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9章 吐露心声
        “你觉得我会后悔吗?”鱼柔的双手被冷奕掐的生疼,但是,此刻的她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快。

         因为,她知道,现在他的这种行为完全是处于一种本能的反应,一种对未知答案的恐惧和害怕。

         看着鱼柔那张没有任何表情小脸,冷奕的薄唇微微抿紧,不语。

         他不想,他不想说出那句他不想听到的话语。

         “冷奕,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但是现在的我突然发现,你真的很蠢,蠢得连我都不禁想动手惩罚一下你。”

         话落,只见鱼柔竟主动仰起头在冷奕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感受到侧脸上传来的温柔触感,冷奕的黑眸瞬间瞪大,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给予他这样的答复。

         “小柔,你——”

         “不要说话,你先听我说。”知道冷奕现在的心情肯定很复杂,鱼柔索性破罐破摔的来个一吐为快道,“冷奕,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明白你的心意了,只是,当时的我心里有着太多的杂念,并不敢轻易的接受一个人,抑或者是一份从天上掉下来的幸福。”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伤我最深的不是旁人异样的眼光,也不是那高不可攀的门庭世故,而是情,亲情,友情,爱情,这些对于一个人来说,必不可少的感情。”

         “我时常想,我为什么会是一个孤儿,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拥有爸爸妈妈的爱?我时常想,明明我已经用尽全力去对别人好了,可是,为什么到头来大难临头时他们那些人仍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各自西飞?”

         说到这里,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一丝杀意快速从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

         “还有那最最伤人的爱情,明明是拥有十年的青梅竹马感情的男朋友,为什么在权势和地位面前,他扔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而冷血的在婚礼现场无情抛弃我?”

         “婚礼现场?”冷奕终于扑捉到了鱼柔话中的重点,据他了解,他的小妻子并没有和任何人举办过婚礼,难道这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隐情?

         “呵呵,是啊,婚礼现场。”深陷上一世的回忆之中而无法自拔的鱼柔,一脸凄凉的笑了笑,“冷奕,你知道吗?那是一场很美很浪漫的婚礼,我们邀请到了对方所有的亲朋好友,我们请到了国外著名的牧师为我们主持婚礼,可是,只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他在婚礼进程的最后抛下了我,你说他怎么可以那么残忍呢?”

         “如果不喜欢,他大可以趁早跟我说,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成全他的。但是,他为什么要骗我,他为什么抛下了我还要再将我转送他人?我是杀了他家人,欠了他家钱,还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事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鱼柔的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我帮他打理家族生意,我帮他笼络人才,我帮他治好了他父亲的病。明明一直是他欠着我,他凭什么那样对我,他凭什么那样肆意践踏的我对他爱?是我太好骗了?还是太好傻了?”

         “那个人是——”江何吗?冷奕看着鱼柔的黑眸里快速闪过一丝心疼,原来她竟经历了这么多非人的遭遇吗?也难怪她会一直将他拒之千里之外了。

         “你猜的没错,那个渣男就是江家大少爷,这一世,我的前任也是唯一一任男朋友江何。”鱼柔的嘴角渐渐绽放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果然如此吗?一脸复杂的冷奕慢慢松开了对鱼柔的钳制,起身从玻璃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鱼柔,难怪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知道她的故事并非表面上的这样简单。

         “其实,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说。”虽然知道冷奕想问的是什么,但是鱼柔觉得她需要给他足够的思考空间,所以并没有急着给出答案。

         “你刚刚提到了婚礼,还有这一世,难道你是重生过来的?”冷奕一脸审视的看向鱼柔道。

         但是,话落,冷奕又不禁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实在有些搞笑,现在是21世纪,一个崇尚科学的社会,作为一个拥护科学和正义的特种兵,他怎么也开始乱信鬼神了?难道是最近为了学习恋爱技巧,将重生穿越的言情小说看的多了,所以脑子也变得不好使了?

         然而,还没等冷奕从震惊从回过神来,鱼柔接下来的回答却是让极力保持冷静和理智的他瞬间如遭雷劈,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竟同时受创。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重生过来的。”鱼柔两眼定定的看向冷奕,仿佛不想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因为,上一世的鱼柔在她二十四岁的时候,惨遭抛弃和凌辱之后自杀身亡了。”

         轰——冷奕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竟然是真的吗?

         “我知道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认为我在说谎,但是,我可以拿我的人格向你保证,我刚刚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然,我也不会冲动到重生回国后的第一天就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一个男人领证结婚了。”

         说到这里,鱼柔嘴角那抹自嘲的弧度竟愈发的大了。

         “因为害怕会重蹈覆辙,所以试图反抗命运抓住先机。奈何,现在看来,其实一切都是多余的。因为,这场婚姻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利弊,但是,却害惨了你。”

         注意到深陷沉默一脸复杂的冷奕,一丝歉疚快速从鱼柔的水眸闪过。

         “冷奕,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恨我?我知道我是一个注定与黑暗为伍的人,但却因为一己私欲牵连到了你,也因此害的你差点与家族长辈反目成仇。”

         偏头看了一眼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鱼柔藏在衣袖里的双手微微收紧,犹豫了两三秒,终是鼓起勇气看向冷奕道:“如果,你现在想要放手,我会成全你的。”

         只因为你现在是我爱的人,我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