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3章 路过而已
        十几分钟以后,林慕涵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扭曲的朝着还在不停的往前走的薛暮雨喊道:“薛暮雨,你到底还要走多久啊?”

         “快了。”薛暮雨回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满脸愤恨的林慕涵,但是,与此同时,她前行的步伐却仍旧没有停歇。

         “快了是什么意思?你倒是给一个具体的时间啊。”林慕涵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已经跟着你走了很长时间了,如果你是想借机让我难堪,那你赢了。”

         一分钟叫快,二分钟也叫快,十分钟也算快,她现在是在耍着她玩么?

         “五分钟,你爱走不走。”薛暮雨的最后一丝耐心也终是被林慕涵给磨干净了。

         虽然,她答应了那个女人会带着林慕涵去见她最后一面,但若是因此而错过了她跟她之间的最后道别,她同样是不会原谅她自己的。

         因为,她必须给她,也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

         然而,看着再次同她拉开距离的薛暮雨,林慕涵此刻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今天就应该从林家带点人过来的,然后在见到贱丫头的时候,就立刻派人将她制住,强行夺药。

         可惜,这个世界上什么药都有,却唯独没有后悔药。

         低头看了一眼因为长时间踩着高跟鞋行走而渐渐变得红肿起来的双脚后脚跟,林慕涵一脸愤愤的咬了咬唇,算了,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再五分钟就五分钟吧。

         如果薛暮雨这个贱丫头要是敢骗她,她保证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认命的从手提包里面掏出了一块白色真丝手绢,用力的撕成两小块,然后将碎布片分别塞进了她脚下的高跟鞋内,一种久违的舒适感立即席卷了林慕涵的全身,也让她那皱了许久的苦瓜脸慢慢舒展了开。

         “五分钟就五分钟,等我拿到药以后,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林慕涵的双手微微握紧,冷哼一声后,又重新迈开步子跟上了薛暮雨的脚步。

         “呵,还真是一个矫情的女人。”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林慕涵身后的鱼小余不禁轻嗤了一声。

         想当初,他妈咪抱着他在荒无人烟的热带雨林里面赤脚整整走了一个月的时候,也没听过他妈咪向他抱怨过一声。

         这样看来,人于人之间的差别还真是大啊。

         “到了,你进去吧。”

         一间破落不堪的土坯房前面种着大片的木槿花,那一片争容斗艳朝荣暮落的景象,让紧跟在薛暮雨身后的林慕涵微微一怔,对于眼前这一幕,她心里为什么会有异常熟悉的感觉?

         强压住心里的异样,林慕涵一脸复杂的看向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薛暮雨道:“你为什么不先进去?”

         没有直接回答林慕涵的话,只见薛暮雨将握在她手心里的漆黑小瓶快速在林慕涵的眼前一晃,“难道你不想要这瓶药了吗?”

         “好,好,算你狠。”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相信此刻的薛暮雨早就被林慕涵给杀死上千次了。

         最后一脸愤愤的剜了一眼薛暮雨,林慕涵深吸了一口气后,就迈开步子推开土坯房的木质房门走了进去。

         “小雨,是你回来了吗?”

         苍老虚弱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刚刚走进小屋里面的林慕涵的脚步就是一顿,这声音为什么——

         “小雨,你,你怎么了?”正蜷缩着身子一脸难受的躺在木板床上的王倩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

         不知道突然是想到了什么,只见王倩的嘴角渐渐弯起了一个自嘲的弧度,“小雨,我知道我先前提的要求让你为难了,如果你实在没有办法找到暮寒,妈妈也不会怪你的。毕竟,时间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她应该早就忘了我们吧。”

         真,真的是她?双眼瞳孔放大,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的林慕涵身体险些站不稳,整个人顿时向后面倒退了几步。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

         不,不,她跟她没有关系了,没有关系了。

         隐藏在心底的那些不堪往事如潮水般汹涌袭来,让林慕涵一时间竟陷入了一种魔怔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小雨,你——”

         “我不是,我不是——”一脸扭曲的林慕涵使劲摇着头,然后发疯似的冲出了土坯房。

         为什么要让她想起来?为什么要让她重新回忆起这一切?她是林慕涵,一直都是林慕涵。

         刻在心底的熟悉女声让王倩的脑袋里面突然灵光一闪,原本暗淡的双眼也顿时绽放出了一抹异常闪亮的光,是她吗?

