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到底救不救
        “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下。”坐进驾驶位以后的云历城并没有急着发动汽车,反而偏过头一脸淡淡的看向鱼柔道。

         “你要我手机干嘛?”出于一种防备的本能,鱼柔并没有立刻将手机递给云历城。

         “我们都这么熟了,大家互相留个手机号,以后联系起来也方便一些。”云历城看着鱼柔微微挑了挑眉,有些轻佻的说道。

         哈,很熟吗?鱼柔无语的撇了撇嘴。

         但是,尽管如此,她也没有将手机递给云历城。慢悠悠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云历城,鱼柔很是傲娇的说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记录了我电话号码。”

         只见,云历城淡淡的瞥了一眼鱼柔手中的白色名片,然而并没有伸手去接。

         “我不要你工作的号码。”

         云历城的话让鱼柔顿时满头黑线,他怎么就确定她一定会有两个手机呢?

         “只有这一个,要不要随你便。”将名片硬塞到云厉城的手中,鱼柔索性偏过头看向窗外,不再管他有什么反应。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热,云历城的嘴角微微上扬。算了,她现在不告诉他,可是以他的本事,想要弄到她的私人号码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的。

         这样想着,云历城嘴角的弧度愈发的大了。

         “系好安全带,我们准备出发了。”云历城一脸好心情的对仍在一个人独自郁闷的鱼柔叮嘱道。

         “知道了,云大爷。”鱼柔撇了撇嘴,云历城这男人还真是磨叽。

         “云大爷?”云历城刚准备踩下油门的脚顿时一顿。

         哎呦我去,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鱼柔有些郁闷的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谁知道云历城却突然笑道:“这个称呼不错,以后这就是只属于你的专属称呼。”

         呵呵,专属称呼?鱼柔讪讪的笑了笑,实在不想再继续说话了,“开车吧。”

         最后看了一眼鱼柔,云历城的眼睛里快速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光,接着踩下油门,就载着鱼柔疾驰而去了。

         林家老宅

         “小柔回来了?”只见,鱼柔刚一走进林家老宅,坐在大厅沙发上的林国栋顿时一脸急切的看向她道,“事情都解决的怎么样了?”

         “不知道爷爷您指的是哪件事?”鱼柔将脱下的白色外套递给站在一旁的佣人,一脸淡定的看向林国栋道。

         “当然是云家的事。人怎么样了?你给救回来了吗?”林国栋有些紧张的说道。云家的那位可千万不能有事,否则他以后还怎么和云家搭上线。

         鱼柔的目光微微闪了闪,接着说谎不打草稿的胡诌道:“当然。幸好我刚刚及时赶过去,抢在他的病情持续恶化前,就帮他稳定住了病情。他人现在已经没事了。”

         听到鱼柔说人没事了,林国栋当真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林家可遇不可求的一大助力保住了。

         “小柔,辛苦你了。我已经让李嫂给你炖了滋补的鸡汤,你赶快去喝点吧。”林国栋眼带笑意的看向鱼柔,脸上满是爷爷关心孙女般的慈爱。

         见林国栋变脸变得如此之快,鱼柔在心里冷笑了几声。人救回来了就会有汤喝,若是救不回来,他此刻又会怎样对自己呢?恐怕一顿无中生有的责罚是免不了的吧。要知道,上一世的他不就是如此吗?

         “谢谢爷爷。”鱼柔对着林国栋淡淡一笑,转身就向着餐桌走去了。

         然而,还没等鱼柔靠近餐桌,就听见林国栋再次叫住她道:“小柔,等一下。”

         “爷爷,怎么了?”对于林国栋想要说什么,鱼柔的心里此刻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他应该是想说江家的事情吧。

         “江家家主江流,你去看过没有?”林国栋沉声道。

         果然如此,鱼柔心里对林国栋愈发的鄙夷了,可明面上她却什么表情也没有显露出来。

         “还没有。”鱼柔一脸坦然的直视林国栋的双眼道,“因为您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在医院抢救云家那位。这不,我一接到您的电话就立刻赶了回来。”

         听到鱼柔说还没有时,林国栋有一瞬间变了脸,可是当他听到鱼柔说到她后面的缘由后,他的脸色才微微有些好转,但即便如此,他此刻的心情也早已不像刚才那样明媚了。

         “要不你现在去江家看看?”林国栋沉吟了片刻,终是开口道。

         呵呵,现在倒好,连已经送到嘴边的鸡汤都喝不到了。看着林国栋,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讥诮。

         “爷爷,我们都知道江家家主的心脏病已经很多年了。就算我现在过去,我想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吧?”鱼柔第一次面露难色道,“而且——”

         “而且什么?”林国栋眉头微蹙。

         只见,鱼柔抿了抿唇,一脸纠结的继续说道:“而且,如果我现在赶去江家,若是将人救回来了还好,若是救不回来,那我们林江两家长久建立的良好关系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吧。”

         不得不说,鱼柔刚刚的一番话已经说到林国栋的心里去了。之前,他一直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可是,他对鱼柔的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是有信心的,所以尽管如此,他在和江何通电话的时候,只沉默了片刻,就爽快的答应了他。但是,现在鱼柔也说她没把握,这该如何是好?

         一时间,林国栋可谓是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

         看着林国栋脸上不停的变幻着的表情,鱼柔知道这只老狐狸肯定又在权衡各种利弊了。既然如此,那她索性就再给他添一把火吧。

         “爷爷,其实,我觉得这次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去趟江家的浑水了。因为这次的事无论我怎么做,结果对于我们林家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怎么说?”林国栋抬起头,示意鱼柔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据我了解,江家家主的心脏病真的已经到了必须要换心才能救回来的程度了,所以,以我的水平现在是根本没有办法的。而且,就算我的水平可以达到给人换心的水平,那换心用的心脏我用谁的呢?要知道这心脏最好是用直系亲属的。”

         说到这里,鱼柔不禁停顿了一下,接着又两眼定定的看向林国栋道,“江家的水本就浑,您说,我们现在真的有必要进去沾一身腥吗?而且救人本就有风险,毕竟我年轻,医术不精也情有可原。但是,我们林家就不一样了。”

         是了,治好了,是人情;治不好,就是结仇了。林国栋漆黑的眼眸渐渐变得幽深了起来。

         “既然如此,小柔,你暂时就先不要去江家了。江何,那边我来说。这几天,你只管把云家那位给我盯好了。”

         “好的。”鱼柔对着林国栋微微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鱼柔藏在衣袖中的双手也暗暗握紧。现在也是时候,该让她的另一个身份暴露于人前了。

         ------题外话------

         文文暂定每天早上8点左右更新一章,欢迎喜欢的亲们收藏和留言~

         爱你们么么哒~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