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吐露心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相处这么久了,鱼柔也已经基本了解冷奕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于是强压住心中的躁动,一脸笑容的咬牙切齿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松手?”

         “亲一下,就放手。”冷奕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要知道他想要谋福利已经很久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必须得到点什么用作纪念才行。

         “你确定?”鱼柔鼓着腮帮子,怒视冷奕道。这厮还真是毫不避讳。

         “嗯,你亲,我放手。”冷奕一脸期待的看向鱼柔重重点头道。

         强压住心中的火气,鱼柔仔细打量了一番冷奕棱角分明的俊脸,她突然间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他其实长得真的挺好的,要啥有啥,一般花痴女所幻想的一切,在这个男人身上都能看见。

         既然如此,那她今天就豁出去了,反正他是她的合法丈夫,这种事情迟早都要经历的不是吗?

         这样想着,鱼柔深吸一口气,终是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对着冷奕的侧脸亲了过去。

         可是,不等鱼柔的嘴唇接触到冷奕的侧脸,只见冷奕一个偏头,两个人的嘴唇就顿时碰撞在了一起,冰冷的,柔软的。

         快速离开冷奕的薄唇,鱼柔一脸羞愤的瞪大了双眼,不是亲脸就可以了吗?怎么用上嘴了?

         “我去,冷奕你丫说话不算话。”

         “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冷奕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他干涩的嘴唇,味道真心不错。

         “你,你,我——”鱼柔被冷奕堵的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他先前只是说让她亲他一下,而没有明确说到底让她亲脸还是亲嘴。

         唉,罢了,亲都亲了,现在想太多也只是惹得她自己不痛快。

         “现在可以松手了?”鱼柔没好气的说道。

         “夫人,请便。”慢慢松开钳制住鱼柔的双手,冷奕一脸满足的对着鱼柔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今天他真的是赚了。

         “哼,下次别落到姐手里。”

         最后一脸愤愤然的看了一眼冷奕,鱼柔轻车熟路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还算像样的米色套装,转身就朝着卫生间走去了。

         然而,看着鱼柔渐渐消失在卫生间门后的身影,冷奕面无表情的俊脸终是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他家小妻子回归的感觉真心不错。

         “嗡嗡——嗡嗡——”冷奕装在裤子口袋里面的手机不合时宜的突然震动了起来。

         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人,只见冷奕嘴角的笑容顿时隐去,按下接听键的同时,他也瞬间变成一副冷面冰山的模样。

         “说话。”

         “老大,出事了?”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木白急切的声音。

         “怎么回事?”知道木白不是一个容易急躁的人,冷奕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老大,小主子被老宅的人擅自带走了,现在小主子这边的人正在沐城各处到处搜罗他的行踪呢。”木白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

         要知道他家老大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诫过他们要将鱼小余小主子给看好了,但是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他们也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毕竟对方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敌人,而是老大的家人。

         “知道是他们中的谁吗?”冷奕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握着电话的手也开始慢慢收紧,他先前不是告诉过冷永康那个老头子不要擅自行动的吗?现在这又是闹哪样?

         “老大,是您的小姑冷凌心以及她的养子冷炼少爷。”木白如实回答道,“而且,据我们手底下的人来报,小主子现在并没有被他们带往冷家老宅,而是带去了一个叫冰焰的别墅群的周边。”

         “冷凌心竟然回来了?”

         冷奕的黑眸里快速闪过一丝异样,看来好不容易平静了一段时间的冷家老宅最近可能又要再掀起巨大的波澜了。

         “小白,接下来的事,我会看着办的,而你只需将原来的人手留下一半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就行了。”

         要知道冷凌心可是一个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人,而且十年没有回过国的她,这次回来肯定有她的目的,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拿他儿子开涮。

         冷奕漆黑的双眸渐渐变得幽深,小柔好不容易准备敞开心扉接纳他了,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谁也不能来给他搞破坏。

         听出了冷奕语气中的不善,电话另一头的木白整个人顿时微微一颤,这一次恐怕又有人要倒霉了。

         “是,老大。”

         听着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滴滴声,冷奕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一抹冷冽的微笑,许久不曾出手的他,好像也是时候需要以一种王者的姿态出现在沐城这些人的眼前了。

         多年的蛰伏,只为今日的相遇与重逢,既然妻儿已经寻到,此时不爆发崛起更待何时。

         然而就在冷奕愣神的片刻,先前进入卫生间洗漱的鱼柔也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我去黑市有点事,如果你方便,可否送我一程?”

