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飘飘欲仙粉
        “不行。”季洛想也不想就立刻回答道。

         要知道明天林家过寿的场面肯定会十分壮观的,到时候他带着他一个小破孩一起混迹在祝寿的人群中,万一他出了什么意外,他要怎么跟鱼柔老大交代?这种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他才不要答应他呢。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点公务没有处理,就先行离开了。太阳这么好,你一个小孩子还是多晒一会儿吧,光合作用促进骨骼生长,拜拜。”季洛对鱼小余挥了挥手,转身就准备离开二楼阳台。

         “季大叔,如果你现在逃跑,那么你就太不仗义了。”鱼小余一脸气急败坏的朝季洛吼道。亏他平常对他那么好,他竟然连这么点小事他都不肯帮他吗?

         “不仗义?”刚刚迈开脚步的季洛嘴角不禁一抽,“你是一个宝宝,我是一个成年人,这么严肃的词语真的不适合用在我们俩之间。而且,我也从没说过我明天会去林家祝寿啊。所以,抱歉了,你的这个要求我是真的不能答应你。因为不仅是从时间冲突上来说,还是从人道主义精神上来说,我都有义务帮老大将你给看好了,你绝对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低头看了一眼他右手手背上的蝴蝶结,季洛的双眸微敛。鱼小余这娃子的破坏力可是堪比核武器,就算他有时间,就算他会去林家,他也不要随身携带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的原子弹。炸死别人倒没有什么,如果连他也一块炸的粉身碎骨,他这不是作死么。

         “季大叔,你真的已经确定明天林家的寿宴你不要带我去吗?”鱼小余手中的冰淇淋纸杯都已经被他握得变形了,只见纸杯中的那粉色液体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显脏乱,反而衬出了一丝异常妖艳的美。

         感受到鱼小余好像已经开启了黑化模式,季洛的目光微闪,但还是强装镇定道:“我确定以及肯定。”

         他决定了的事情,从不会轻易改变,除非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

         就比如现在。

         “季大叔,既然你如此的不给我面子,那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鱼小余的一双大眼睛中闪烁着的全部都是黑色诡异的光。

         “你想干什么?”季洛顿时一脸警惕的望向鱼小余道。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逃跑的准备了。

         “也没想干什么。”鱼小余将手里的冰淇淋纸杯随意的往楼下垃圾桶的方向一扔,砰的一声,命中。

         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只见鱼小余突然好不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季大叔,今天天气挺好的,对吧?”

         天气好?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季洛的脸色微微一变,强忍住想要立刻逃离二楼阳台的冲动,一脸紧张的看向鱼小余道:“嗯,挺好。”

         “那我们来狂欢庆祝一下怎么样?”一直被鱼小余握在右手手心里的黑玉小瓶渐渐出现在了季洛的视线里。

         我去,鱼小余这臭小子手中拿着的该不会是凝儿那死女人最新研制的改良版的飘飘欲仙粉吧?

         飘飘欲仙粉,顾名思义,一旦被人竟鼻腔吸入体内,就会立刻变得飘飘欲仙起来,当然这里的这种飘飘欲仙绝对是纯洁的那种飘飘欲仙,只不过就是五官外加四肢一起不停的抽搐罢了。

         而且,在飘飘欲仙粉的药效发挥期间,因为中毒者整个人会一直处于一种异常兴奋癫狂的状态,所以对于外界的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任何的感知。换句话说,就算别人在你心口捅了一刀,你可能到死的那一刻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不得不说,在这一刻,季洛终于知道他心里一直存在的不安到底是源自于哪里了。

         “小余宝宝,其实,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的。”季洛一脸讪笑的看向趴在三楼阳台的护栏上不停把玩着黑玉小瓶的鱼小余认怂道。

         “季大叔,迟了。”鱼小余将黑玉小瓶瓶口的塞子用力拽开,一脸坏笑的盯着季洛,一连做了好几个试图往下倒药粉的假动作。

         就在瞪大了双眼一脸忐忑不安的季洛以为鱼小余真的要将药粉倒下来的时候,只见,鱼小余嘴角微微上扬,突然一把收回了停在半空中的药瓶,一脸意味深长的说道:“季大叔,你刚才不是还很硬气的说你很忙吗?怎么现在突然变得有时间愿意和我好好谈了。”

