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4章 是你?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

         看着眼前这栋恢宏壮观,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林家老宅,站在金丝铁门外的鱼柔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虽然,住在这里面的人的确很讨厌,很黑暗,很冷血,可是,她终究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好多年,也度过了她人生中本应最美好的青春时光。

         呵呵,这难道就是那所谓的养育之恩吗?被伤了那么多次,仍旧不忍心对他们下手。

         鱼柔,你还真是一个懦夫呢。

         注意好像有人过来了,鱼柔水眸微敛,然后快速闪身,躲到了一旁的大槐树后。

         “你终于来了?”铁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只见穿着一身粉色蕾丝公主系睡袍的林慕涵大步从林家老宅走了出来。

         “呵,不是你发消息让我过来的。”来人一袭宽松黑袍,因为帽檐太大遮住了面容,所以无从辨识其性别。

         可是,尽管如此,行医多年的鱼柔还是从那人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端倪,虽然对方故意压低了音调,但据其声线偏细,音色稍亮的特质,可以推断出此人有90%以上的可能是女性,而且,除此之外,那就是此人与林慕涵的关系并不算好,甚至可以用恶劣两字来形容。

         但是,据她所知,林慕涵为人孤傲清冷,整个上流豪门的千金基本上也都被她得罪了个遍,现在这个时间,到底是谁来找她呢?

         然而,就在鱼柔苦苦思索黑袍人的身份时,只听见对方再次开口说话了,“我记得我好像告诉过你,上次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丝毫没有在意黑袍人语气里的冷意,林慕涵俨然一副王者的姿态,下命令道,“对了,上次的药用完了,你再给我一点。”

         “没有。”黑袍人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你再说一遍。”一脸邪狞的林慕涵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黑袍人的领口,出声威胁道:“我告诉你,把药给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呵呵,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吗?”黑袍人一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就好像现在被威胁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一般,“林慕涵,我今天既然敢一个人过来,那我就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你不妨猜猜我的后招是什么?”

         “你,你干了什么?”林慕涵的瞳孔明显一缩,与此同时,她抓着黑袍人的衣领的手就是一松,但仍是强装镇定的讲狠道,“我告诉你,现在你无权无势,你凭什么跟我斗?识相的话,赶紧把药给我,否则,钱和命,你一样都得不到。”

         然而,对于林慕涵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黑袍人却很是不以为然的笑出了声,然后一字一句道:“钱,一直都没有拥有过,你觉得我差你这么点钱吗?至于命,一直都是偷来的,你觉得我会在乎你的威胁吗?”

         “你——”满脸涨红的林慕涵被黑袍人堵得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今晚见面之前,她是真的没有想过短短几天黑袍人对于她的态度竟会变得愈发的恶劣了,不过,作为一个从小在豪门世家里面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豪门千金,她当然不会就此认输的,她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过,这一次,同样不会例外。

         “照你这么说,你本可以无须在乎我的威胁,也无须过来赴约,不过,既然你现在出现在了这里,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除了钱和命,我手里还有你更在乎的东西。”

         丝毫没有错过黑袍人眼里快速掠过的一丝异样,原本对于成功拿药还只有六分把握的林慕涵顿时变得胸有成竹了起来,哼,一个乡野杂种罢了,跟她玩心眼,根本就是在自找死路。

         “说吧,你要什么?完成交易之后,赶紧滚出我的视线里。”林慕涵毫不客气的对黑袍人讽刺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林慕涵以为交易即将达成的时候,只见原本敛眸沉思的黑袍人突然抬起头,一脸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我能说,你现在所理解的赴约只是我的意外路过吗?”

         “意外路过?”林慕涵的嘴角就是一抽,咬牙切齿道,“薛暮雨,你以为我会信吗?大晚上的不睡觉,只为了一场偶遇,这么荒诞的借口也亏得你想的出来。”

         “呵,不信算了,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睡觉了。”话落,不再管站在她身后的林慕涵是何等的暴怒,黑袍人也就是薛暮雨迈开脚步就准备离开。

         “喂,你站住,薛暮雨,你给我站住——”林慕涵用手提起裙摆就准备朝着薛暮雨追过去,可是,刚刚迈出两步她就放弃了,因为她现在睡裙拖鞋的邋遢形象不允许她跑的太远。

         “薛暮雨,你这个该死的小贱人。”

         看着薛暮雨不曾停歇的脚步以及那愈发模糊的身影,站在林家老宅大门口的林慕涵藏在衣袖里面的手微微攥紧,我会让你为你今晚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黑子哥,能帮我一个忙吗?”

         ……

         与此同时,正走在回黑市小屋的必经之路上的薛暮雨,此刻的心情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说真话也没有人信,那还说个毛线啊。

         黑袍加身的薛暮雨冰冷的嘴角渐渐露出了一抹异样耀眼的笑容,能成功气到林慕涵,也算她今晚做的第一件好事。

         不过,将那人给跟丢了,也是她今晚的遗憾。

         原本只想在远处看看那人的,只可惜突然从林家老宅跑出来的林慕涵将她的计划给打乱了。

         抬头看了一眼,月明星稀的夜空,薛暮雨微微叹了一口气,“唉,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吧。”

         “什么机会?”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突然传进了薛暮雨的耳畔。

         “谁?”薛暮雨浑身慵懒的气势就是一变,一脸警惕的看向她身旁漆黑的四周。

         “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同样穿着一袭黑袍,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绪的鱼柔从一颗榕树后慢慢走了出来。

         “是你?”鱼柔和薛暮雨的身形同时一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