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7章 是否婚配
        对不起?为什么又是对不起?他要的从来都不是一句对不起。

         看着眼中有过挣扎,有过歉疚,有过懊恼,却唯独没有爱意的鱼柔,瞪红了双眼的季洛感觉他体内的每一滴血液都在逐渐凝固,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人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明明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痴心妄想,可却还是像一个傻瓜一样的选择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你真的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我在一起吗?”季洛嘶哑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颤抖。

         不得不说,季洛的心里此刻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因为他真的不甘心,他不愿让他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他照顾了她这么多年,他帮助了她这么多年,养条狗都会有感情了,他不相信她的心会这么的硬。

         “季洛,我一直当你是我哥哥,还有夙夜和凝儿,你们都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最亲的人。”

         鱼柔真的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的感情有很多种,他为什么非要执着于那一种伤人伤己的爱情?

         她把他们当作亲人,他们是她这辈子最宝贵的一份财富。

         爱情,这种东西太过伤人了,一生遇见一人,一生认定一人,这样就好。

         她真的不希望他们之间的感情掺有任何一丝的杂质。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薄情也罢,情之一字,唯心也。

         其他的,她赌不起,也不敢赌。

         “哥哥?”看着鱼柔绝美懊恼的面容,季洛的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苦笑,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可为什么他却感觉心痛的快要窒息了?

         “可是,我不想只是当你的哥哥。鱼柔,你到底知不知道,从五年前你救了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五年的无条件守护和陪伴,都是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你,所以一直没离开;因为爱你,所以一直任劳任怨;因为爱你,所以一直五年如日的陪着你护着你罩着你。

         只是,这些你都不知道,你一直都不知道。

         季洛嘴角的自嘲弧度愈发的大了,他对她这么多年的暗恋到底算什么?

         我爱你吗?季洛声嘶力竭的喊声让鱼柔的心顿时一沉,攥紧衣裙的手慢慢用力,如果不是她的心里还存有最后一丝理智,她现在肯定拔腿就跑了。

         他与她之间的最后一丝屏障就这样被捅破了,想要再继续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已经不可能了。

         季洛,他是真的想要一个答案呢。

         看来,他与她之间是真的必须有一个结果了,即使,最后坦白的后果是友谊的破灭,心伤的离去。

         “季洛,我真的很感谢你在这五年里对我的帮助和照顾。虽然,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你所说的一见钟情,可是,有一点我能确定,那就是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不仅是因为小余的存在,也是因为我对你只有亲人的感情。”

         见季洛不说话了,鱼柔轻抿双唇,犹豫了两三秒的时间又继续道:“虽然,我没有谈过一场正式的恋爱。但是,我却知道,郎有情妾有意,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暗恋,叫单相思。为此,我对我以前含糊不清的表述给你带来的错误信号而道歉,让你在一场误会中煎熬了这么久,是我的错。”

         “所以,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等今天我将林家的事情处理完以后,你要怎样惩罚我都可以,你开出怎样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就算,就算你想要我手上的一切势力,金钱,地位,我都可以无条件给你。只因为,你是我鱼柔最在乎的人,无关爱情,无关能力,就为你是季洛,我最最看好的季大管家。”

         话落,不等一脸震惊嘴唇微张的季洛再开口说些什么,一脸坚决的鱼柔提起她身下的大红色裙摆转身就走出房门。

         一切都应该有一个结束了,别人欠她的要还,她欠别人也要还。

         “呵呵,给我一切吗?”看着鱼柔消失在房门之后的纤瘦身影,备受打击的季洛整个人瞬间垮了,背靠着墙壁慢慢滑落,一脸面如死灰的蜷缩在墙角,双手环膝,眼神迷离的望着棕色木地板,“可是,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一个你罢了。”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想相守一生的人,可是,人家早已心有所属。

         呵呵,季洛,你一个从平民窟里走出来的混小子,这辈子也就只能落得一个孤苦伶仃的下场了。想要幸福美满,想要爱人相守,想要亲人相伴,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素色的纱帘随风翩翩起舞,原本微开的推拉窗,此刻竟是全开了。

         “你哭了?”就在季洛还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时,一抹身形挺拔的黑影突然毫无征兆的从窗口闪身跳了进来。

         “谁?”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声让季洛猛地回过了神,然而,当他抬起头看清眼前这人俊朗刚毅的面容时,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大冰块?冷炼?我去,这个冷面煞神怎么会突然找到这里来?

         “喂,你知不知道这里是我家?你现在这种不请自来的行为叫做私闯名宅,是犯法的。”虽然弄不清这尊煞神此次前来的具体用意,但是,季洛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的,所以赶紧抢夺主动权先发制人。

         “呵,犯法?你懂得倒挺多。”面瘫脸冷炼轻嗤一声,显然没有将季洛的警告放在眼里。

         “那是当然,小爷我懂得——”季洛笑的一脸得意,可是,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瞬间凝住了,一脸便秘模样的用手指着冷炼呵斥道,“我去,我懂得多跟你丫有一毛钱关系吗,赶紧的,现在,立刻,马上,滚出我家别墅。”

         只见,冷炼的脸色就是一变,但仍是强忍住心中的想要揍人的冲动,对季洛暗讽道:“你确定这里是你家,而不是刚才那个叫鱼柔的女人的栖身之所?”

