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让他断子绝孙
        “也不是很多。”在鱼小余期盼的眼神中,冷奕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养你足矣。”

         “你刚刚说什么?”鱼小余的趴在地上往门缝里面塞窃听器的动作一顿,一脸不解的抬起头望着冷奕。

         他刚刚怎么听到他说养他足矣?这样说来,他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了?可是,不应该啊。一直以来,他都将他的行踪和来历隐藏的很好,这个男人不可能会知道的。

         “没什么?你还不赶紧弄,待会有人来了,可就麻烦了。”冷奕很是自然的对鱼小余催促道。说完,他还不忘回头向四周望一望,以此来向鱼小余证明他是真的很担心有人会来。

         “哦哦,说的是。”鱼小余神色一紧,连忙低下头又开始了他刚才没有完成的窃听行动。

         “ok,放好了。我们去隔壁房间吧。”鱼小余一脸大功告成的拍了拍的小手,然后扒拉着他的小短腿就向隔壁房间走去了。

         “你怎么确定隔壁房间里面没有人?”冷奕看着熟稔的旋转门把手的鱼小余清冷的眼眸里快速闪过一丝复杂。

         “你是白痴吗?这间房间是我妈咪鱼柔的,现在她肯定在楼下参加宴会,所以肯定不会有人啊。”鱼小余很是鄙视的看了冷奕一眼,也亏这个男人现在还是他妈咪的丈夫,竟然连这也不知道,真是个白痴加蠢蛋。

         “嗯。”注意到鱼小余脸上毫不掩饰的鄙视之色,冷奕的嘴角微微一抽,看来他做的还是不够。不过,他这个便宜儿子还真是傲娇到不行。

         然而,跟着鱼小余一块鱼柔房间之后的冷奕顿时愣住了。这间黑白风格的清冷房间真的是那个女人的房间吗?整个屋子里面竟然没有一处十分女性化的装饰,她的品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独特呢。

         “唉,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清。”鱼小余很是随意的往鱼柔的大床上一躺,然后很是享受的在上面来回翻动了几下身子,将原本叠放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的床单被罩顿时弄得凌乱不堪。

         “你将她的床弄成这样,你妈咪不会生气吗?”冷奕微微蹙眉道。在他的记忆中鱼柔好像是一个十分注意整洁的人。

         “生气又能怎么样?我可是她儿子,这点小事,她一闭眼然后一睁眼就过去了。”鱼小余很是无所谓的看向冷奕撇嘴道。

         满腔怒火的闭上眼,然后无可奈何的睁眼。要知道像这种事情,他的亲亲妈咪早就习以为常了。以至于到了后来,这种凌乱美就成了他来过她这里的代言词了。

         “窃听器那一头好像有动静穿过来了。”鱼小余从鱼柔的大床上一跃而起,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异常严肃了起来。

         隔壁房间

         “阿何,你还很热吗?”林慕涵费力的将一脸红潮的江何扶到床上躺好,然后快速跑进浴室用凉水打湿了毛巾,拧干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搭在江何的额头上。

         “慕涵,我好热,真的好热。”浑身像火一般在燃烧的江何一脸疯狂的将他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用力的扯开。

         “阿何,你再忍忍,医生马上就过来了。”看到如此疯狂的江何,趴在床头的林慕涵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慌张,她是不是做错了?

         但是,下一刻她心里对于鱼柔的愤恨就完胜了她的恐惧,一切都是鱼柔那个女人逼她的。明明是她先跟江何认识的,明明是她先喜欢上江何的,为什么她要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插上一脚?为什么她要夺走原本属于她的一切?江何只能是她,谁也别想抢走他,谁也别想。

         这样想着,原本还有些顾忌的林慕涵顿时完全放开了,慢慢的将她的身子凑近江何,一脸娇媚的在江何的耳边吹气道:“阿何,你是不是很热,我帮你好不好?”

         “慕涵,我为什么会这样的难受?为什么会这么的热?”因为药力的作用,江何全身上下变得愈发的难受,一脸狰狞的咬唇不停在床上挣扎道,“医生呢?医生为什么还没有来?”

