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0章 疯狂报复(一)
        翌日清晨。

         “爸,我们林氏纺织的股票昨天晚上被人用高价收购一空,现在公司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了。”风尘仆仆的从公司开车赶回林家老宅的林瑞丰一脸焦急的看向正坐在大厅沙发主座上品着茶水的林国栋道。

         “砰——”是陶瓷水杯狠摔在地的声音。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国栋的一张老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他离开公司的这短短几天里,他们怎么就能给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秦林,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定要每天给我汇报公司的情况,现在我们林氏纺织的股票被人收购一空,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看着一脸歉疚的站在一旁低头不语的秦林,林国栋此刻真是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养的都是一些什么废物。

         握着拐杖的人慢慢收紧,林国栋浑浊的双眸里快速闪过一道暗光,股票被人收购一空,难道他们林家这次真的是难逃破产的命运了吗?

         不,不会的。他们林家的百年基业绝不会在一夜之间被人毁于一旦的。

         深吸一口气,林国栋尽量让他自己冷静下来道:“秦林,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拨通江家家主的电话,看他能不能出手帮忙。”

         “好的,老爷。”接受到林国栋命令的秦林一脸急切的转身就去一旁老宅外面打电话。

         见秦林走远了,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的林瑞丰一脸复杂的再次开口了,“爸,公司一夜之间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肯定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林家,想要致我们于死地。”

         “废话。”林国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一眼林瑞丰,“我当然知道是有人故意的,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根本就不是追究始作俑者的最佳时机,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公司继续运转下去,否则,我们林家纺织可就真的完了。”

         说到这里,林国栋的脸色愈发的沉了,到底是谁跟他们林家有这么的仇,而且还故意弄出这么大的手笔?

         “瑞丰,你老实跟我说,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大人物?”

         “得罪过什么大人物?”林瑞丰被林国栋探究的眼神看了就是一愣,“没有啊,我现在每天都在忙前段时间和天阙集团签订的合作项目,这几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有那个闲工夫去得罪什么人。”

         “天阙集团?”林国栋显然没有错过林瑞丰话中的重点,黑眸微敛,一脸深沉的望向林瑞丰道,“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我们林氏纺织跟这个天阙集团有合作?”

         “爸,我记得一个星期以前我给你提交过一份合作事宜,您难道一直都没有翻看过吗?”林瑞丰的心里不禁开始打鼓了,前段时间一直没有收到消息,他还以为老爷子已经默许他和天阙集团之间的合作了,不过,就现在看来,这其中好像有什么误会。

         “合作事宜?”林国栋微微一顿,“你让谁给我送的?要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不是,爸,我明明把合同的复印件交给秦管家了,他难道没有——”

         “好了,闭嘴。”如果现在林国栋还没有猜出来到底是谁想算计他们林家,那他这么多年的商场也真是白混了。

         一脸阴郁的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老宅大厅,林国栋慢慢从沙发上站起身,嘴角渐渐勾勒出一抹异常渗人的冷笑,“秦林,真是想不到,我林国栋叱咤商场五十几年,最后竟会被你伙同外人摆下一道。”

         “爸,你是说秦管家他——”林瑞丰感觉他的三观竟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被彻底刷新,“我们林家这么多年待他明明不薄,他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我们?”

         “为什么?呵呵,林瑞丰,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没脑子的儿子?这么简单的问题,你竟都想不到吗?作为一个资深管家,作为一个服侍了我林国栋三十几年的下人,他这么做当然是为了不再屈于人下,不再受制于人。”

         如果现在他的手上有刀,林国栋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杀人泄愤。公司一夜之间被人掏空,他们林家瞬间陷入绝望无法自拔,作为一家之主身负家族传承与复兴的他到底还剩下些什么?儿子女儿没脑子,孙子孙女又都是一些不成大器的,这叫他如何不恨,怎么不恨?

         脑袋里面突然灵光一闪,林国栋突然想到一个人也许有办法可以帮助他们扭转局面,毕竟那人的经商头脑可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十年前,他们林家能从九大豪门最末位一夜逆袭到第七位,就足以证明她的能力到底是有多么的强悍。

         只不过,这一次她真的会愿意出手相助吗?想到这里,林国栋不禁又有些踌躇了。

         可是,很快他就再次变得胸有成竹了起来,要知道他的手上还紧握着她的身世秘密呢?从前一直被他以这一点挟持的她又怎么会不动心?

         “瑞丰,你现在立刻给我把鱼柔那丫头请回来。”

         “鱼柔?”林瑞丰被林国栋的突如其来的吩咐搞得一脸懵逼,那丫头不是早被逐出他们林家了,现在这关乎他们林家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为什么偏偏要将她给带回来?难道老头子还是放心不下她,想要在这最后时候给她送上一份资产?

         不得不说,林瑞丰在这一刻竟是将林国栋给恨上了,明明他们才是他林国栋最亲的人,可是,为什么他的注意力永远都只放在鱼柔那个野丫头的身上?林家都要破财了,他竟还想着要把那个丫头叫回来分一杯羹。

         “好,我马上去。”虽然心里已是极度的愤恨和不满,但是,对于林国栋的吩咐,林瑞丰却是不敢不听,毕竟老爷子还没有死,林家就算最后破产了,也还有绝大多数的资产掌握在他的手上。所以,他现在必须将他给哄好了,就算鱼柔那丫头回来了,他就不信老爷子会偏心到一分钱都不留给他们这些人。

         窗外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灿烂,可是,此刻某些人的心里却是如乌云密布般的阴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