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一环接一环(五)
    “林家主,寿宴进行到这里,我真想感叹一句,你们林家的关系还真是各种乱呢。好好的一个寿宴现在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境地,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真心觉得你们林家的家教好像有那么一点问题了。”向来不插手其他豪门事务的郁文惠竟然在这个时候破天荒的开口了。

     不就是一个稍微有点本事的豪门养女吗?至于他林国栋如此费尽心思的强行挽留吗?他们林家难道就已经落魄到如此的境地吗?

     “郁家侄女,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人家林家自己的事情,用得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吗?”披着一身貂皮大衣,坐在轮椅上的江流一脸不赞同的看向郁文惠道。要知道鱼柔能够回林家也是他乐见其成的事情,这种关键时刻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才好。

     “江伯伯,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您这么紧*家的事情又到底是为了什么?”郁文惠仿佛天生就有一种寻他人短处的本事,顿时将江流堵得哑口无言。

     但是,江流是谁,久经豪门争斗的老油条一根,如果郁文惠这番充满敌意的话语就能让他不战而退的话,那也太过辱没他江家家主的名号了。

     “呵呵,郁家侄女,许久不见,真想不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呢。我紧*家的事情,当然是因为我觉得有插手的必要,难道你忘了林家主方才就有说过,我们江林两家马上就要结为亲家的话吗?”江流一脸波澜不惊的看向郁文惠笑道。

     “江伯伯如果你不说,我还真是忘了。可就是不知道江何侄子是打算迎娶林家的哪一位小姐?”郁文惠一脸言笑晏晏的继续道。但是,在场凡是有点心的人都能听出她语气之中的各种不怀好意。

     “不得不说,郁家侄女你这个问题提的还真是好。原本这个问题应该由我儿子亲自来告诉大家的,但是,既然郁家侄女现在已经问及这一点了,那就让老头子来公布吧。”江流伸手拢了拢他身上的貂皮大衣,然后一脸淡淡的对着站在他身旁的夏芬芳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将他推到那个人的面前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屏息以待江流最终会选择停在林家哪位女儿面前时,他的那一声“小柔,你先等等。”让在场众人顿时惊掉了下巴了,原来他认定的儿媳妇竟是这个毫不起眼的林家养女吗?

     “江家主,不知道您突然叫住我是有什么事情吗?”鱼柔转身离去的脚步顿时一顿,一脸漠然的回过看向江流道。

     “小柔,你愿意做我江家的儿媳妇吗?”仿佛没有听出鱼柔话中的疏离之意,脸上满是灿烂笑容的江流两眼定定的看向鱼柔道。

     “江家主,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要知道我鱼柔只是一个已被驱逐出林家的来路不明的贫民老百姓罢了,我想你的儿子应该瞧不上我这种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的女人吧。”鱼柔一脸自嘲笑道。

     他江流之所以同意江何迎娶她,不就是想要招揽一个随时随地可以为他续命的家庭医生吗?可是,这种对她而言没有一丝好处的事情,她鱼柔凭什么要答应他。

     “小柔,我知道,你前段时间和江何因为一点小事闹别扭了。但是,这根本就不能影响你和他之间十年青梅竹马的感情不是吗?所以,你这孩子还是别再闹情绪了。要知道江何今天可是特意为你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求婚仪式呢。”

     虽然对于鱼柔会开口拒绝他,江流的心里早有准备了,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憋屈的不行。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病,她以为他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挽留她吗?

     “盛大的求婚仪式?江家主,您还是别开玩笑了。要知道我现在连江何的人影都没有看见,你叫我如何相信你的话?”鱼柔很是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他当她就这么好骗吗?

     只见鱼柔的话让江流的脸色顿时一变,是了,江何那个混小子现在跑去哪了?

     与此同时,寿宴场上还有好些人的心思都是千回百转。

     “浅若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站在江家家主对面那个叫鱼柔的女人好像是冷奕哥哥新娶的妻子吧?”穿着一身鹅黄色风衣的苏织染一脸不解的偏头看向坐在她身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苏浅若道。

     “嗯。我知道。”苏浅若的凤眸微眯,翘起的二郎腿慢慢放下。不得不说,那个叫鱼柔的女人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呢。冷奕,云历城还有江何都想要求娶她,她的身上到底是有什么魔力?竟让如此优秀的三个男人同时为她倾倒?

     “你知道?浅若姐,这样说来,这个叫鱼柔的女人还真是不简单,竟然同时和两个男人不清不楚的在一起。”苏织染一脸鄙视的往鱼柔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种女人怎么配成为冷奕哥哥的妻子?

     “呵呵,两个男人?”苏浅若好看的红唇微微勾起,“小染,看来你知道的还是太少啊。难道你忘了前段时间,云家家主云历城也曾向她求过亲吗?”

     “是了。浅若姐,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想起来了。云历城也向她开过口,可是,这个叫鱼柔的女人不是已经和冷奕哥哥结婚了吗?她怎么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出轨呢?难道冷家人都不管的吗?”苏织染一脸恨恨的咬牙道。她好歹也是苏家正牌女儿,却从不曾让冷家人多看一眼,可是,那个叫鱼柔的冒牌货怎么可以得到冷家人如此的青睐?

     “小染,你真的以为冷家人不会管吗?”只见苏浅若嘴角的笑容愈发的大了,“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受冷家人重视的话,那她冷家儿媳的身份为何现在都没有被曝出来?”

     “浅若姐,你是说——”苏织染突然灵光一闪,好像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没错。”苏浅若用她手中的红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苏织染的红酒杯,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因为她根本不受重视,所以,她这只伪凤凰马上就要跌下枝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