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炫富,砸场子
        “林家主,晚辈郝多金在这里恭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全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的郝多金一脸灿烂笑容的看向坐在寿宴主座上的林国栋道,“晚辈,今天还特地为您准备了一点小礼物,还希望林家主可以笑纳。”

         在寿宴众人的注视下,典型土豪装扮的郝多金一脸高傲的拍了拍手,与此同时,好几个黑衣保镖顿时拧着好几个硕大的黑色皮箱从林家老宅的大门外一拥而进。

         “把皮箱都给我打开。”

         只见,五个皮箱内皆是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黄金饰品,让在场所有人顿时闪花了眼。

         “林家主,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明显来寿宴上炫富的郝多金一脸得意笑道,“我郝多金除了黄金,别的什么都没有。所以,还希望林家主不要嫌弃晚辈我的礼物太过单调才好。”

         “呵呵,郝先生,你的一番好意,我真的心领了。只是,这些东西我真的不能收。因为老头子我的年纪实在有些大了,这种穷奢极华的金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压力,人到晚年,别的什么都不求,只希望你们这些个小辈健康幸福就好。”林国栋一脸淡笑的看向郝多金婉拒道。

         与此同时,林国栋的一番心思也是千回百转。

         因为,他明明记得,他前天所拟写的宴请宾客的名单中是没有郝多金这个人的。然而,他现在却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由此可见,肯定是有人动了他的名单了,这个人不可能是别人,只可能是她。

         不动声色往谢玉芬那边看了一眼,林国栋浑浊的双眼慢慢变得幽深,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秦林,你现在立刻带人在老宅内部仔仔细细的查探一番,如果发现什么不对经的地方,记得千万要在第一时间过来通知我。”林国栋偏过头小声的对站在他身旁的管家秦林嘱咐道。真希望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好的,老爷。”虽然秦林的心里并不知道林国栋为什么要让他带人搜查老宅,但是作为林家管家的他对于主人的吩咐从来都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服从,无条件的服从。

         “林家主,这些真的都是我的一番心意,如果您是嫌弃这些个箱子太占地方的话,我大可以命人拆掉这些多余的累赘,将这些金饰品分散的摆在您的寿堂里。想必这样一来,你的寿堂肯定会更加的喜庆,辉煌的。”郝多金腆着笑脸对林国栋讨好道。他就不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人不喜欢钱和金子。

         见郝多金已经开始指挥他的保镖行动起来了,坐在主座上的林国栋脸顿时一黑,他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外来客罢了,竟然也敢在他的寿宴上哗众取宠。

         “够了。”一脸阴沉的林国栋看向郝多金对他怒斥道,“郝多金先生,虽然我不清楚你这今天来我林家老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有一点,我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那就是,你绝不会单纯来向我祝寿的。原本秉着来者都是客的原则,我已经尽量不跟你计较了。可是,你这一而再的闹事,真的让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来人,现在将郝多金郝先生给我请出去。”林国栋对着不远处的安保人员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立刻行动起来。老虎不发威,他当他是病猫吗?他们林家好歹是九大豪门之一,岂容他一个宵小之辈在这里胡作非为。

         “喂,放开我,快放开我。”被两个安保人员钳制住的郝多金不停的挣扎道,“我可是锦江集团的CEO,你们谁敢动我?”

         “郝先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要知道我林某人只是派人将你请出我们林家老宅罢了,又何来动你一说?再者说,今天可是我林某人的七十大寿,见血见红都是不太好的事情,所以,就算我的心里再怎么对你不满,我也不会对你动手的。对于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林国栋一脸淡漠的瞥了一眼气急败坏的郝多金,“你们还冷着干嘛,还不友好的将郝先生给我请出去。”

         “是,家主。”一众安保人员对着林国栋一脸恭敬的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被他们围住的郝多金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郝先生,您还是自己走吧。”

         “你,你们——”郝多金此刻真想咬碎他的一口黄牙,这闹得都是些什么事情嘛?那个女人不是告诉他,说林国栋最喜欢的就是黄金的吗?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刻,正和苗萌萌坐在寿宴大厅一个偏僻角落的鱼柔对着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半块银色面具的喝着牛奶的凝儿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可以开始行动了。

