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打亲情牌
        “夙夜,你们回来吧。”斜靠在窗边,沉思了良久的鱼柔终是拨通了她一直想打却又不敢打的电话号码。

         只见,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一阵激动的男声,“老大,你是说真的?”

         “嗯,回来吧。”鱼柔的嘴角渐渐绽放出一抹微笑,“这段时间让你们等急了吧?”

         “没有,没有。”电话那头的夙夜连忙道。

         “那好,你们回来的途中注意安全。”不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愧疚,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小余就拜托你们了,因为我明天还有事,可能来不及赶去机场接你们。你们自己能行吗?”

         “哈,老大,这有啥不行的。要知道我们的季洛季大爷可是一等一的优秀管家公,你就别替我们操心了。等我们安置好了,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夙夜在电话那头向鱼柔连忙保证道。

         听到夙夜在电话里面提及季洛,只见鱼柔嘴角的弧度愈发的大了,季洛他确实是一个管家小能手。

         “那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就坐等你们回来的好消息了。对了,今天晚上你们都记得早点睡,晚安。”

         “晚安,老大。”

         按下挂断键,鱼柔的脸上满是笑意,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翌日清晨

         “爷爷,早。”鱼柔从楼上下来,一脸淡笑的看向早已坐在餐桌旁用餐的林国栋道。

         “小柔,快过来吃早餐。”林国栋的心情显然很是不错,一脸笑意的对着鱼柔招手道,“我今天特地吩咐李嫂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蛋花羹,你快来尝尝看看。”

         “哇,爷爷,我真是太爱你了。”鱼柔两眼放光的看向她面前的蛋花羹道,“光看色相,我就知道味道肯定不错。”

         “那你还傻站着干嘛,赶紧坐下来吃啊。”只见,林国栋眼中的笑意愈发的深了。小孩子就是好哄,一碗蛋花羹就能让她变得兴高采烈起来。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注意她这方面的要求了。

         “唔,真好吃。”端起蛋花羹,鱼柔就开始不顾形象的狼吐虎咽了起来,“还是李嫂的手艺最棒了,想当初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那什么三明治和汉堡吃的我都想吐了。”

         听到鱼柔说起她出国留学的事情,林国栋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因为这件事不是他决定的,而是他家老婆子谢玉芬擅自做主将人送走的。而且,她把鱼柔送出国,美其名曰是留学,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放逐罢了,什么资源也不提供给她,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自生自灭。

         想到这里,林国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正吃鸡蛋羹吃得一脸欢快的鱼柔,她会由此恨他们吗?

         “小柔,你十八岁的时候被你奶奶强行给送出国,爷爷当时可是极力反对的。但你也知道你奶奶她那个执拗的性子,爷爷我也拿她没辙啊。一晃,五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想必你在国外一定吃了许多的苦吧。”林国栋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鱼柔脸上的表情。

         “不过,现在好了。你既然回来了,爷爷保证从今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听到林国栋深情款款的话语,鱼柔的目光微微闪了闪,这是准备打亲情牌吗?

         “哈,爷爷,您这说的什么话,奶奶把我送出国,完全是为了磨练我的自主能力。您看,我现在不是成长的挺好的吗?俗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鱼柔打着哈哈道。哼,装傻谁不会,打亲情牌谁不会,看谁玩得过谁。

         看见鱼柔的脸上除了笑容还是笑容,林国栋突然发现可能真的是他想多了。要知道鱼柔这孩子从小心眼就比较少,就单单凭他十年前对她的收留之恩,她应该也会拼尽全力的为他们林家卖命的。这样想着,林国栋彻底打消了他心中对鱼柔的最后一丝疑虑,

         “小柔啊,爷爷真的为你感到自豪。”这回,林国栋眼中的笑意可算是深达了眼底。

         “嘿嘿,爷爷,我会继续努力的。”鱼柔对着林国栋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我吃好了,就先去医院了。爷爷,您慢些吃。”

         “走吧,路上注意安全。”林国栋此刻越看鱼柔越觉得满意,当初他怎么就那么有先见之明呢?

         “爷爷再见。”鱼柔转身的刹那,只见她脸上挂着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一道暗光从她的眼睛里快速闪过。

         天沐医院

         “鱼医生,早上好。”

         当鱼柔抬脚走进温仁华给她安排的办公室里时,只见一个长相有些阴鸷的男人正霸占着她的办公椅。

         “你是谁?”鱼柔的脚步一顿,并没有向男人靠近。

         “哈,看来你不记得了,我们昨天在手术室见过的。”阴鸷男人对着鱼柔露出一个他自认为很是迷人的笑容。

         见阴鸷男人并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鱼柔微微蹙眉,声音有些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只说,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一直坐在我要办公的椅子上,是不是有那么一点不太合适?”

         “哦,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但是,现在不是也没有病人过来看病吗?所以,我坐一会儿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吧。”丝毫没有把鱼柔的话当成一回事,阴鸷男人一脸轻佻的说道。

         看了一眼坐在属于她的办公椅上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的阴鸷男人,鱼柔的双手微微握紧,她是不是应该给他一点教训尝尝,否则他就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人都是他能惹得起的。

         然而,正当鱼柔用右手拇指夹起银针准备出手时,只见一个穿着白衣的中年男人突然走了进来,两眼定定的看向她道:“鱼医生,院长找你有点事,请你现在立刻过去院长办公室。”

         “嗯,好的。”鱼柔手中的银针顿时隐去,对着中年男人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

         ------题外话------

         文文每天更新,亲们的支持就是沁沁最大的动力~

         欢迎大家收藏和留言哦~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