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宝宝要放绝招了
        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之上,看着那一碧如洗的天空,鱼柔不禁张开双手,让她自己全身心的放松下来,试图享受片刻这难得的宁静与安详。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相继发生的所有事情,让重生后的鱼柔原本坚定复仇的一颗心早已变得混乱不堪了。

         因为,现在的她根本毫无方向可言,她不清楚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现在努力复仇的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她也不知道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里,她真的完成复仇了,她又真的会快乐吗?如果不快乐,那她现在正所努力谋划的一切还有会意义吗?还有冷奕那个闷骚腹黑的男人,他真的会如她所愿的对她放手吗?

         慢慢闭上双眼,只见鱼柔的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她和他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老大,你已经不吃不喝的在别墅里面呆了两天了。”站在鱼柔身后的季洛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一脸担心的看向她的道,“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我给你冲了一杯牛奶,要不你现在多少喝点吧?”

         他家老大自打两天前醒来以后,每天不是躺在床上发呆,就是站在阳台发呆,叫她吃饭她也不吃,给她喝水她也不喝。看着她日渐憔悴的样子,季洛的一颗心真的很难过,他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他也不知道时隔五年之后她又开启这样自虐的模式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被人欺负了吗?还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可是,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如果他告诉她,他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帮她将所有事情都给解决好的。

         又抬头看了一眼满身寂寥的鱼柔,季洛握着玻璃杯的右手慢慢收紧。

         还记得两天前,当他一脸气愤的问她脸上的巴掌印到底是怎么得来的时候,她只是淡然一笑,说那只是一个意外,不碍事。但是,要知道她一直都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如今被人打了一个巴掌,不还手也就算了,但是她竟然说没有关系不碍事。

         不碍事吗?如果真的没有关系,她就应该还是以前那个活泼傲娇的鱼柔,如果真的不碍事,她就不会整整两天呆在别墅里面不吃不喝。

         说到底,还是他没有保护好她;说到底,他还是没能真正的走进他的心中;说到底,还是他做的不够。

         就在季洛陷入深深地自责中而无法自拔的时候,只见一直沉默不语的鱼柔突然转过身,一脸认真的看向他道:“季洛,你说我们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季洛微微一怔,显然被鱼柔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住了。

         看着季洛呆愣的样子,鱼柔突然好不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慢慢抬起头,望向那无比湛蓝的天空,状似自言自语道:“金钱,名利,爱情,亲情,友情,还是,只是为了能够单纯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大,你到底是怎么了?”对于鱼柔现在的状态,季洛表示真的很担心。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他家老大就快要看破红尘皈依佛门的感觉?不好,这样真的不好。

         “呵呵,没事。”慢慢收回视线,鱼柔双手环胸而抱,干笑了两声道,“只是秋天到了,人难免会变得有些伤感。”

         就在季洛微微张了张嘴,试图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鱼柔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了起来,“对了,夙夜怎么样了?已经回神医阁了吗?”

         “嗯,今天早上回的。”季洛撇了撇嘴道。为什么他家老大对夙夜那个冷面鬼永远都比对他要来的好?难道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正常人,而冷面鬼是个瞎子么?

         “回了就好,我现在这个状态的确不敢长时间跟他呆在一起。”鱼柔一脸失神的喃喃道。

         “为什么?”季洛的剑眉微蹙。

         “他会担心的。”鱼柔想也没有想就直接回答道。

         什么鬼?看着鱼柔脸上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季洛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冷面鬼会担心她,难道他就不会担心她了吗?要知道他的两只眼睛视力都是5。2,这两天里她那每每痛苦难过的样子,可都是无比清晰的传送到他的脑海里的。

         “老大,看到你在别墅整整两天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也很担心的好不好?”

         “嗯,我知道。”鱼柔仿佛对于季洛的控诉置若罔闻一般,一脸淡淡的点头道。

         我去,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差别对待吗?季洛真的有些无奈了,早知道他也做一个残疾人好了。

         “这两天外面有没有发生一些比较重大的事情?”不知为何,鱼柔心里总觉得会一件大事即将发生。

         “比较重大的事情?”季洛的黑眸微敛,难得正经了起来,“不知道林家家主林国栋的七十岁寿宴算不算?”

         “林国栋的七十岁寿宴?”只见,鱼柔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凌厉了起来。是了,这件事情,她怎么就给忘了呢?要知道,上一世江渣男就是在林国栋这次的寿宴上向她求婚的。

         “是在明天吗?”