         “林家主,你好,我是天医门右掌使言凝。因为我们门主染夭最近身体不适,因而无法出席你的寿宴。不过,我们门主有特别交代让我为您的七十大寿献上一份寿礼。”气质冷漠的凝儿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林国栋面无表情的继续道,“这里面是三颗万寿丹,还希望林家主笑纳。”

         万寿丹?是那种传说中吃上一颗就可以延续三年寿命的万寿丹吗?林国栋震惊的立刻瞪大了他的双眼。据说这种由天医门独家秘制的万寿丹除了有延年益寿的作用,而且还有活死人化白骨解百毒的作用。换句话来说,现在言凝递向他的这个小玉瓶中装着的三颗万寿丹,就相当于给了他三次新生的机会。

         “林家主,你迟迟不接,是嫌弃我们天医门送的寿礼太过廉价了吗?”言凝语气微冷的蹙眉道。

         “不,怎么会。”只见林国栋快速接过了言凝手中的小玉瓶,然后如获珍宝般的将它收进怀里,“言右使,这寿礼我很满意,还请你今日回去以后替我好好谢谢你们门主。”

         要知道这种万寿丹可是千金难求的,他又怎么会嫌弃呢?林国栋在心里默默道,看来他这次邀请天医门的人来参加寿宴算是做对了。

         原本派人给天医门的人送请柬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可是不曾想鲜少参加私人宴会的天医门竟会真的派人过来,并且还送上了一份大礼,难道是他林国栋最近要开始转大运了吗?

         这样想着,只见林国栋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

         但是,没等林国栋高兴多久,就听见面无表情的凝儿继续道:“既然林家主满意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言右使,请等一等。这寿宴都还没有开席呢,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林国栋脸上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言凝今日来他们林家老宅单单只是为了送礼一事。要知道他原本还打算等待会寿宴结束后,在私底下和她再攀攀交情,争取到她们天医门这份助力呢。

         “林家主,不瞒你说,因为我们天医门最近才将事业发展的重心转移到国内,还有许多琐事要忙,所以抱歉了,恕我不能久留,告辞了。”

         说完,不等林国栋再说些什么,只见凝儿转身就洒脱的快速离去了。

         但是,就在凝儿和郝多金擦肩而过的时候,只见她藏在衣袖之中的右手轻轻一挥,少许白色的药粉顿时被郝多金吸入鼻中。

         “好一个冷美人啊。”看着凝儿翩然离去的纤细背影,郝多金的眼中皆是那有色淫邪的光。

         “好了,我现在正式宣布开席,大家都赶紧入座就餐吧。等了这么久,想必大家都饿了吧。”自从得了凝儿献上的万寿丹后,林国栋的一张老脸上始终都是那难以掩饰的兴奋激动之色。

         “十秒倒计时开始。”一脸淡淡的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的鱼柔轻声低喃道。

         “十,九,八……三,二,一。”

         “等一下,你们放开我,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林家主讲。”已经一脚迈出林家老宅大门的郝多金突然发狂似的转身冲进了寿宴大厅,双眼猩红的看向林国栋道,“林家主,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

         “郝先生,你到底还想说什么?”林国栋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了,这个人今天是存心过来找茬的吗?

         “对于鱼柔故意杀害我父亲一事,我希望您能公平公正的为我做一次主。”郝多金一脸狰狞的用手指着鱼柔道,“鱼柔这个贱女人,为了报复我,在天沐医院假公济私故意杀害了我父亲,您身为林家最最尊贵的家主难道就看着她这样胡作非为而无动于衷吗?”

         只见郝多金的一番话,让林国栋的脸立刻黑了。他早该知道事情不会有那么简单的,原来她费尽心思让他出现在他的寿宴上不断折腾的目的尽是如此吗?

         她以为,就凭一桩无中生有的故意杀人案,他就会调转枪头指向鱼柔吗?她以为,只要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之后,他就会放弃将鱼柔重新招进林家的心思吗?他真的以为,他林国栋是一个任由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傻子吗?

         谢玉芬,你好,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