         “暮寒,暮寒,暮寒是你吗?”

         十年了,分开十年了,她今天终于要见到她了吗?

         拼尽全力想要用双手支撑着残损的身体从木板床上坐起来,可是,已经快要走到生命尽头的王倩哪里还能灵活自主的控制她自己,只听见砰的一声钝响,王倩整个人顿时从高高的木板床上面摔了下来。

         因为后脑勺磕在一旁的钢铁小马扎上,大片大片的血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慕涵,救,救我——”

         可是,早已冲出了土坯房的林慕涵哪里还能再听到王倩的呼喊。

         撕心裂肺的疼痛的遍布全身,不断涌出的鲜艳红色,让试图呼救的王倩整个人愈发的迷离了。

         最后一面,真的见不到了。

         此刻,土坯房外

         “林慕涵,人你见到了吗?”薛暮雨双手环胸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站在她面前脸色惨白的林慕涵。

         “薛暮雨,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十年前,我就告诉过你们,我林慕涵跟你薛家人再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关系,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所以呢?”薛暮雨淡淡的看了一眼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林慕涵,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呢。

         林慕涵被薛暮雨堵的一口老血顿时如鲠在喉,但仍是强装镇定道:“现在把药给我,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幸好今天的事没有第三者看见,否则就麻烦了。

         “除了这个,你就没有其他什么想要说的吗?”

         “说什么?”林慕涵一脸气急败坏的朝薛暮雨吼道,“薛暮雨,你脑子有坑的话,就赶快去看医生。现在我听你的话,人也见了,你到底还想要干什么?”

         “呵呵,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薛暮雨冷笑了两声,漆黑的双眸里面快速闪过一丝复杂。

         看到自己濒临死亡的亲生母亲,还能够如此无动无衷,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林慕涵这个冷血的女人会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了。

         不过,这跟她薛暮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那个她也见到她的最后一面,她的承诺已经完成了。

         “药给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伴随着一个完美的弧度,林慕涵心心念念的漆黑小瓶就落进她的怀里。

         “哼,你以为我愿意再见到你吗。”林慕涵冷哼一声,将漆黑小瓶快速装进她的手提包内,最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薛暮雨,就转身离开了这个让她满心难受的破地方。

         映着落日的余晖,看着林慕涵渐行渐远的身影,还站在原地的薛暮雨薄唇微微抿紧。

         结束了,一切真的都结束了。

         “里面的人快没了,你不进去看看吗?”

         “谁?”薛暮雨一脸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但却没有发现除她之外的其他人。

         “你先别管我是谁?你再不进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此刻正隐匿身形躲在一棵榕树后的鱼小余真是想死的心都要有了,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女人,怎么做起事来会这么的死板呢?

         “信不信由你。”

         然而,说完这句话以后,鱼小余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头顶突如其来的阴影是怎么回事?

         “我去,你是时候过来的?”鱼小余一脸震惊的抬起头看向正一脸复杂的盯着他的小脸的薛暮雨道。

         “就在刚刚你说话的时候。”

         说实话,薛暮雨简直不敢相信她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个小鬼头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强压住心里的不安,鱼小余尽量让他自己保持平静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恰巧路过这里的,你信吗?”

         枯黄的榕树叶随风起舞,一时间,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儿,就这样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再次开口说话。

         就在鱼小余为他第N次多管闲事而暗自在心底懊恼的时候,一声长长的叹息突然传进了他的耳畔。

         “你走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