         “呵呵,刚刚都会误会,误会罢了。”听出鱼小余语气中的讽刺之意,季洛的心中真是大雪纷飞,怎一个冷字了得。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吗?早知道这臭小子身上时刻备着这些可怕的毒药,在他提要求的那一刻,他就应该立刻拔腿就跑的,跟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现在倒好,逃跑的最佳时机早已错过。变主动为被动的感觉还真是憋屈到不行呢。苦逼的季洛在心里默默腹诽道,看来还是他太过单纯善良了。

         “误会?我怎么不觉得呢?”鱼小余一脸坏笑的咧了咧嘴,“季大叔,正好我这几天一直跟着凝儿姐姐一起学习初级人体解剖学,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体教学模板,所以我对正常人体的生理结构还是感觉很模糊的。要不你就为我们伟大的教学事业献出一份力量吧。”

         人体教学模板?季洛的脸顿时变得像在便秘一样的难看,听他这意思,是要将他剥光后放在解剖台上供他们两个变态参观研究吗?现在光是想到那场面,季洛就感觉他此刻就好像不着任何衣物的暴露在了空气中,真是难受到不行。

         “不行。”最后看了一眼鱼小余手中的黑玉小瓶,季洛渐渐收回他的视线,吞了吞口水,强迫他自己快点冷静下来道,“我的身材并不好,所以不太适合做你们的教学模板。若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对人体的构造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曲解,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你说对不对?”

         “可是,我怎么觉得季大叔的身材跟教材上面的示例图相差无几呢?虽然我知道谦虚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可是人要是太过谦虚就有些过分了。”鱼小余丝毫不买季洛的账道。跟他玩咬文嚼字,也不看看他鱼小余是谁,是他三言两语就能打发走的吗?

         “季大叔,我知道你很忙,所以,我也不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现在从三楼洒下飘飘欲仙粉,大概只用花费你半小时的时间,我应该就能完成凝儿姐姐交给我的学习任务的。”

         注意到季洛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到不行了,鱼小余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光,继续再接再厉道:“季大叔,你牺牲一下,权当闲暇之余帮助我这好学的宝宝了。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报答你今日的援助之恩。虽然,我刚刚的确对于你拒绝带我去参加林家寿宴的事情,表示略微的生气和伤心。但是,如果你现在若是帮我完成这件事情,我想我可以当刚才的事情从不曾发生过,你说好不好?”

         看着鱼小余脸上天真烂漫的笑容,季洛的心中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尼玛,照他这么说,他用飘飘欲仙粉逼迫他当裸露的人体展览模特,他还要对他心存感激么?

         “小余宝宝,其实,你季大叔我刚刚仔细想了想,对于人体模特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找其他人帮你吧。因为我实在是不想误人子弟,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说到这里,只见季洛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而至于你先前所说的去林家参加寿宴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你有办法争取到老大的同意的话,带你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就不相信了,他能够获得鱼柔老大的同意。要知道一向对鱼小余宽容的鱼柔,其实也是一直有着她自己的处事原则的。

         “季大叔,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鱼小余迫不及待的连忙道。以他本事想要搞定她的妈咪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嗯,当然。”看着一脸兴奋的鱼小余,季洛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希望明天能够一切顺利。

         傍晚时分

         餐桌上,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由鱼柔夹进他碗里的红烧排骨的鱼小余一脸天真烂漫的抬起头道:“妈咪,我明天想和季洛大叔一起去游乐场玩。”

         “去游乐场玩?”鱼柔微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鱼小余会突然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要知道,她家儿子从小跟其他的同龄人就有些不太一样,不爱玩具车,不爱模型飞机,不爱和别的小朋友扎堆玩耍,反而偏偏喜欢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摆弄各种型号的手枪和电脑程序设计。

         不得不说,曾有很长一段时间,鱼柔还以为她儿子是不是心理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到后来她发现,她儿子这应该是天生的性格使然罢了。因为智商太高,所以和同龄小孩根本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因为智商太高,所以就偏爱一些复杂到爆的东西。不是不想和别人扎堆玩耍,只是生来就如此的特别他注定要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

         “妈咪,我昨天在电视上看到好像所有的小朋友都喜欢去游乐园玩,虽然我个人对游乐园无感,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喜欢去那种地方。所以,你就同意吧。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听季洛大叔的话,绝不给他惹麻烦的。”鱼小余用他的小手抱住鱼柔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撒娇似的说道。

