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5章 疯狂报复(六)
        “我们郁家非常乐意与天阙集团合作。”郁文惠一脸笑意的看向鱼柔道。有便宜不赚,她又不是傻子?

         而且,除开天阙集团本身就具备的实力,鱼柔手上所掌握的另一块资源才是让她最心动的地方,天医门那个所有豪门世家都极力招揽的势力,如果能够跟他们搭上关系,那她所引领的家族又何愁不会繁华千秋万代。

         “女人,你很好。”云历城赞赏的对着鱼柔微微点头,不得不说,她让他看得这份合作企划里面真的是完美的阐述了他们云家现在所遇到的发展瓶颈和解决办法。

         见云家和郁家掌权人都表态了,一直在心里摇摆不定的苗家,苏家和肖家几人也终是一一点头答应了。

         虽然,他们答应和鱼柔合作的代价是同林家翻脸,可是,商场之上本就是尔虞我诈的,再者现在只剩空壳的林家也实在是没有联合的必要了。

         “苏家主,肖家主,你们怎么可以——”林国栋真的没有想过他也会有被人当面逼到绝境的这一天,更重要的是,推他入地狱的那个刽子手竟是他苦心培养了十多年的棋子。

         现在看来,有些玄学的事情还是不得不信的。鱼柔,这个丫头果真像十多年前的那个茅山道士所言的那般,终究还是背叛了他们林家。

         可是,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呢?她难道就不怕他手里掌握的那个秘密了吗?她难道就不再好奇她那扑朔迷离的身世了吗?

         “鱼柔,我林某人自问这么多年来待你不薄,对你比对我亲孙女还要好,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林国栋语气异常激动的看向鱼柔质问道,“而且那件事,你当真是无所谓了吗?”

         “恩将仇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般,鱼柔一脸邪笑的勾起了嘴角,“如果是不遗余力的利用我达成你的一切目的,如果是把我这个由你林国栋专门培养的傀儡身上的最后一丝价值榨干,如果是为了更大的利益而将我无情的抛弃到国外,这些都算你所带给我的恩情,那我还真是应该好好的感激你。”

         “不,不是,这样的。”林国栋真的从来没有想过由他一手培养的鱼柔有一天竟会将他的一举一动看的这么的透彻,可是,就算他当初收留她的心思的不纯,但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她真的可以做到不管不顾吗?

         “鱼柔,你可忘了,当初要不是我在孤儿院门口收留了你,可能现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你这个人了。”

         是的,他收留了她,他养大了她,她不能恩将仇报,绝不能。

         “呵呵,是啊。如果没有你,可能真的没有现在的我。”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停留在鱼柔嘴角的那抹自嘲弧度愈发的大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流落到孤儿院,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如果不是你,我理所应当成为那上流社会里最最尊贵和体面的豪门小姐。”

         要知道她本是九大豪门里面排名第三的温家大小姐的独生女,要知道虽然她的亲生母亲因为脑子短路亲手抛弃了她,可是,她鱼柔本来还有父亲的,她的父亲郁帆,虽然她昨天才知道了他的存在,可是他却真心的爱着她,否则也不会再得知她死亡的那一刻,就由于伤心过度而使得心脏病复发,最后落得了一个英年早逝的下场。

         “林家主,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场车祸,是你策划的吧。打着的就是分裂温郁两家的主意。”鱼柔此刻看着林国栋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要知道以前伤过她的人最后都消失了,当然,今天的他也一定不会例外。林家覆灭已成定局,而她要的一直都是他们这些人的命。

         说她心狠手辣也好,说她冷血嗜杀也罢,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从来只有那些值得她在乎的人。

         “二十几年前的车祸?”不知为何,郁文惠的心下意识的就是一沉。

         “不,鱼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能真的是心虚了,一向遇事淡定自若的林国栋竟率先对着鱼柔辩驳了起来,“今天明明是对不起我们林家,现在竟还想故意挑拨我们林家与其他世家之间的关系,我告诉你,现在在场的这几位都不是傻瓜,你的离间计是不会得逞的。”

         “呵,离间计吗?”鱼柔不屑一笑,“对你,我至于吗?我说过要速战速决的。”

         “打断一下,鱼柔丫头,你能把话说明白一点吗?我怎么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郁文惠一脸急切看向鱼柔道,“你刚刚说的那场二十几年前的车祸,是,是我弟弟——”

         “是。”鱼柔一脸复杂的看着郁文惠的点了点头,“就是二十几年前那场造成出生才满三个月的郁萱离奇死亡的车祸,也是造成您的弟弟郁帆在医院心脏猝死的起因。”

         “可,可是,警察当年明明判断那是一场意外,是因为司机疲劳驾驶,所,所以撞到树上——”说到最后,两眼憋得通红的郁文惠竟哽咽的再也无法清楚的说出一个字,她就说当年那场的车祸不是意外,她就说杀死她侄女害死她弟弟的人肯定是另有其人,可是,老爷子他们就是不信,就是不相信她。

         注意到从郁文惠眼角滑落在地的那一滴晶莹,鱼柔清冷的水眸微闪,果然如她猜想的那般,郁家人都是有情有义的,看来身体里淌着一半郁家人的血的她无形中也是幸运的。只是,可怜了她那位从来一次面就英年早逝的父亲。

         “林国栋,是你,是你派人杀死了我侄女,害死了我弟弟,还让我爸爸人到晚年都日日不得安生。”饱受刺激的郁文惠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竟像泼妇一般张牙舞爪的对着林国栋冲了过去,“我要杀了你,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郁家侄女,你疯了。”被保安护在身后满脸慌张的林国栋注意到郁文惠眼中毫不掩饰的那一抹杀意真的是害怕了,但多年的掌家史告诉他不能乱,绝对不能乱,当年的事他做的没有任何一丝破绽,就算二十年后的他们想要再翻案,也绝不可能查出任何一丝的蛛丝马迹。