         “你要去黑市?”冷奕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鱼柔,那种危险血腥的地方,她一个女人去那里干什么?

         “有点事,如果你没有时间,我就自己打车去了。”鱼柔显然不愿意和冷奕多说,原本她也就是这么随便一问,他不愿意也就算了。

         “我有时间的。”知道鱼柔性子,冷奕索性也就不再追问了,反正来日方长,她的一切,他终会全部摸清楚的。

         “那好,我先去楼去等你。”

         话落,只见鱼柔转过身就先行离开了。

         但是,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冷奕抿唇快速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随后拿起放在床头的车钥匙,转身也大步追了出去。

         “你去黑市干什么?”一直静静的坐在黑色路虎车驾驶位上的冷奕终是将他心底的那一个疑问问出了口。

         “当然,如果你若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听出了冷奕语气中透露出的小心谨慎,鱼柔不禁感到有些好笑,这样畏畏缩缩的他,她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呢。

         “那里有我新开的小店,我需要时常过去看看。”说起开在黑市里的神医阁,鱼柔故意捡了一些不重要的点对冷奕透露道。

         因为以这厮的能力想要查到她在黑市的行踪还是易如反掌的。

         与其等日后他来质问她,她倒不如先坦白了。

         “你在黑市开店?”冷奕有些复杂了看了一眼鱼柔,虽然他早就知道她不会是一个安于平凡和寂寞的人,可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竟然将店开到了黑市里面,这样真的好吗?

         注意到了冷奕眼神里面的不赞同以及质疑,原本一脸淡淡的鱼柔神色顿时变得无比严肃了起来,“你现在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虽然,我只是一个女人,但是,我的抱负丝毫也不比你们这些男人差到那里去。”

         听出了鱼柔语气中的不满,冷奕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只是我觉得黑市那种地方太过危险了。”

         冷静下来的鱼柔也知道她先前的表现有些过激了,深吸一口气,尽量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对待冷奕道:“危险与机遇是并存的,我要的多,自然付出的多。”

         见冷奕不说话了,鱼柔偏头望向车窗外,水眸微敛,而她那长久憋在心中的真实想法在这时也仿佛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发泄口一般。

         “冷奕,你知道的,我和你不一样,你生来就是九大豪门首席冷家的贵公子哥,你拥有别人倾其一生都无法获得的金钱,地位以及机会。当然,请你不要误会,我所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否定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不劳而获的。但是,有一点,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否认,那就是人的起点真的很重要。”

         “至少起点高,你付出的努力就能少一些。起点低,你就必须十倍百倍甚至万倍的努力,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我鱼柔本就是一个孤儿,十年前因为一场意外成为人人艳羡的豪门养女,但是,谁人能懂寄人篱下的心酸,谁人能懂名不正言不顺的委屈,其实,我要的一直都很少,一直都很少。”

         “我渴望拥有一个温馨美满,没有纷争的家庭,我渴望拥有一个对我一心一意的男友,我渴望拥有一对疼我爱我的父母,只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生来就命运多舛的我并不配拥有这一切。”

         “但是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别人能拥有的,我不能拥有?为什么别人能做到的,我不能做到?如果只是因为那虚无缥缈的门第之见,那我鱼柔就算是拼尽一切也要创造出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豪门,这样曾经所有瞧不起我的人,就能好好的照照镜子,看看他们这群只懂得花天酒地的败类们到底是怎样的不堪。”

         说到最后,鱼柔竟毫无征兆的大笑了起来,“抱歉,我好像说的有些多了。”

         “不多。”冷奕注视前方的黑眸微闪,这些年她竟一直过得如此辛苦,可是,在今天以前,他却从未了解过。

         “冷奕,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鱼柔伸手揉了揉她有些湿润的眼角。

         “不傻,配我刚刚好。”

         柔儿,从今以后你要的,我帮你获取;你恨的,我帮你掠杀;只要你开心,我怎样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