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2章 另有隐情
        沐城黑市西北角——神医阁

         “老大,你怎么了?”季洛有些担心的走近坐在接待台旁发着呆的鱼柔道。

         从他半小时前拧着饭盒走进来的那一刻起,她好像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右手撑着下颌,双眼空洞望着前方的姿势,连一丝丝略微的变化都不曾有过。

         “我没事。”鱼柔看也没看季洛就直接回答道。

         “可是——”你中午连一口饭都没有吃

         然而,没等季洛将他喉咙里面的话说完,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抱着mini笔记版电脑打着游戏的鱼小余突然面无表情的开口了,“季大叔,我妈咪今天心情不好,我劝你别惹她。”

         “她为什么心情不好?”原本还站在鱼柔身旁的季洛瞬间扑向了鱼小余,那瞪大的双眼,紧张的神情,握紧的双手,无一不在向鱼小余表示他真的很想知道。

         因为,现在这样失魂落魄,满身寂寥的老大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除了那一次与林家人断绝关系,她在外面喝得酩酊大醉,整个人好几天都不在状态。

         但是,那一次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也只是少量的负面情绪,这次却——

         不知为何,看着仍旧没有反应的鱼柔,季洛的心里突然感觉很是烦躁。

         “一些事情。”鱼小余并没有直接告诉季洛整件事情的缘由,因为冷奕是他生父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他妈咪作为第一当事人都还没有表态,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也不能主动拆她的台。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知道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想让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神色淡然的鱼小余,季洛此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一个智商200,情商180的怪胎,难道会听不懂他刚刚想问的到底是什么?这样避重就轻的回答,只能说明他根本就不打算告诉他。既然如此,这货干嘛还要跟他说话?

         只见,鱼小余十指敲打键盘的动作就是一顿,一丝异样从他那黑不溜秋的大眼睛里快速闪过,然后抬起头一脸无辜的看向季洛道:“季大叔,我刚刚好像只说了我妈咪心情不好,并没有说我了解整件事情的缘由吧?”

         “照你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季洛顿时一抽,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鱼小余这货竟然这么腹黑呢?

         他明明知道他最关心的是什么,也了解整件事情的缘由,可这货就偏偏还装出一副跟我没关的天真摸样来欺骗的他纯真感情,简直太可恶了有没有。

         “不然呢?”对于季洛眼中的怒意,鱼小余一脸无语的撇撇嘴,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他干嘛要用那种恶狠狠的表情看着他?这年头难道当一个守口如瓶的乖宝宝也有错吗?

         “好,好,鱼小余,我今天才发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季洛一脸恨恨的咬牙切齿道。都怪他以前对这货太溺爱了,看来小孩子从小还是得好生严格的管教,不然以后长惨了,祸害的就是他们这种太过善良的家长了。

         “季洛大叔,我原本还以为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将我拉扯大的你很了解我呢?不过,现在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大人总是健忘了,养个孩子也都那么的不尽心不尽力。”鱼小余一脸痛心的看向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季洛道。

         可是,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鱼小余眼底的一丝戏谑。

         果不其然,听完鱼小余的这番话,季洛整个人顿时炸了,一脸怒不可遏的用手指着鱼小余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老子呕心沥血养了你丫五岁,你现在竟然还嫌弃我。”

         “非也非也,季洛大叔,我可没有嫌弃你。俗话说得好,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虽然你身上的确有点小瑕疵,但是,我会尽全力帮你改正,成为一个十全十美的居家好奶爸的。”

         话落,不等季洛再次开口说话,只见鱼小余放下手中的电脑,一脸天真烂漫的看向季洛道:“大叔,我几年约了人,所以就先走了哈。”

         “喂,你丫去哪啊?”知道鱼小余这是撩完以后就打算开溜了,季洛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然而,小短腿迈的飞快的鱼小余却连一个回头都没有留给季洛。

         慢慢收回看向门外的视线,季洛偏过头又看了一眼做在接待台旁仍旧撑着脑袋一动不动的鱼柔,满心疲惫的他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然而,相对于此刻安静到连绣花针掉落都能听见声音的神医阁,沐城四区的九大豪门本家都已经各自炸开锅了。

         当然,首当其冲的就是北盛区的江林两家。

         江家老宅

         “老爷,鱼柔那个贱丫头害的小涵流了产,这个仇我们可一定要报啊。”坐在江流身旁的夏芬芳脸上尽是阴狠之色,她好不容易盼来的孙子就这样被鱼柔那个小贱人搞没了,这让她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夫人,我总觉得这件事有另有隐情。”江流一脸高深莫测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国来的鱼柔总是带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而且,既然她前段时间能当着九大豪门的面主动提出跟林家断绝关系,那她就更没有理由在婚礼的前一天给林慕涵使绊子,因为这对她根本就是百害而无一利。

         可是,到底是谁想要害她呢?抑或者是谁想要借他们江林两家的手杀人?

         不得不说,一向疑心病很重的江流这次是真的真相了。

         “另有隐情?”夏芬芳微怔,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一脸不赞成的看向江流道,“但是,小涵明明说,是鱼柔那个小贱人推的她。”

         “阿芳,有时候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江流一脸意味不明的说道。

         如果抛开鱼柔是孤儿的身份,他其实更愿意让她来做他们江家的儿媳妇,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算了,跟你说不明白。”话落,夏芬芳放下手中的玻璃杯,一脸愤愤的转身就上楼去了。

         不管怎样,鱼柔那个小贱人她看不惯很久了,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不然,她还真以为乌鸦也能变凤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