         “嗯。”季洛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鱼柔的问题。

         “老大,其实你呆在别墅的这两天里,一共有六帮人马一直在全城各处搜寻你的身影。只是,幸好我们情报组的人员及时发现并采取各种防护措施,将你曾经出现在各个地方的种种痕迹全部给一一抹除了。”季洛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鱼柔的反应。

         “六帮人马?”听完季洛的话,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诧异,竟然有这么多人在找她吗?可是,除了冷奕,林国栋拥有需要到处搜寻她的动机,另外那四帮人马又分别是谁的?

         “不错。他们分别是冷家三少冷奕,云家家主云历城,温家家主温仁华,江家少爷江何,林家家主林国栋以及林家大小姐林慕涵。”季洛再次开口补充道。

         “嗯,我知道了。”鱼柔水眸渐渐变得幽深。

         云历城找她,难道是云惊宇的病情再次恶化了?可是,温仁华为什么要找她?还有江何和林慕涵这一对渣男贱女,他们又想使什么幺蛾子?

         “老大,除了这些,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林家大小姐林慕涵还托人花重金在沐城黑市的杀手组织中悬赏你的命,她说,凡是拿下你人头者,她就付给其五百万的酬劳。”

         与此同时,季洛手中装着牛奶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哗的一声,只见沾满白色牛奶的碎玻璃渣洒了满地,在阳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异常耀眼的光芒。

         “季洛,你的手没事吧?”注意到季洛被碎玻璃渣划破的右手手心不断的在往外渗出鲜红血液,鱼柔秀美紧蹙,一脸担心的拉过他的手,嗔怪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自虐吗?”

         “哈,这点小事不碍事。”季洛连忙收回被鱼柔握住的右手,一脸讪笑的打着哈哈连忙转移话题道,“就是可惜了那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爱心牛奶,等下我再为你泡一杯。”

         “季洛,你丫脑袋没发烧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了那劳什子牛奶。快把右手伸出来,让我看看严不严重?”鱼柔狠狠用手敲了一下季洛的脑袋,强行拽起他的手,就开始查看他的伤口。

         “还好只是伤口不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房间里有止血祛疤膏,现在我去拿来给你涂上,相信不消片刻,血就能止住的。”

         说完,不等季洛反应,只见鱼柔转身就向着她的房间跑去了。

         看着鱼柔如风般渐行渐远的,季洛慢慢收回他悬在半空中的右手,嘴角弯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这种被人关系的感觉,真好。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只见怀里抱着一盒冰淇淋的鱼小余眨巴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脸坏笑的在三楼吟唱道。

         “谁?”季洛的脸色立刻黑了。

         “还能有谁,本人乃最最天才的鱼宝宝是也。”鱼小余好不傲娇的冷哼道。

         我去,真亮啊。只见,阳光底下鱼小余那铮亮铮亮的小光头,让抬头望向他的季洛双眼顿时一眯,然后快速转移了视线。

         “鱼小余,小爷我的眼睛快被你那光彩夺目的大彩蛋给闪花了。话说你丫以后出门前能不能先戴个帽子,再出来乱晃。”季洛一脸恨恨的朝鱼小余吼道。

         “嗯哼。”仿佛丝毫没有在意季洛嘲讽的话语,只见鱼小余好不傲娇的轻哼一声,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大口冰激凌放入口中嚼了嚼,“季大叔,我以前就说你眼神不好,你还不相信。今天的事是不是很好的印证了我的话。”

         “什么意思?”季洛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呵呵,也没有什么意思。”鱼小余一脸无所谓的努了努嘴道,“妈咪,早上好啊。”

         “早上好。”不知道从何时起,一脸焦急的跑回房间拿药的鱼柔已经去而复返。

         “老,老大,我刚刚——”快速转过身,在看见鱼柔的那一刻,说实话,季洛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刚刚那么说鱼小余,她家老大该不会生气吧?要知道,小光头的发型并非是他自己愿意剪的,而是他家老大嫌要一直打理他的头发太过麻烦,所以图方便就硬逼着他剪的。

         就在一脸忐忑不安的季洛以为他要死定了的时候,只见鱼柔一脸骄傲的笑道:“季洛,你刚刚说的的确都是事实。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眼光,因为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要知道光头一出,明亮照人,先发制人,谁与争锋。”

         说到最后的时候,鱼柔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哈哈,你老大我是不是很有才?”