         “鱼柔那丫头现在摆明了跟我们林家站在敌对面,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你也敢相信,她这是挑拨离间,你可千万不要被她牵起鼻子走。”林国栋声嘶力竭的朝着郁文惠大吼道。谁能告诉他,好好的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林国栋的话让郁文惠撒泼的动作就是一顿,偏头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站在距离她一米开外的鱼柔,薄唇轻抿,微微叹了一口气,半响终是一脸意味深长道:“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除了早已知情的鱼柔和林国栋两人,大厅里的其他人都被郁文惠的这个问题给搞懵了,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我——”看着郁文惠那张和她的真面目有三分相像的秀丽面容,鱼柔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因为,她毕竟是那个从出生就‘害死’了亲身父亲的‘祸害’,虽然,她心里知道他们的可能并不会怪她。

         “她是鱼柔,我林国栋从孤儿院们捡来的孤女,不然还能是谁?”见事情好像真的要败露了,林国栋抢先开口道,“我们林家养了她这么多年,到头来,竟是喂大了一个白眼狼。”

         “呵呵,是呢,我就是一个白眼狼,我就是你随手捡来的孤女。”看着林国栋那副垂死挣扎的面孔,鱼柔藏在衣袖的双手微微攥紧,水眸里快速划过一道寒光,“不过,就算从前的我再怎么不堪,你今日还是败给了我,并且输的一败涂地,一无所有。”

         “好,好,真是好。”一连叫了三声好的林国栋强忍住已经飙到喉咙里的那一口血气,一脸狠厉的对着围在他身旁的保全下命令道,“我现在不想再看见这个白眼狼,你们立刻马上将人给我打出去。”

         哼,就算他现在说不赢她,可是这里是他林家人的地盘,想要制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老爷。”话落,身穿黑色制服的数十个保全抄起家伙就准备将鱼柔强制赶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见一阵整齐如一的踢踏声,两列手持军用95式狙击步枪,身穿绿衣,头戴军帽的特种兵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闯了进来。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让大厅里的众人就是一愣,冷奕,这个军政届的冷面煞神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不,不对。他们这些人竟然都忘了鱼柔是他妻子的事实了,虽然现在她的身份一直都没有得到冷家众人的承认,可是,只要冷奕喜欢她,鱼柔就会永远比别人多上一份坚强的后盾。

         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想要找鱼柔麻烦的林家保安瞬间就被持枪的特种兵给制服了。

         “没事吧?”冷奕一脸担心的看向鱼柔道。短短几天不见,这个女人好像又瘦了一些。

         “你怎么来了?”对于冷奕的出现,鱼柔是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了。她本想悄悄办完这些糟心事就离开的,可是,现在看到男人这张憔悴焦急的面庞,她突然有一点不舍了。

         “担心你。”冷奕一脸温柔的伸手揉了揉鱼柔头发,“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过的好吗?”

         “好——”鱼柔有些心虚的故意拖长了音调,她能对他说她很累吗?她能对他说她过得很辛苦吗?

         不,不能。

         因为,她马上就要离开了,等解决完这所有的一切,她就要离开了。

         这样想着,鱼柔故意偏开了头,不再看冷奕。

         “凝儿,将我们手上掌握的证据交给郁家大小姐,然后打电话通知郑律师,剩下的事,不用我交代,你都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是的,老大。”言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了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正眼巴巴的望着她的郁文惠,“这里面是林国栋当年作案的所有的证据,希望对你有用。”

         “谢谢。”郁文惠双手颤抖的接过牛皮纸袋,然后如获至宝的将其抱在了怀里,盼了这么多年,一切终于要有一个真正的结束了。

         “嗡嗡——嗡嗡——”

         “怎么了?”鱼柔走到一旁接通电话。

         “老大,季洛出事了。”电话另一头立刻传来了夙夜急切担心的声音。

         听完夙夜叙述的前因后果,率先挂断电话的鱼柔,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的冷奕,然后敛下眼眸,一脸淡淡的看向云历城等人道:“先前同各位定下的合作,不日,鱼柔就会派人跟诸位洽谈的。今天的事让各位见笑了,鱼柔现在有点其他事情赶去处理,就先行离开了。”

         最后,给言凝使了一个犀利的眼神,鱼柔转身就准备离开。

         “鱼柔,小贱人,你给我去死吧——”一脸阴毒扭曲的林慕涵突然从林家老宅外面冲了进来,并将她手里拿着的不知道是装着什么东西的小瓶,狠狠的对着鱼柔的脸砸了过来。

         “砰——”装着超高浓度的浓硫酸的翠绿小瓶被鱼柔一手扫在了棕色木质地板上,溅了一地的透明液体瞬间将地板腐蚀成了黑色。

         但是,因为林慕涵的出现实在是太过出人意外了,所以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鱼柔脸上还是被飞出的液体溅到了。

         然而,同时注意到这一点的冷奕和云历城两张俊脸顿时全部黑了。

         “柔儿,你没事吧?”

         “女人,你怎么样?”

         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关切话语让接近暴走边缘的鱼柔心中就是一暖,“我没事。”

         慢慢抬起手将她那张被浓硫酸腐蚀的不成样子的人皮面具从脸上揭下,霎时间,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容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你是?”郁文惠简直不敢相信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姑妈,你好。”鱼柔水眸微闪,嘴角渐渐勾勒出一抹异常耀眼的笑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