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5章 没有看黄历
        一阵微凉的轻风掠过,榕树上微黄的枝叶翩翩起舞。

         鱼柔看着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经过岁月打磨以后成熟了不少的女孩儿,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的欣慰。

         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那么的小,那么的稚嫩,一个人躲在树底下玩泥巴,那张永远擦不干净的小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就好像身边的一切永远都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那时的她知道这个乐天的女孩儿其实跟她的遭遇差不多,不被众人喜欢,不被亲人疼爱,所以,美好俩字对她们来说根本就是奢求。

         “你还好吗?”鱼柔对着女孩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能再次碰见故人的感觉真好。

         “我,我,我很好。”薛暮雨的鼻子微酸,她从来没有想过时隔多年,她见到她以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关心她过得好不好。

         “你——”薛暮雨的心里真的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鱼柔说了,可是,此刻的她不知为何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仿佛知道薛暮雨的心里在担心什么,鱼柔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柔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做起事来竟还是这样的瞻前顾后。

         “我不怪你。”看着脸色愈发尴尬的薛暮雨,鱼柔终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当年发生的事情,是她们谁也不愿意的,虽然那时的她没有选择她,可是,若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让她草率的否定一个陪着她一起成才了十年的儿时伙伴,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不怪我吗?只见,薛暮雨的瞳孔瞬间放大,不过,她那双黑眸里的震惊很快就全部被欣喜和感动所覆盖。

         她曾经在她最需要的她陪伴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抛下了她,可是即便如此,她却不怪她,她不怪她。

         一滴温热的晶莹从薛暮雨的眼角悄然滑落,这就是她,这就是那个照顾了她整个童年的知心小姐姐,就算她再怎么对不起她,就算她曾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她还是对她一如既往的好,一如既往的关心她。

         “你还好吗?”哭得泪流满面的薛暮雨在心里快速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鱼柔哽咽道。

         “我很好。”沉默了片刻的鱼柔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手帕递给了薛暮雨,然后故作严肃道,“还是那么喜欢哭鼻子,赶紧给我擦干净了,丢不丢人啊。”

         薛暮雨微怔,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一脸欣喜的接过鱼柔递过来的白色手帕,连忙保证道:“嗯,我马上擦。”

         看着动作明显有些慌乱的薛暮雨,鱼柔冰冷的嘴角微微上扬,小丫头还是这么毛躁。

         “好了,擦干净就回去吧,你家里人应该等急了。”虽然鱼柔的心里对薛暮雨和林慕涵之间的关系存有很多的疑问,但是她却知道现在并不是谈说个的最佳时机。

         有些东西,她想保留;有些美好,她还不想立刻去破坏。

         只见,薛暮雨拭泪的动作就是一顿,“我没有家人了。”

         她曾经最珍视的东西没有了,她曾经不顾一切去保护的东西没有了,薛暮雨刚止住的泪水瞬间再次崩堤,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她从没有想过,有些不属于你的人和东西,任凭你再怎么付出和努力,到头来还是会一无所获,呵呵,这难道就是命吗?她薛暮雨就是一个劳碌不幸的命。

         看着再次哭得泪流满脸的薛暮雨,一直站在一旁的鱼柔心里不禁开始有些烦躁了,每个人都受过苦,每个人都受过累,对此她表示很理解,但却很讨厌旁人企图用哭去解决问题。

         也许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鱼柔感觉她的心好像又变得硬了不少,这要是换做以前的她肯定会立刻走上前对薛暮雨好好安慰一番,可是,现在的她不想,甚至连张嘴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抬头看了一眼璀璨渺小的星辰,鱼柔藏在衣袖的双手紧了又松,瘦削憔悴的小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有些人错过了这就错过了,现在的她们早已回不到过去,所以,她目前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展示她的最后一丝良善和温柔,其他什么,真的无能无力。

         “回去吧。”

         明明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声音,可却让薛暮雨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惨白,果然,她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嗯。”带着浓浓鼻音的薛暮雨轻嗯了一声,算是应了鱼柔的话。

