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爸爸,真的是你
        “林家主,祝您七十大寿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踩着一双黑色皮底皮鞋的鱼柔一脸淡淡的走近林国栋道。

         虽然对于鱼柔的穿着一身黑过来参加他喜气的寿宴,林国栋的心里有些许膈应,但是,鱼柔现在能出现在他的寿宴之上就足矣抵消他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了。因为只要她出现,他的计划就意味着已经完成一半了。

         林国栋浑浊的双眼微敛,这次他绝不会再让任何人破坏他的雄途伟略的。他们衰弱已久的林家,现在也终于是时候高调的出现在世人的眼前了。

         “小柔,快些进来坐吧,要知道爷爷等你来可是等了好久。”仿佛当以前鱼柔被逐出林家的事情从不曾存在一般,林国栋一脸慈祥的看向鱼柔关心道,“这些天过得可好?爷爷今天可是特地吩咐李嫂做了你最爱吃的蛋羹和红烧排骨,你待会可得多吃一点。”

         又是这一副恶心虚伪的嘴脸,鱼柔的目光微闪,眼中快速掠过一丝嘲讽,不咸不淡的回答道:“我这几天过得很好。多谢林家主的厚爱了。”

         而且,就算她过得不好,这不也是他们这些人一手早就的吗?现在这假惺惺的关心到底是做来给谁看的?

         鱼柔藏在衣袖之中的双手微微握紧,她一定能过得很好,也必须过得很好。

         “呵呵,你过得好,爷爷也就放心了。”听出了鱼柔话中的疏离,林国栋干笑了两声,连忙转移话题道,“寿宴快要开始,我们进去吧。”

         然而,就在林国栋和鱼柔两人刚刚迈开脚步准备进入老宅内部的时候,只见一直站在一旁穿着一身大红色旗袍的谢玉芬一脸铁青的开口了,“慢着。”

         “你还有什么事吗?”林国栋的脚步一顿,一脸阴沉的回过头看向谢玉芬道。这个无知善妒的妇人到底还想干什么?如果今天她还是像以前那样不懂收敛的话,就别怪他对她不客气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林国栋,谢玉芬将她阴狠的视线渐渐转移到鱼柔的身上,一脸复杂的咬牙切齿道:“鱼柔,我就问你一句,没有请柬的你到底是怎么厚颜无耻的混到我们林家老宅里来的?”

         按理说,她早已吩咐了老宅外面的守门人,让他们绝对不能放鱼柔这个没有请柬的小野种进来的。而且,她也让慕涵去黑市买通杀手,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鱼柔的人头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小贱人此刻竟还会奇迹般出现在这里?

         “谢老夫人,是谁告诉你没有请柬的。要知道我鱼柔刚刚可是光明正大的从你们林家老宅的正门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到这里的。”只见鱼柔好看的红唇微微勾起,一脸意味深长的看向谢玉芬,故意扯大了嗓子道,“而且自古以来,都说进门者是客,如此,身为九门大豪门林家当家主母的谢老夫人你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是不是有些太过粗俗和不妥了。”

         然而,注意到前来参加寿宴的一小部分宾客已经因为他们弄出些许的动静而开始驻足停留和围观了,谢玉芬原本都已经到了喉咙里面的脏话顿时止住了,一脸无辜的故意装作听不懂鱼柔的话道:“什么粗俗不妥?鱼柔你这孩子到底在说些什么?”

