗?反正,她自己在做饭方面就是一个白痴,到时候,就算他想要找她出手帮忙,也是无济于事的。

         “你在担心我?”冷奕薄唇轻启,脸色慢慢放柔。

         “我才没有,我只是担心今晚我和我儿子会饿肚子。”鱼柔强装镇定的狡辩道。

         看着口是心非的鱼柔,冷奕的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我都懂,上车吧。”

         其实,幸福有时候真的很简单,一家人坐着小车去逛超市,一家人共同为一顿晚饭而努力,最后再各自分工收拾好残局。

         将视线从车窗外收了回来,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她怀里安然进入梦乡的鱼小余,鱼柔的脸上慢慢绽放出一朵异常灿烂的笑容,他们娘俩的好日子终于要来了吗?

         与此同时,正专心致志的坐在驾驶位上开着车的冷奕从车内的后视镜中也没有错过鱼柔脸上稍纵即逝的笑容。

         其实,这个小女人要的一直都很少。

         只是,她从前经历的那些东西让她习惯用冷漠和高傲将她那颗易碎的玻璃心保护起来。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慢慢收紧,一丝坚定快速从冷奕漆黑的双眸中闪过,从现在开始,他会拼尽全力守护住她和他脸上的笑容。

         因为,作为他冷奕的女人和儿子,根本就无需靠伪装来守护住他们所期待的幸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