         微风习习,夜深渐凉。

         最后看了一眼鱼柔身上那件随风起舞的黑袍,薛暮雨强忍住心里的不适,用尽全部气力将胸膛高高挺起,然后转身大步朝着与鱼柔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因为,她记得,有一个人曾经告诉过她,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丢了自己的尊严,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自己的骄傲。

         只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在未来的某一天,她竟会将她这份伪装的骄傲展现在她的面前。

         “难过吗?”一道充满磁性的嗓音突然传进了鱼柔的耳畔。

         正沉浸在回忆中的鱼柔身体就是一颤,快速回头,只见穿着一套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的云历城,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也许是她眼花了,竟从云历城那双阴鸷冰冷的鹰眸里看到了一丝疼惜。

         可是,云历城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她还不清楚吗?杀伐果决,冷血无情,叱咤沐城黑道三十年的暗黑世界一把手,他会疼惜她?开什么国际玩笑。没有趁机落井下石,在她伤口上撒盐,就是他对她最大的帮助和恩赐了。

         “云家主,你很闲吗?”鱼柔的水眸微眯,一脸警惕的看向云历城,“都这么晚了,不回家睡觉,还在大街上压马路,不得不说,您真是好兴致。”

         只见,云历城的嘴角就是一抽,他这是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了吗?

         “呵,女人,就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啊。”

         “哼,要你管。”对于云历城的熟稔,鱼柔无语的望向天空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迈开步子就朝她来时的方向走去了。

         “喂,我好心来看你,你就这么对我?”眉头紧紧皱起的云历城大步上前,伸出双手一把拦在了鱼柔的面前,这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的不识好歹?

         “好心来看我?”鱼柔巧笑颜夕的用手指了指她自己,那不屑的模样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一般,“云家主,我们的交易早就完成了,你不必再对我纠缠不休。”

         听到鱼柔谈及交易,云历城的剑眉皱的是愈发的紧了,他们之间除了交易,难道就没有其他什么的吗?

         “女人,你就这么急着摆脱我吗?”

         “呵,云家主,话说我们之间好像也不是那么的熟吧,既然如此,本就没有关系的我们何来摆脱一词?”说实话,如果可以,鱼柔现在真的很想用一根淬满麻药的银针扎晕云历城,一个大男人这么的罗里吧嗦,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熟?”云历城原本还带有一丝戏谑的声音骤的冷了下来,伸出手毫不怜惜的一把捏住鱼柔好看的下巴,“女人,我以为我们远比看上去要熟呢?我告诉你,我云历城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当然,你,同样也不会例外。”

         嗜杀冰冷的声音,让鱼柔的心微微一颤,她终究还是高估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一个常年游荡在腥风血雨中地狱修罗,岂是她这个在杀人方面才初出茅庐的菜鸟能够相比的。

         不过,很快鱼柔就再次调整好了她的心理状态,毕竟她作为天医门一门之主,还是经受一些大风大浪的。

         “放手,我只说一遍。”鱼柔的水眸毫不畏惧的直视云历城的双眼,与此同时,银光一闪,数十个银针凭空出现在了鱼柔的右手之中,并抵在了云历城的脖颈之下,那冷傲凛然的神情无一不在述说只要云历城敢再有其他异动,她就会毫不客气的出手。

         “呵,女人,厉害啊。”云历城毫不吝惜对鱼柔夸赞了一句,就在他刚刚准备放下手来的时候,偏头一不小心注意到藏在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的一抹黑影,一丝异样从他的鹰眸之中快速掠过,低下头侧身一把搂住了鱼柔的腰身,那亲昵紧贴的模样就好像两个热恋中的情人在亲吻一般。

         “喂,云历城,你在干什么?”一脸扭曲的鱼柔条件反射的在云历城怀里挣扎道。这男人是打定主意她不会对他出手了吗?

         软香在怀的感觉真的很奇妙,看着那抹扎眼的黑影渐渐消失,痛并快乐着的云历城终是一脸邪狞的放开了抱住鱼柔的双手。

         “抱歉了。”

         “你特么有病啊。”看着一脸笑意的云历城,鱼柔此刻是真的生气了,这无耻的男人简直了,一脸恨恨的咬牙踩了云历城一脚,然后迈开步子抱腿就飞快的跑走了,那仓皇而逃的模样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特么的,她今天出门是没有看黄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