         “谢老夫人,你难道是年纪大了,所以得了健忘症了吗?怎么你自己前一秒钟说过的话,后一秒钟就忘记了?”仿佛对站在她身旁围观的宾客视若无睹一般,一脸天真烂漫的鱼柔对于谢玉芬的厌恶之意丝毫不加以掩饰,直接开口对她讽刺道,“看来人老了,就容易变得糊涂了。”

         谢玉芬,你不是最重视自己的豪门贵妇身份吗?你不是觉得你自己是林家的当家主母,所以就傲气的不行吗?今天,我鱼柔就让你亲眼见证你的大起大落以及我日夜冥思苦想为你量身定制的悲惨结局。

         “鱼柔你这个——”

         然而,不等谢玉芬将贱人两个字说完,只见已经有发怒先兆的林国栋一脸阴沉的连忙出声打断她的话道:“玉芬,你先进去帮我招呼一下客人吧。”

         “我——”对于林国栋的话,谢玉芬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是当她抬头注意到林国栋眼中毫不掩饰的警告之意时,她的瞳孔顿时一缩,一脸怨愤的盯着鱼柔的脸看了两三秒,终是一脸不情不愿的答应道,“好的,我会把客人都照顾好的。”

         “慕涵,陪奶奶一块进去吧。”

         “好的,奶奶。”林慕涵对着鱼柔浅浅一笑,然后搀扶着谢玉芬转身就准备进入宴会大厅了。

         看着谢玉芬和林慕涵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鱼柔原本藏在衣袖之中紧握的双手顿时松开,这次算你们好运。不过,寿宴的时间还长,谢玉芬,我们走着瞧。

         “小柔,你站了这么久,应该也是累了。现在随着爷爷一块进去吧。”

         林国栋试图让鱼柔挽着他的胳膊跟着他一块进入宴会大厅,但是谁知,鱼柔身子一侧,一把躲过了林国栋伸过来的手,一脸漠然的说道:“林家主,以我们俩现在的关系,好像不太适合一起出现在您邀请过来的众位宾客的眼前。所以,我想,现在还是作为长辈的您先行进去,至于我就稍后跟上吧。”

         “小柔,你知道的,在爷爷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最疼爱的孙女的。上次的事情,你还是不愿意原谅爷爷吗?”林国栋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终是变了。

         “林家主严重了。”鱼柔的水眸微敛,仍是那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看向林国栋道,“我鱼柔本就是你在十年前一时心软,大发慈悲给捡回来的一条流浪狗罢了。就凭十年后的我还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应该对你心存感激了,又何来原谅不原谅这么一说呢。所以,你根本不用对我如此的。”

         十年的收留之恩,是真;十年的利用之恨,是真。

         从他上次毅然决然的对着所以媒体宣布抛弃她的时候,他们过往的十年恩仇早已功过相抵,谁也不再欠谁。

         “小柔,我记得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爷爷对你的好,你都忘了吗?难道爷爷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你都忘了?”林国栋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步棋下错了,现在竟然一下子失去了鱼柔对他的全部信任。

         “林家主,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你又何必一直紧揪着不放呢?要知道现在的所有的宾客都在宴会大厅里等着你过去呢,所以,你还是赶紧过去吧。”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银色石英表,鱼柔的眼中一丝算计快速闪过,好戏马上就要上场了。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爷爷也不再强求了。”

         林国栋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由管家秦叔搀扶着,转身就向着宴会大厅的方向走去了。

         此刻,林家老宅大门口

         头顶黑色帽子,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小西服的鱼小余趴在季洛的肩头,看了一眼正仔细检查进入林家赴宴的每一位宾客身份信息的四个身材魁梧的保镖,然后立刻低下头,一脸怀疑的在季洛耳边说道:“季大叔,你确定我们这样真的能进去吗?”

         据他所知,他家亲亲季大叔现在可是连一张正儿八经的请柬都没有,如此一来,他们两个想要逃过四个保镖的视线顺利混进林家老宅谈何容易?

         “当然。要知道我为了能来参加林家今天的宴会可是下足了功夫呢。”季洛胸有成竹的对着鱼小余拍了拍胸脯道,“虽然请柬咱们的确没有,但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不是吗?”

         不知道为何,鱼小余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余宝宝,把你的飘飘欲仙粉借我一点呗。”季洛一脸讨好的看向鱼小余道,“只要有了飘飘欲仙粉,想要解决那四个保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飘飘欲仙粉?”鱼小余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总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了,原来季洛那个臭大叔竟然在这里等着他呢。

         “没有。”一脸高冷的鱼小余撇了撇嘴。

         “怎么可能没有?”季洛双眼死死的盯着鱼小余稚嫩的小脸。他可是知道,他那个万能小宝袋可是一直随身携带的。要说没有,他丫的骗谁呢?

