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小小心思【一更】
        “秦林,你现在立刻派人去盯着谢玉芬,千万不要让她对鱼柔做出些过分的事情来。”

         “好的,老爷。”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原本都已经走到大门口的秦林再次去而复返,一脸纠结的看向闭目养神的林国栋询问道,“老爷,我是说万一,万一夫人真的对鱼柔小姐动手了,我一个做管家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她啊。”

         只见,林国栋浑浊双眼顿时睁开,是了,以谢玉芬的性格,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处理,只要尽可能的想办法通知一下鱼柔就行了。相信以她的本事,想要躲过谢玉芬的陷害应该还是很容易的。”

         “好的。”秦林重重的点了点头,“还有大小姐和江少爷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的事情,我是不是应该派人跟其他八大豪门的人说明一声。”

         “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显然对于婚礼被推迟的事情,林国栋丝毫不在意。

         “我知道了。”秦林最后对着林国栋躬了躬身,然后迈开脚步就向着林家老宅外面走了。

         看了一眼茶几上放着那杯已经快凉透的西湖龙井,林国栋握着拐杖的右手慢慢收紧,一丝暗光从他浑浊的双眼快速掠过,他的计划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沐城黑市西北角——神医阁

         正站在接待台旁和言凝讨论账本问题的季洛,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以后,一偏头就看到了浑身被雨淋湿的鱼柔,只见他脸上嘻哈的表情就是一变,一脸关切的快步走向她道:“老大,你没事吧?”

         “呵呵,没事没事,忘了拿伞了。”鱼柔一脸讪讪的用手擦了擦她脸上的雨水。

         “老大,别用手擦了,我去给你拿毛巾。”话落,不等鱼柔再说什么,季洛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内室之中。

         “给,干净的。”季洛将手中握着的白色浴巾递给鱼柔,随后一脸紧张的看向她道,“怎么不打伞就过来了?现在的天气很多变,你明明可以找一个地方歇一会儿,然后等雨停了再回来的。”

         “哎呀,我的季大管家婆,我不就是淋了一点小雨嘛,不会有什么事的。”鱼柔用季洛拿过来的白色浴巾快速擦了擦她的脸,然后腆着脸笑道,“那个谁过来了没有?说好今天给他针灸的。”

         “那个谁?”季洛一脸迷茫的说道,“今天没有人过来啊,老大,你在等谁?”

         “不就是杀手榜的那谁。”鱼柔一脸没好气的说道,“我急忙从市中心赶回来还不是因为他么,现在倒好,我人来了,他丫的竟然爽约了。”

         “老大你刚刚去市中心了?”季洛显然没有错过鱼柔话中的重点,一脸疑惑的看向她道,“是很重要的事情吗?还让你专门跑过去一趟。”

         只见鱼柔的水眸微闪,不得不说,季洛异常细腻的心思都让她这个做女人的有一些折服了。

         微微叹了一口气,鱼柔一脸惋惜的说道:“去见了一下林慕涵,然后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不愉快?老大,你没有受伤吧?林慕涵那个疯女人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季洛的神经顿时绷紧,连一直静静的坐在接待台处的言凝此刻也走近了鱼柔。

         看着站在她面前一脸紧张的季洛和言凝,鱼柔的嘴角微抽,“在你们看来,我就是一个容易受欺负的人么?”

         只见,季洛和言凝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要知道他们家老大作死的把她自己给搞受伤的事情,这些年发生的也不是一件两件了。

         “靠,你们俩有没有搞错,我有那么弱吗?”鱼柔瞬间就炸毛了,她可是拥有世间独一无二的回春之术的天医门门主,实力和财力兼具的女强人,她会弱吗?

         “老大,淡定。”季洛一脸打趣的看向鱼柔道,“你的确不弱,你只是作。”

         只见,鱼柔用浴巾擦拭头发的动作就是一顿,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我作?”

         紧着着一股莫名的邪火顿时席卷了鱼柔的全身,一脸不满的冲着季洛嚷嚷道:“我哪里作了?我那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救死扶伤,你们这些个钻钱眼里的势利鬼是不会懂的。”

         “好好好,我们不懂,我们不懂。那老大你倒是说说,你这次又大发善心的对人家林慕涵干了些什么?”季洛感觉这个梗他可以和鱼柔玩上个一年半载的。

         “哼,你想知道?”鱼柔一脸傲娇的偏头道,“我偏不告诉你。”

         呃,季洛瞬间满头黑线。

         在鱼柔看不见的地方和言凝对视一眼,季洛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那行啊,爱说不说,反正我们也不是很感兴趣。凝儿,你说是不是?”

         只见,面无表情的言凝配合的点了点头。

         “我去,你俩今天是故意串通一气来为难我的吗?”鱼柔一脸愤愤的跺了跺脚,如果她现在还看不出来季洛和言凝的小心思,那她也就枉做了他们五年的老大了。

         “是又怎么样?”只见季洛很是得意的用手揽过言凝的肩,“我和凝儿从今天开始就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人了,老大,你以后休想再欺负我了。”

         “噗——”鱼柔感觉她的小心脏顿时收到一万点暴击,抬起头一脸无语望着天花板,“季洛,对于你丫的无耻,我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过奖过奖,还是凝儿的作用比较大。”季洛一脸傲娇的说道。

         然而,一直被季洛当成道具揽在怀中的言凝,那双如黑玉般明亮的眼眸却是愈发的耀眼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