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8章 送温暖
        “你的身上有一股药材的味道。”鱼小余一脸神秘兮兮的凑近薛暮雨道,“而且,你和我的凝儿姐姐很相似。”

         “凝儿姐姐?”薛暮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那天去神医阁找鱼小余时碰见的那个冷面女人,她和她哪里像了?

         “就是她,你和她都喜欢纯色的东西,只不过你喜欢白的,她喜欢黑的。而且,你们也都喜欢在指甲缝里藏毒药,你藏在大拇指里,她藏在小拇指里。”鱼小余歪着脑袋有条有理的看向薛暮雨分析道,“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你们两个的脸上永远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摸样。”

         “呵呵,竟是如此吗?”薛暮雨干笑了两声,说实话,她此刻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因为,鱼小余这小鬼头的脑回路实在是太过特别了,他刚刚所说的这一切虽然听起来荒诞无比,但着实让她无从反驳。

         “不过,我知道外表冷漠的你们都有一颗异常火热的内心。”鱼小余一脸诚恳的看向薛暮雨道,“所以,暮雨姐姐你就加入我们神医阁吧。而且,现在你的养母去世了,你身边也没有人可以做伴了。但是,如果你来我们神医阁就不同了,那里有许多小伙伴可以陪着你哦。”

         “许多小伙伴?”薛暮雨的双眼就是一亮,显然被鱼小余说的有些动心了。

         “嗯嗯,会做饭的季洛大叔,会制毒的凝儿姐姐,会理财的夙夜哥哥,还有会打架的何力叔叔。”说到这里,只见鱼小余停顿了一下,一脸骄傲的继续道,“当然,那里还有本宝宝的全能妈咪,她可以教你很多本事哦。”

         是啊,他妈咪可是天医门门主染夭,她当然可以教给自己很多的东西。只不过,她真的愿意再次接纳她吗?

         薛暮雨不确定,真的不确定。

         因为,曾经在染夭身边呆过一段时间的她实在是太了解她的性子了,嫉恶如仇,直来直去,容不得任何背叛。

         可是,她当年却在她最需要的她的时候,不告而别。

         抬头看了一眼那湛蓝无比的天空,薛暮雨藏在衣袖的双手微微攥紧,不行,现在的她还不能回到她身边。

         她可以在暗处给她帮忙,但绝不能去她身边给她添堵,这不是她的初衷,也不是她想要看见的结果。

         “小余,真的谢谢你的好意了。”薛暮雨有些愧疚的看向鱼小余道,“虽然我也很想答应你,只不过现在真的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看着冥顽不灵的薛暮雨,鱼小余真的有些生气了,他刚刚跟她说了那么多,她难道连一丝丝的感觉都没有吗?

         “时候未到。”薛暮雨微微叹了一口气,有时候,陪在身边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暗处保护也许才是一种最完美的两全。

         知道薛暮雨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他,鱼小余的小嘴微抿,不过,很快他又再次释然了,能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养母把大半辈子都搭进去的顽固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好说话呢?

         “算了,我就是这么随便一说。”鱼小余一脸气鼓鼓的蹲在草坪上随意抓了一把小草,然后放在手心里狠狠的蹂躏,好似只有这样才能排解他心中的怨气一般。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薛暮雨嘴角微抽,这小鬼头怎么会这么可爱捏?

         “好了,别生气。我只是说暂时不过去,又没有说永远不去。”薛暮雨真的拿鱼小余没有办法了,一脸宠溺的用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安慰道,“你放心等我将当下的所有事全部处理好以后,我保证在第一时间去你们神医阁怎么样?”

         “我们拉钩。”鱼小余对着薛暮雨伸出了他那肉肉的小手。

         只见,薛暮雨的额头上顿时落下三条黑线,“呵呵,拉钩这么幼稚的事情,真的要做吗?”

         “你要反悔?”鱼小余眉头紧紧皱起,一脸幽怨的看向薛暮雨道。

         “没,没有。”薛暮雨干笑两声,犹豫了两三秒之后,终是一脸不情不愿的伸出她的左手小拇指同鱼小余右手小拇指交缠在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鱼小余一脸乐呵呵的吟唱道。

         话落,鱼小余主动将他的大拇指同薛暮雨的大拇指盖章,然后一脸心满意足的收回了手。

         “好了,协议达成了。暮雨姐姐,你应该不会想要变小狗吧?”

         “呵呵,怎么会呢?”薛暮雨嘴角微抽,她看起来像是那么不守信用的人吗?

         “那就好。”鱼小余冷哼道,“要知道宝宝我可是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最讨厌别人骗你吗?那个她也是如此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母子同心吗?薛暮雨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鱼小余的小脸就是一变,连忙从草坪上站起身道:“暮雨姐姐,我出来有一会儿了,现在得回去了。”

         “需要我送你吗?”看着起身整理衣服的鱼小余,薛暮雨眼里快速闪过一丝不舍,这就要走了吗?

         “不用了,宝宝的本事还是很大的,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我的。”鱼小余一脸自信的对着薛暮雨拍了拍胸脯,随后又从他的百宝袋里掏出一款红色手表递给薛暮雨道,“这是一个简易通话器,你只要按下拨号键就能随时联系到我的。”

         “好。”看着躺在她手心里的红色手表,薛暮雨说不感动真的是假的,这么多年了,再次给她送温暖的人竟然还天医门的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那暮雨姐姐,我们下次再见了。”

         话落,在薛暮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鱼小余突然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一脸心满意足的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她的视线里。

         站在原地,看着鱼小余渐渐模糊的身影,薛暮雨握着红色手表的右手慢慢收紧,黑眸之中快速闪过一丝坚定。

         小鬼头,真的谢谢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