         注意到鱼小余眼中的渴望,鱼柔的水眸微敛,慢慢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温柔的用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既然你想去,那便去吧。”

         小余,对不起,其实游乐场这种地方,本来应该是由妈咪亲自带着你去的。但是,请你原谅妈咪的自私。有些事情,妈咪现在不得不先行处理,否则,我们两个人以后就休想有平静的日子过了。

         只见,鱼柔看着鱼小余的一双水眸之中竟是满满的歉疚。

         原本都已经想要放弃了,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向她表明,是他们这些人不愿意放过她。所以,她只能先下手为强了,也必须下手为强。

         “谢谢妈咪。”鱼小余脸上笑容愈发的灿烂了,大功告成了。季洛大叔,不是说要他征求到他妈咪的同意吗?现在,他妈咪这不就是同意了么?

         注意到鱼小余向自己投递过来的胜利目光,季洛嘴角不禁一抽,顿时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想不到这臭小子钻空子的本事真是愈发的大了。

         罢了,罢了,以他的性格,就算他不带着他过去,想必他也会自己想法过去的。

         这样想着,原本眉头紧蹙的季洛瞬间释然了。

         翌日,清晨

         戴着黑色墨镜,穿着一身黑色小西服的鱼小余双手环胸,一脸不耐的看向还在镜子前面往头发上不停的抹着发胶的季洛道:“季洛大叔,你还真是磨蹭呢?不就是参加一个寿宴,你需要打扮的这么久吗?”

         “啊哈,小余宝宝,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要知道作为男人就不应该放过任何展现自己魅力的机会,否则,万一哪天你遇上自己心爱的女人了,若是因为第一印象毁了你们之间的可能性,那岂不就是得不偿失了。”季洛一脸自恋的用手抚了抚他额前的刘海,“ok,大功告成。”

         “自恋鬼。”鱼小余一脸鄙视的看向季洛撇了撇嘴,“真正有魅力的男人才不是你这样煞费苦心打扮得骚包呢。”

         “你说什么?”正沉浸在他帅气的发型中而无法自拔的季洛显然错过了鱼小余刚刚竭力吐槽他的一番话。

         “哈,我说,时间快要来不及了,我们赶紧出发吧。”鱼小余眨了几下眼睛,一脸天真的看向季洛道。

         “嗯嗯,走吧。”

         ……

         沐城北盛区,张灯结彩的林家老宅

         “林家主,恭喜啊。”

         “林伯伯,我来给您祝寿来了。”

         “林爷爷,恭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拄着拐杖在管家秦叔的陪同下站在林家老宅大门口的林国栋对络绎不绝前来向他道贺的每位客人都是客气的一笑,只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笑意明显未达眼底的他好像一直在等着什么人。

         “老爷,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作为主人公的您,现在难道还不打算进去主持大局吗?”管家秦叔对一脸失神的望向别墅外的林国栋小声提醒道。

         “再在等一会儿吧。”不得不说,林国栋的心里始终还是对于鱼柔会回来参加他今天的寿宴抱有一定希望的。

         如果她今天不来,那他的计划可就要泡汤了。林国栋拄着拐杖的右手微微用力,眼中一丝浑浊的光快速闪过。

         鱼柔,你可千万要给力的出现啊。

         就在这时,只见由林慕涵搀扶着的谢玉芬脸色有些许不好的慢慢走了过来,“国栋,全部的宾客都已经入座了,你不赶紧进去,还站这里干什么?”

         “不用你管。”面对谢玉芬的催促,林国栋显然毫无保留的表示出了他对于她的不耐烦。

         “不用我管?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管你,谁管你。”只见谢玉芬的脸色愈发的黑了,他的心里该不会是还期待着鱼柔那个小野种会回来吧?

         “林国栋,我告诉你,鱼柔那个野丫头今天是不会出现了。”

         “什么意思?”林国栋一脸铁青的偏过头看向谢玉芬道。难道她又公然违抗他的命令对鱼柔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鱼柔那个被逐出我们林家的小野种,如今还会有什么颜面敢再次进入我们林家。所以,你还是别再对她抱有期待了。”谢玉芬这一次竟然难得的没有和林国栋两人争锋相对了起来。

         “呵呵,你以为别人都是你吗?”

         不知道是突然看了什么,只见原本一脸阴沉的的林国栋顿时多云转晴,脸上挂满了欣慰的笑容。

         “小柔,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