         见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了,一丝尴尬快速从季洛的俊脸上闪过,不过,只一瞬的时间,他就立刻恢复了正常,“她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她家,你一个外人懂什么?识相的话,还是赶紧离开吧。否则,我就叫保全把你给请出去了。到时候若是弄出点小伤小痛什么的,可就怪不得我了。”

         “外人?”看着俨然一副主人翁姿态的季洛,冷炼漆黑的鹰眸里快速掠过一道暗光,“我是外人,你难道就不是了吗?若是我先前没有听错的话,那个女人可是明明确确的拒绝你了,这个地方不属于你,你不应该再继续呆在这个地方了。”

         “你——”若是再猜不出冷炼这个男人想干嘛,季洛想,他现在恐怕就可以去死了,找茬,明目张胆的找茬啊。

         “喂,我说,你丫是吃饱了撑的慌吗?作为一个铮铮男子汉,这大早上的不去寻花问柳,跑到我这里来干嘛?千万不要告诉我,自从上次见面,你就爱上我了。虽然,我季洛相貌帅气,气质迷人,可我的性取向还是很正常的,你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是不会同意的。”

         “呵,你是有毛病吗?”冷炼突然发现他今天的到来就是特么的一个错误,眼前这人简直就是一个逗比外加蛇精病,真不知道心姨那么聪慧的女人怎么会生出他这样的蠢货?

         “是啊,我就是有病,但你特么有药么。”季洛一脸邪气的痞笑道。哼,跟他玩无耻,也不知道无耻界的鼻祖是谁。

         “砰——”一声闷响突然出现在季洛的头顶。

         “我靠,你特么有病啊,敢打小爷我。”

         是的,没有看错,被季洛气的忍无可忍的冷炼终是一脸冷凝的对他出手了,因为他算是发现了,眼前这人就是一个抖M体质,不教训就不老实,不挨揍就会抽风。

         “闭嘴。”一脸冷漠的冷炼对着咋咋呼呼的季洛扬了扬他手中的拳头,“否则,我不介意再给你多来几下。”

         “靠。”双手抱头,一脸吃痛的季洛瞬间后退的好几步,生怕冷炼真的一言不合就开揍。

         “我说,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看着浑身上下不停散发着冷气的冷炼,季洛感觉他原本就多舛的人生仿佛又经历一次异常惨烈的滑铁卢,他到底是怎么惹上这尊煞神的?

         “干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干,尤其是对你。”冷炼很是鄙视的用他那犀利的鹰眸扫了一眼季洛,这货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的小白脸,其他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配备齐全。

         “靠,靠,靠,小爷我刚刚是被你用下流的言语给猥琐了吗?”季洛感觉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同时受到了一万点冲击,冷炼这面瘫男外表看起来挺正派的啊,怎么说起腥段子,一个接着一个,丝毫都不带犹豫的,这张嘴就黄的本领简直比他还要厉害上几分。

         “你想多了。”冷炼一脸冷漠的甩了季洛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后脑袋里面突然灵光一闪,妈的,跟蛇精病交流太久,他都快变智障了,要知道他今天的主线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呢。

         “跟我走吧。”冷炼大步上前,伸出手就想抓住季洛的衣领,但是,季洛是谁,被鱼柔丢在特工营里面苦训了三个月的人类精英,他会那么容易让冷炼得逞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侧身一闪,季洛完美的躲开了冷炼的魔爪,樱花色的薄唇微微上扬,哼,跟他玩突击,他会轻易中招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有点功底,我竟小瞧了你。”冷炼对于季洛的身手有过一瞬的震惊,不过,仅仅也只是一瞬罢了。下一秒,更加玄妙和密集的招式就被他全力使出来,用来对付菜鸟季洛了。

         左勾拳,右勾拳,披风掌,扫堂腿,过肩摔,饿虎扑食,白鹤亮翅,斗转星移,五花八门的招式,被冷炼耍的眼花缭乱,出神入化。

         只听见砰砰砰的几声闷响,原本还在冷炼手底下一躲再挡的季洛顿时被打趴在地。

         “我靠,能使出这么繁杂变态的招数,你特么还是人吗?”浑身吃痛的季洛捂着胸口,一脸愤愤的对着冷炼怒吼道。

         “我是不是人,你不是看到了吗?”可能是揍人揍爽了,冷炼原本一直紧绷的俊脸在这一刻竟然有了一丝丝软化的迹象,“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吧?”

         “跟你走?”季洛抬起头,一脸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像看傻子一样的看向冷炼道,“你觉得我的眼神有那么不好吗?你觉得我的智商真的不够吗?跟你走,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连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年方几何,是否婚配——”

         然而,注意到冷炼古怪的眼神,季洛的嘴角就是一抽,连忙改口道:“啊呸,我是说,我跟你不熟,很不熟,凭什么要跟你走。万一,你把我怎么了?我特么找谁哭去。”

         “冷炼,冷家老宅,29,没有。”冷炼自顾自道。

         “什么?”季洛剑眉紧紧皱起,什么鬼?这又闹得哪一出?

         “该走了。”

         话落,只见冷炼直接无视了季洛的疑问,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大步上前直接用手刀砍晕了他,然后扛起人就从阳台上径直跳了下去。

         一阵清风拂过,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素色的纱帘舞动的更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