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4章 她的男人【四更】
        “你现在在哪里?”电话另一头的冷奕眉头微皱。

         明明还是如以前一样平淡无波澜的话语,可是鱼柔却从冷奕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关切和担心。

         “Offer咖啡厅,你第一次见到我的地方。”鱼柔很是平静的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突然很想找个人和我说说话。”

         冷奕的眸光微闪,“我马上过去。”

         “不,不用了。我应该很快就会离开了。”注意到咖啡厅外停着的救护车,鱼柔微微叹了一口气,“冷奕,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知道鱼柔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冷奕握着电话的手慢慢收紧,“你说。”

         与此同时,冷奕用他那平常百米赛跑的速度从野外训练营里面跑了出来,然后掏出钥匙打开车门侧身坐上他的专属路虎车,一脚踩下油门就以最快的车速向着鱼柔所说的Offer咖啡厅驶来了。

         “如果全天下都认为我是一个恶毒的坏女人,你会如何?”

         明明是很无聊很幼稚的一个问题,可是,此刻的鱼柔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其说了出来。

         “一如既往。”冷奕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一如既往的相信你,一如既往的支持你,一如既往的维护你。

         一如既往吗?强压住心底的悸动,鱼柔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她自己保持平静道:“可是,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情况,你还出面维护我,你可就是与全世界为敌了。”

         “不,你错了。”一个完美的漂移,冷奕安全的避过了斑马线上的一对行人。

         “我错了?”鱼柔听得一脸莫名其妙。

         “我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一个你。”又是一个完美的右转,冷奕躲过了直直的对着他撞过来了电瓶车。

         然而,相对于冷奕疯狂行驶一而再再而三的闯红灯的惊险情况,此刻正准备从咖啡厅往外走的鱼柔整个人却顿时呆住了。

         他刚刚说什么?他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一个我?又是这么动听的情话,冷奕那个闷骚男人是背了一本言情小说吗?

         “你是认真的?”不知为何,鱼柔感觉她的嘴唇好像在发颤,一种不由自己的发颤。

         “当然。”冷奕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还差两公里,快了,就快了。

         “值得吗?”鱼柔的嘴角渐渐绽放出一种异常灿烂的笑容,不可否认,冷奕这个闷骚男人总能在关键时候带给她不一样的惊喜。

         “柔儿,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已经是你第N次问我这样的问题了。”冷奕故意拖延时间道。因为,他总感觉这一次是他和她之间情感发展的关键机会,他需要好好的把握住。

         “呵呵,竟然是第N次了吗?看来我还真是没有安全感呢。”鱼柔一脸自嘲的笑道,“冷奕,你会嫌弃我的吧?”

         “不会。”

         “如果我变丑了呢?”

         “不会。”

         “如果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美好呢?”

         “不会。”

         “如果我很坏呢?”

         “不会。”

         ……

         在鱼柔和冷奕的一问一答中,五分钟的时间就这样悄然而过了。

         “其实,冷奕,我挺喜欢你的。”鱼柔终是鼓起勇气说出来那句她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然而,此刻专注于停车的冷奕却不小心将他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给蹭掉了,也因此错过了那句他一直想听而不得的话。

         三秒钟之后,停好车的冷奕重新将蓝牙耳机佩戴好,“我到了。”

         “什么?”鱼柔被冷奕这突如其来的话搞得一脸莫名其妙。

         但是,不等冷奕回答,鱼柔握住手里的手机却被一个不速之客一巴掌扫到了地上。

         “江何,你干什么?”鱼柔一脸吃痛的揉了揉被江何打疼的右手。

         “我干什么?鱼柔,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双眼充血的江何一脸恶狠狠的盯着鱼柔的脸,“慕涵流产了,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跟我好好的解释一下?”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鱼柔一脸坦然的看向随时都有可能对她大打出手的江何道,“林慕涵流产了,是她自己的问题,跟我没有关系。”

         “跟你没有关系?鱼柔,现在的你还是当初那个心地善良的你吗?”江何一脸心痛的看向鱼柔道,“如果这件事情真是你做的,你告诉我一声,然后我带着你一起去医院给慕涵道声歉,这件事情就会过去的,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的冥顽不灵呢?”

         “让我去给林慕涵道歉?我冥顽不灵?”看着口口声声为她好,但却罔顾事实一味对她进行指责的江何,鱼柔很是无语翻了一个白眼,“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江何,我最后再告诉你一遍,林慕涵流产跟我没有关系。”

         “鱼柔,你是不是笃定了我会念在我们俩的旧情上从而放你一马?”江何一脸扭曲的看向鱼柔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害死的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作为医生的你,干出这样的事情,就难道连一点点的羞愧之心都没有吗?”

         如果可以,江何真想将鱼柔的心掏出来看看,现在这般冷血无情,恶毒阴险的她那颗心是不是早已变的全黑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么不堪一击的假话,她真的以为他会相信吗?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要羞愧?江何,你还是跟过去一样,你永远只相信你用眼睛看到的一切,你永远都不会真正打开你的心扉去看你周围的人。”

         不得不说,鱼柔现在已经确定她对于江何这个男人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因为,不管他怎么说她,不管他怎么误会她,她心里竟连一丝多余的波澜都无法生出了。就好像面对那无关紧要的路人一般,你说你的,我想我的。

         仿佛看出来鱼柔的心不在焉,一直被江何强压在心底的怒火顿时上升到了一个最大的阈值,伸出手拽住鱼柔的胳膊就准备带着她往咖啡厅的外面走去,“我不管,这件是你做错了,今天你必须跟我去医院给慕涵道歉。”

         “江何,你给我放手——”

         “砰——”只见,一个军绿色的伟岸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鱼柔的面前,并出手击倒了江何。

         “你来了?”鱼柔双眼瞪大,一脸惊喜的看着站在她面前英姿飒爽的冷奕道。

         “我来了。”

         低沉富有磁性的音色,让心情已经原本跌入低谷的鱼柔整个人顿时如沐春风。

         这是她的男人,一个深沉内敛,不善言辞,但总会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的男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