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6章 断臂之痛
        沐城黑市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浑身上下沾满鲜血的程勋拼尽全力从垃圾堆里面爬了出来,青紫的双眼,肿胀的脸颊,还有那掉落在不远处的血淋淋的断臂,让原本还算寂静祥和的小巷顿时增添一丝可怖的氛围。

         显而易见,一场单方面的虐杀前不久才刚刚结束,而程勋身上所有的伤痕都表明他就是那个势单力薄的被虐者。

         可能是失血太多,好不容易依靠土墙站起身的程勋险些再次摔倒在地,用仅剩的一只左手紧紧的贴住墙壁,程勋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阴云密布的天空,只见他那溃烂干裂的嘴角渐渐露出一抹绝望自责的笑容。如果不是他非求着老娘一起出门,可能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就不会发生了。

         还记得一个小时以前,他搀扶着鱼红丽走在这通往神医阁的必经之路上,随着一道刺耳的刹车声突兀的响起,一群手持刀棍的黑衣人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他在黑市生活了几十年,什么情况没有遇到过,所以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立刻背起鱼红丽逃跑,当然,他也那么做了,可是对方那么多人,没等他跑上多远,就被再次包围了。

         “交出你身上的妇人,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为首的黑衣人头头那如寒冰般冷冽的声音让正在心底计划如何逃命的程勋面色就是一紧,这人的气场好强,不仅如此,他身上似乎还有意无意的散发着一种嗜血亡灵的阴冷气息。

         脑袋里面突然灵光一闪,职业杀手?一时间,程勋的神情是愈发的凝重了。

         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的看向那神情淡漠的黑衣人头头,程勋试图采用以退为进的方法扭转局面道:“这位大哥,我们母子俩都是平民小百姓,也自问从不曾得罪过什么大人物,不知道您今天到底是为何要抓我老娘?”

         “交人,否则,你死。”话落,一柄寒光闪闪的银色军刀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架在了程勋了脖子上。

         很显然为首的黑衣人头头根本没有把程勋的问题当成一回事,抑或者说,能进入他眼里和心里的从来都只是他主人发布给他的任务和命令。

         “大,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感受到脖子附近愈发逼近的冰冷,程勋的小腿就是一软,险些将他背上的鱼红丽摔倒在地,不过,即便如此,他仍是拼尽全力的保全了他心底的最后一丝理智。

         因为他永远都记得鱼红丽曾经告诫过他的三句话,不慌不忙,从容冷静,三思后行。

         “交人?”明明是疑问句,可仍是被黑衣人头头用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表达了出来。

         “大哥,我真的觉得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而且,不瞒你说,我老娘的身体并不好,经不起折腾。所以,你如果现在非逼着我交人,我只能跟你说一句话,绝无可能。”

         程勋一脸视死如归的看向黑衣人头头,与此同时,他抱住鱼红丽的双手也愈发的紧了。他的命可以丢,但是,他绝不能看着他老娘被人欺负了,还熟视无睹的站在一旁装傻充愣。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了。

         就在程勋以为黑衣人头头不会再开口说话时,他却突然动了,只见刀光一闪,原本架在程勋脖子上的军刀顿时被他重新收回了腰间的剑鞘之中。

         “你很好。”仍是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但程勋总觉得此刻的黑衣人头头好像有哪里变了。

         “那我的老娘——”

         “她,我必须带走。”黑衣人两眼定定的看向程勋,用的仍是先前那种淡漠到极致的语气。他真的不想杀他,除非他依旧想自寻死路,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不——”可能

         “小勋,你将我放下来。”一直静静的趴在程勋肩头的鱼红丽终是开口说话了。

         “老娘,你——”程勋的心下意识的就是一沉,不仅没有按照鱼红丽要求将她放下,反而双手用力将她抱得更紧了,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带走,而什么都不做的。

         多活了几十年,已经是他赚了,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陪着她一起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所以,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仿佛读懂了程勋的心意,只见鱼红丽双眸之中快速闪过一丝欣慰,他希望她好,她有何尝不希望他也能过得好。