         “呵呵,是很有才。”季洛摸了摸他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可是,谁曾想,他用来扶额的手竟是刚才那只被碎玻璃渣划破的右手。

         “嘶——”因为疼痛,季洛倒吸了一口凉气。

         哼,狗腿子,活该。站在三楼之上的鱼小余在心里默默诽腹道,让你丫的讽刺我,这下遭到报应了吧。

         “手怎么样了?没事吧?”鱼柔脸上的笑容顿时止住了,拉过季洛的右手,打开药盒,就开始帮他涂药。

         看着鱼柔一脸认真帮他涂药的摸样,季洛的目光微闪,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但是,任凭我们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快乐的时光终会过去,成为我们各自人生中或轻或重的一小段记忆。

         “弄好了,三天之内,右手不要碰水。”

         最后在季洛右手手背上打了一个专属于她的蝴蝶结,鱼柔一脸大功告成的拍了拍她的手。

         “谢谢老大。”看着他右手手背上的萌萌哒蝴蝶结,季洛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幸福的光。

         “安了安了,小意思啦。”将药盒重新盖好,鱼柔一脸无所谓的对季洛摆了摆手道,“我现在要去准备明天去林家老宅参加晚宴所要用到的东西,就不陪你继续晒太阳了。”

         “好。”季洛微微了点了点,示意他明白了。

         “喂,季大叔,回神了。”一直趴在三楼阳台上看戏的鱼小余,一脸灿烂笑容的看向正处于失神状态中的季洛道,“妈咪不在了,我陪你晒太阳,怎么样?”

         “鱼小余同志,我刚刚没有听错吧?你竟然主动要求陪我晒太阳?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说完,季洛还真回过头假装往西边看了看。

         “季大叔,你语气中强烈的讽刺之意,我可是听明白了。话说,本宝宝平常难道对你不好吗?你竟然这样怀疑本宝宝的一颗赤诚之心。小心宝宝不开心了,就跟闹你绝交。”鱼小余鼓起腮帮子,一脸气愤的看向季洛道。这要是换做一般人,他才懒得理他呢。谁知道季大叔这二货竟然还不领情,真是气煞他也。

         “你要跟我绝交?”季洛的目光微闪。

         “嗯哼。”鱼小余傲娇的挑了挑眉,是不是怕了?

         只见,季洛沉吟了两秒钟,一脸兴奋的答应道:“那好,绝交就绝交。”

         “我去,季大叔,不带这么玩的。要知道宝宝我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你就忍心跟宝宝我绝交,让宝宝独自一人面对这残酷的世界么?”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鱼小余撇了撇嘴,又继续道,“如果你真要和宝宝我绝交,那我就诅咒你永远娶不到你想娶的人,让你到了晚年还是孤身一人。”

         “鱼小余,你真是太恶毒了。”季洛咬牙切齿道,“你竟敢拿我的婚姻大事当赌注。”

         “季大叔,古人有云,无毒不丈夫。”小光头鱼小余连续舀了好几勺冰淇淋放入嘴中,一脸胜利者的姿态望向季洛道,“季大叔,你就认输吧。要知道宝宝我可是IQ200的超级天才,跟我斗嘴,你还不只有被虐的份。”

         深吸一口气,已经濒临暴走状态的季洛尽量让他自己冷静下来道:“我的确说不过你,但是脚还长在我的身上,我现在走,不搭理你了,还不行么。”

         见季洛抬起脚步转身就要走,鱼小余顿时投降了,一脸着急的连忙道:“哎,季大叔,你别生气嘛。咱俩有话好好谈,不好么?”

         “你确定我们能好好谈?”季洛的脚步一顿。

         “嗯嗯。”生怕季洛不相信他,鱼小余重重的点了点头。

         “但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季洛一脸复杂的抬起头望向鱼小余。他可是栽在这个臭小子身上很多次了,谁知道他这次是不是又在拿他寻开心。

         “就凭我俩深厚的友谊。”

         “……”

         他们俩有哪门子的友谊可言,季洛有些无语的翻了一白眼。

         “那凭我独特的人格魅力。”

         “……”

         人格魅力?开什么玩笑,这种不值钱的东西,他真的有么?

         不得不说,季洛此刻已经打心底里觉得鱼小余这臭小子今天肯定又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了。

         “还是不相信么?看来本宝宝要放绝招了。”

         鱼小余黑不溜秋的眼珠快速一转,有了。

         “就凭我们两个最为重视的人是同一个人。”

         最为重视的人是同一个人?季洛转身离去的脚步终是完全停了下来。

         “好吧,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季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见季洛终于答应他了,鱼小余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脸笑容道:“嘻嘻,看来还是季大叔了解我啊。”

         “哼,拍马屁就不用了。”一直处于被蹂躏地位的季洛这次终于翻身做了一回主人,淡淡的瞥了一眼鱼小余,一脸不耐的说道,“我很忙的,有事快说。”

         “哈,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鱼小余的眼中一丝狡黠快速闪过,声音糯糯的说道,“我明天要和你一块去林家参加寿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