         “阿何,我真的好喜欢你的。”看着眼神渐渐变得迷离的江何,林慕涵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兴奋,慢慢的将她身上穿着的连衣裙的拉链拉到最下,然后顺势躺到江何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抱住他。

         “啊,真的好难受。”不停在挣扎着的江何额头上渐渐布满了一层细汗,然而感受到有人从他的身后抱住他,出于条件反射他本想一把将其推开的,可是因为药力的作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积攒着一种蓄势待发的冲动,于是也用双手快速回抱住来人。

         “小,小柔,小柔是你吗?”江何仿佛要将贴在他身后的林慕涵揉入骨髓一般。

         只见,原本因为江何主动抱住她的林慕涵脸上才绽放笑容顿时凝住了。小柔?现在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江何,你的心里想着的竟然还是鱼柔那个贱女人吗?

         “小柔,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不理不睬的,我说过我和慕涵没有什么的,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不信我呢?”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江何用力的揉掐着林慕涵的身体,就像在泄愤一般。

         “难道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吗?”因为江何的动作,林慕涵吃痛的皱了皱眉,但是仍旧没有推开江何,反而如找虐般的贴的愈发的紧了。

         “爱,我爱你的。”江何一把捏住林慕涵的敏感部位,双眼猩红接近疯狂的看向她道,“小柔,我真的好爱你的,你愿意给我吗?”

         注意到江何眼中透过她看鱼柔的那毫不掩饰的*之色,一脸绝望的林慕涵双手紧紧的拽住床单,心中一横,用她的红唇轻啄了一下江何的唇,咬牙道:“我是小柔,阿何,我愿意。”

         “小柔,我爱你。”一脸兴奋的江何低吼一声,就毫无顾忌的在林慕涵的身上开始了他的掠夺之旅。

         ……

         “喂,大叔,你干嘛把窃听器给我关了。”鱼小余双手叉腰一脸气急败坏的瞪向将窃听器握在手中的关掉开关的冷奕道。马上就要到*部分了,怎么就给关了呢?

         “后面的内容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冷奕冷冷的瞥了一眼鱼小余,薄唇轻启,“现在大致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

         “啊啊,后面的内容很重要的好不好?”鱼小余两眼定定的看向冷奕,仿佛要将他的脸上盯出一个洞来。

         “纵使很重要,但也少儿不宜。我既然身为成年人,就有必要对你这祖国的花朵进行保护,不让你被这些腌臜的东西污了眼睛。”冷奕一脸义正言辞的对鱼小余呵斥道,“难道你妈咪她就没有教育过你的三观要正吗?”

         他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的罢了,怎么可以对这种成年人的事情感兴趣?身为小孩子的天真纯洁以及烂漫都跑去哪了?

         不得不说,此刻的冷奕真的很是气愤,鱼柔她怎么可以将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教育成这样呢?

         “三观要正?大叔,你别那么死板嘛。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哪里还讲什么三观。而且,不怕告诉你,现在社会上的那些人,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的,如果你不无耻,那么你就没饭吃,没活干,懂不?”鱼小余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对冷奕教育道。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你妈咪就是这样教你的?”冷奕第一次觉得是不是他太久没有接触社会了,所有都变得有一点不了解行情了。

         “哎呀,大叔,你别什么事情都扯上我妈咪。像这种小事情还用得着她教我吗?要知道我鱼小余智商200,情商150,有什么是我学不会的。”鱼小余很是傲娇冷哼道。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鱼小余原本还无比得意的神情顿时一收,右手托颌,很是严肃的说道:“大叔,隔壁房间现在发生那么劲爆的事情,如果我们不好好的利用一下,是不是有些太浪费老天爷的好意了?”

         “你想做什么?”知道鱼小余肯定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冷奕索性顺水推舟道。

         “呵呵,这么劲爆的事情当然得闹得人尽皆知才好啊。”鱼小余满脸坏笑的踮起脚尖,在冷奕的耳边轻声道,“大叔,待会我们就这样……”

         “你确定?”听完了鱼小余的计划,冷奕真心觉得他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了。话说,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啊。

         “当然。”鱼小余挑了挑他那如蜡笔小新般的粗眉,一脸天真烂漫的望向冷奕道,“我鱼小余出手,肯定是要质量有质量,要头条有头条。如果这一次不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以后再找机会就困难了。而且对付他们那种渣男贱女,就必须一刀见血。”

         “话说,大叔,你刚刚难道没有听出来隔壁的那个江渣男可是将林慕涵那个坏女人当成了我妈咪?纵使你对我妈咪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你们现在好歹也是名义上夫妻,你难道就不生气吗?”

         只见,冷奕的薄唇微微抿紧。

         许久,就在鱼小余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只听见从他嘴里轻飘飘的冒出来一句,“让他断子绝孙。”

         呵呵,比他狠。鱼小余的嘴角微抽,真不愧是他老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