         这辈子她亏欠的人太多了,逃避了这么多年,也时候面对了。

         微微叹了一口气,一脸坚定之色的鱼红丽渐渐松开了环住他脖子的手,“我说了,放我下来。”

         如春风般的轻声细语,没有任何攻击力,可程勋整个人却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因为他知道她老娘这是生气了。

         不情不愿的将鱼红丽放下地,程勋抿唇退后了一步,一脸紧张的看向围绕在他们身旁的数十个黑衣人,似乎只要情况一旦有恶化的迹象,他就会首当其冲的将鱼红丽护在身后。

         “这位小兄弟,你刚刚说的现在还算数吗?”鱼红丽一脸云淡风轻的看向黑衣人头头,就好似此刻被围攻抓捕的目标不是她一般。

         “是。”黑衣人头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现在跟你走,请你放我儿子离开。”话落,鱼红丽迈开脚步就准备朝着黑衣人头头所在的方向走去。

         可是,还没等她走出第二步,一直站在她身后的程勋突然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脸恳求的哽咽道:“老娘,你不能跟他走。”

         “小勋,放手。”鱼红丽的眸光微动,但仍是强装冷漠的试图摆脱掉程勋的钳制。

         可是,此刻的程勋却仿佛陷入了一种魔怔之中,任由鱼红丽如何挣扎,他就是不肯松手。

         “程勋,我说放手,你听见了没有。”见程勋迟迟不松手,鱼红丽终是怒了,她这是为了他好,他难道不知道吗?

         今天这伙人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如果他们俩再这么纠缠下去,恐怕到时候两个人都保不住。

         与其做那无谓的牺牲,他留住他的小命带着她的期盼一起好好的活下去,难道不好吗?

         “老娘,你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吗?你知道你的身体根本经不起折腾吗?你知道你这一去可能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程勋双眼瞪得通红,那蓄满眼中的晶莹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掉出来一般。

         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分别,他不想再一个人独自生活下去。

         那无尽的孤独和寂寥,上半辈子他已经受够了。而下半辈子,他只想陪着她,只是想呆在她身边。即使,最后等待他的结果是一同寂灭,他也无怨无悔。

         只因为人活着很痛苦,没有她的世界更加痛苦。

         “程勋,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人固有一死,你不可能永远陪着我,我也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因果轮回,以前欠下的债那些终究要还的,只不过,这一天终是来的有些太突然了。”

         看着陷入偏执状态的程勋,鱼红丽突然觉得以前的她是不是做错了。

         这些年因为她的病,他一直在到处奔波,奋力打拼,从来都不曾有过他自己的生活,所以,对他而言,她就是他的一切,一旦自己出了什么事,他就条件反射的认为,世界即将崩塌。

         可现实却是,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从来没有人失去了谁不能活,也从来没有人拥有谁就一定能活得好。

         她是他的累赘,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他自己应该也知道,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罢了。

         “老娘,我可以代替你去还债。”程勋两眼定定的看向鱼红丽道。

         “小勋,你不要再胡闹了,还债这种事情是能代替的吗?凡事有因就有果,我的债必须我来还。”

         话落,鱼红丽不再管嘴唇微张还想说些什么的程勋,一脸淡漠的偏过头看向脸上明显有些不耐的黑衣人头头道:“麻烦你将我儿子拉开,我现在就跟你们离开。”

         用眼神给站在一旁的小弟传递了一个命令,黑衣人头头转身就准备向着不远处的黑色奔驰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我特么跟你拼了——”原本被几个小弟拉开推到在地的程勋竟抢了某个小弟的兵器,一脸疯狂的就向着黑衣人头头的背后刺了过去。

         但是,没等他兵刃接触到黑衣人头头的身体,一道更加耀眼明亮的刀光突然闪现,只见程勋的右前臂竟以一种抛物线的形式抛出了老远。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划破长空,惊了鸟儿,乱了众人。

         “这是你逼我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程勋耳畔响起。

         看着哭得泪流满面的鱼红丽被一群黑衣人强行塞车带走,剧痛难忍的程勋终是体力不支的闭眼昏迷了过去。

         ……

         “老娘,是我对不起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