         “嗯哼,我说没有就是没有。”鱼小余丝毫不买季洛的账,冷哼道。他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到头来,他竟然还要靠他这个小孩子,真是气煞他也。早知道他就自己一个人过来了,省的带上他这个大累赘,麻烦的不行不行的。

         “小余宝宝,做人不要这么小气嘛。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的,你知不知道?”季洛剑眉微蹙,他显然没有想到鱼小余竟会这嘛的不给力。

         “季大叔,不得不说,你的脸皮还真是愈发的厚了。”鱼小余对着季洛做了一个我鄙视你的手势,“飘飘欲仙粉可是凝儿姐姐特地为我保命研制的,岂能让你奢侈的移作他用。”

         “啊哈,真的是这样吗?不过,我怎么那么的不相信呢?”对于义正言辞满嘴跑火车的鱼小余,季洛真的是服了,这个臭小子咋就这么能编呢?他这到底是遗传谁啊?

         沉默三秒钟,只见如霜打得茄子般的季洛再次一脸期盼的抬起头看向鱼小余道:“真的不借么?”

         “你说呢?”鱼小余好不傲娇的冷哼道。他鱼小余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口的话岂能说变就变。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实施B计划了。”季洛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真想不到现在的小孩子竟然比他们这些大人都还要难对付。

         “B计划?”鱼小余黑曜石般的眼睛中快速闪过一丝精光,果然,他就知道他家的季洛大叔从不会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的。这样看来,他刚刚的坚持绝对是坚持对了。

         但是,下一刻,鱼小余嘴角还没来得及扩散的笑容顿时就凝住了。

         “我对他们用美男计,你觉得怎么样?。”季洛甩了一下头,然后一脸自恋的用手抚了抚他额前的刘海,“小爷我的相貌还不错吧?”

         “噗——”正准备往嘴里塞棒棒糖的鱼小余顿时喷了,“季大叔,话说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吃错药吧?这么无节操无下线的事情,你也能做的出来?”

         “当然。”季洛一脸不介意的点了点头,很是自我陶醉道,“古人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也。为了能带我亲爱的余宝宝进入林家参加寿宴,就算出卖小爷我的美色,这又有什么关系吗?”

         “呕,季大叔,stop,如果再听你这么无节操说下去,我想,我们俩还是暂时分开的好。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我智商情商都不在一个档次上面,所以,还是趁早各奔东西,各谋出路吧。”

         只见,鱼小余一个跃身,顿时就从季洛的背上跳了来。

         “小余,你当真要离我而去吗?”季洛一脸受伤的看向鱼小余道。他这么做可都是全心全意的为了他好,谁知道这个吃里扒外的臭小子竟然还不领情,真是气死他了。

         “季洛大叔,你的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不过,我是真心觉得和你站在一起会严重降低我做人的格调的。所以,我强烈希望你看在我还只是一个五岁宝宝的份上,就大发慈悲的放过我吧。”鱼小余故意哑着嗓子,一脸可怜兮兮的对季洛要求道。

         虽然节操这种不值钱的东西,他鱼小余也是没有的。但是,他没有,并不意味着他身边的人也能没有。要知道在现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里,高冷范才是主角制胜的关键,逗比永远都只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配角。而他鱼小余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是一等一好的天才宝宝,当然只能是主角。

         “哈,做人的格调是什么鬼?”看着一脸认真地鱼小余,季洛此刻真的有些无语了,他到底是从哪里接受到这些新潮的不能再新潮的思想的?话说,他们这些做大人的,也从来没有教过他这些啊。

         然而,季洛的话刚落,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只见原本怏怏不乐的鱼小余顿时一脸激动的飞奔到了一个陌生冷面男人面前,伸出双手抱住来人的大腿道:“爸爸,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