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章 害死人了【三更】
        “呵呵,鱼柔你终是露出了你最真实的一面。”林慕涵一脸得意的摸了摸她左手中指上的粉色钻戒,满眼不屑的看向鱼柔嘲讽道,“我还以为你能忍多久呢?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你就坚持不下去了吗?”

         “坚持?跟你这种虚伪的人呆在一起,有让我坚持的必要吗?如果不是不想让我自己白跑一趟,连跟你再多呆一分钟都让我感到恶心。”鱼柔毫不客气的反击道。

         对付贱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一味的委曲求全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恶心?谢谢你也说出了我的心声。”林慕涵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跟你绕圈子了。我今天找你过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明天不要出现在我婚礼上。如果你现在答应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放我一条生路?”鱼柔用手指了指她的心口,然后看着对面林慕涵的拽样很是开怀的笑了出了声,“谁不知道我鱼柔的路从来都是我自己走出来的,你有放我一条生路的资格吗?”

         “你——”林慕涵的双手瞬间握紧,那双看着鱼柔的丹凤眼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嚣张,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

         “我怎么了?如果你今天找我来的目的就是对着我放狠话,并且打消我去参加你婚礼的念头,不得不说,你的算盘还真是打错了。因为你的婚礼,我一定准时参加的。”

         说到这里,只见鱼柔停顿了一下,轻抿了一口她手中的咖啡,然后双眼带笑的抬起头直视脸色铁青的林慕涵道:“不为林国栋的苦口婆心的邀请,只为留给你一个异常美好的记忆。话说,看在我对你的婚礼这么上心的份上,林慕涵,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我呢?”

         “感谢?哼,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你。”林慕涵大红色的指甲现在是完全嵌进她手心的肉里面了,果然不出她所料,鱼柔这个小贱人真的打算破坏她的婚礼。

         不过很快,林慕涵就再次恢复了平静,因为她知道她现在绝不能乱,她得冷静,她得亲手将鱼柔这个小贱人送进那阴暗的无间地狱。

         “鱼柔,我曾经给过你机会,你真的不后悔吗?”林慕涵一脸阴森的看向鱼柔咬牙道。

         “后悔?呵呵,我鱼柔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这两个字。就算选错了,我也会为自己另谋出路的。何况——”

         “何况什么?”林慕涵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不好的感觉。

         “何况,对我而言,你林慕涵从来都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跳梁小丑罢了。”

         轰——林慕涵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跳梁小丑?她林慕涵,九大豪门之一的林家正牌大小姐,在她鱼柔,一个父母不祥的野种眼里,竟然一直都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吗?

         不,不可能。她不信,她不信,她林慕涵是高高在上公主,是拥有无上富贵荣华的千金小姐,岂是她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能比的?

         “鱼柔,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明明很羡慕我林慕涵拥有的一切,你明明很嫉妒我林慕涵能成为江何的妻子,你明明很向往我林慕涵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林慕涵几乎是用一种嘶吼的方式对着鱼柔说出了这番话。

         “呵呵,林慕涵,自欺欺人的一直都你。”对于林慕涵的臆想,鱼柔很是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有些人,不管你做什么,总会被她当成炫耀她自己的假想敌。岂不知,她所在乎的一切,在对方眼里却是连粪土都不如。

         “林慕涵,你说我羡慕你所拥有的一切,可是你除了林家大小姐的身份,你还有些什么?”

         “你说我羡慕你能成为江何的妻子,可是你却忘了他江何只是一个连我鱼柔都不屑要的破鞋,被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娶回家,你真的能幸福吗?”

         “你说我羡慕你千金大小姐的生活,可是作为林家大小姐的你真的快乐吗?除了那虚无缥缈的地位头衔,你还有些什么?”

         “一举一动备受监视,一言一行备受约束,这样可悲可怜的你,我鱼柔为何要羡慕?”

         仿佛被人将心底的最后一层伪装完全撕开,林慕涵整个人顿时陷入了莫名的癫狂之中,“不,不是这样的。鱼柔,你错了,是你错了。我林慕涵拥有你向往的一切,你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跳梁小丑罢了,你是羡慕我的,你是羡慕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看着自言自语,自导自演的林慕涵,鱼柔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如果你非要这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

         话落,鱼柔站起身就准备离开Offer咖啡厅。

         “鱼柔,你站住——”

         “你干——”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顿时响彻的整个空荡的咖啡厅,原本好好的坐在沙发上的林慕涵,此刻竟双手捂着肚子摔倒在了地上,还那从大腿根部源源流出的鲜血,真的好不刺眼。

         于是,当鱼柔回过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样一幕惊心动魄的景象。

         不得不说,在这一刻,鱼柔终于有些明白,林慕涵今天突然找她过来的原因了。

         以一种最愚蠢也是最残忍的苦肉计来搞坏她鱼柔的名声吗?想必今天一过,她鱼柔在沐城再也没有办法立足了吧。而且,明天就算她再想在她的婚礼上动些什么手脚,也没有任何的说服力了。除此之外,一旦她鱼柔毒妇的名声在上流社会传开,她在冷家的处境也会更加的尴尬了吧。

         一举三得,不得不说,林慕涵,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聚集在咖啡厅里的人越来越多了,而鱼柔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林慕涵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愈发的迷离了。

         不知道为何,听着周围人的一言一语,鱼柔突然感觉她有些累了,掏出手机快速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喂,冷奕,我好像间接的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