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午宴(上)
        “冷奕你确定我真的必要穿得这样隆重吗?”

         看着镜子里面一袭白色镶满粉钻的香肩小礼服搭配各种灿若星河的珠宝首饰的自己,鱼柔不禁睁大了双眼,眼前这个高贵典雅的女人真的是她吗?

         “当然有必要。”冷奕从放在沙发上的鞋盒中取出一双耀眼的红色水晶鞋,然后走到鱼柔的面前蹲下身子,“抬脚,我帮你换上。”

         只见,鱼柔低下头,一脸受宠若惊的看向冷奕,连忙拒绝道:“我自己来就好。”

         “我帮你。”冷奕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道,“抬脚。”

         犹豫了两三秒,鱼柔轻轻咬唇,心中一横,终是将她此刻感觉如有千斤重的右脚交到了冷奕的手上。

         看着冷奕小心翼翼帮着自己穿鞋的摸样,鱼柔的小脸不禁变得有些红了,只是屋内的灯光偏黄,所以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明显。

         “穿好了。”冷奕一脸自豪的看了一眼他刚才的杰作,然后抬起头两眼耀耀的看向鱼柔道,“你现在试着走走看,如果不合脚,我现在就马上打电话,让人再换一双合适的过来。”

         “嗯。”鱼柔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迈开脚步来回走了两遍,最后在冷奕的面前站定道,“很合脚,而且很漂亮,冷奕,谢谢你。”

         “应该的。”冷奕的黑眸微闪,眼中一丝欣喜快速闪过。他这是第一次得到了她的认可吗?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现在出发去老宅吧。”说完,冷奕又对着鱼柔伸出了手,一脸期盼的看向她道,“你穿高跟鞋不方便,由我扶着你走可好?”

         注意到冷奕脸上一晃而过的紧张,鱼柔好看的红唇微微上扬,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就在冷奕等了许久都不见鱼柔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只见她淡淡一笑,然后将她的右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那就谢啦。”

         “不用。”冷奕薄唇轻启。与此同时,他握着鱼柔右手的左手也慢慢收紧。

         沐城南古区——苏家老宅

         “浅若姐,今天中午我们真的要去冷家吗?”瘪着小嘴的苏织染一脸复杂的看向苏浅若道。要知道上次在冷家用晚宴的时候,她们半路搀和进去没有得到重视就已经很丢脸了,为什么这次还要做一个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呢?

         “当然要去。”正坐在梳妆台前仔细打扮她自己的苏浅若很是坚决的回答道。她好不容易才托人打听到冷奕今天中午会回到冷家老宅参加午宴的消息,她又怎么可能会放弃与他见面的这种异常难得的机会。

         而且不仅如此,她还听说今天冷家的午宴完全是冷家的分家人冲着讨伐鱼柔的罪行去的。对于这种有意思的大场面,又怎么能少了她苏浅若的身影呢?她倒要看看,经过这次的事情,鱼柔那个卑贱的女人今后还怎么站在冷奕的身边。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苏浅若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算计,一脸淡淡的再次开口道:“小染,你若是不想去,我也不会强求的。只是,你一直暗恋的冷羽也会因为你的不露脸而渐渐忘了你这个人的存在的。”

         “不,他不会的。”只见,原本还很淡定的苏织染立刻炸毛了,一脸紧张的拉住苏浅若的手道,“浅若姐姐,只要我经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就不会忘了我的,对不对?”

         “小染,姐姐真的十分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所以姐姐这次要去冷家老宅不是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你吗。”苏浅若轻轻的拍了拍苏织染的手,一脸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小染,你要相信,不管在任何时候,姐姐都不会害你的。”

         “浅若姐,谢谢你。”苏织染一脸感动的对着苏浅若伸出了双手,想要和她拥抱。

         可是,谁知道苏浅若这时却立刻从梳妆台前站起身,拒绝了她的拥抱。

         “小染,姐姐这身装扮可是花了三个小时做好的,容不得一点差池,所以原谅姐姐现在没有办法和你拥抱。而且,你看看你刚刚画好的妆容现在都有一点花了,待会还怎么把你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冷羽看啊。你现在赶紧坐下,让姐姐帮你补一下。”

         “嗯嗯,还是浅若姐对我最好了。”苏织染对着苏浅若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梳妆台前坐定,她一定会好好把握住机会的。

         沐城东擎区——冷家老宅

         “家主,我们这次又来叨扰您了。”穿着一身深红色旗袍的冷永乐拄着拐杖带领着分家的一众小辈慢慢的走进了冷永康的视线里。

         “阿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亲戚之间经常走动一下也是挺好的。只是,三番两次都是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闹得大家最后都不欢而散,这就不好了。”坐在沙发正中的冷永康一脸意味深长的看向分家众人道。

         真当他冷永康是傻子吗?他一手打下的冷家江山又怎会轻易的转交到他们这些贪婪之人的手中呢?以为把他家小辈全部抹黑,他就没有继承人了吗?真是开什么国际玩笑。要知道他家小辈的心肠就算再黑,也永远会留有一角圣洁之地,总比他们这些从头黑到脚的人好得多了。若不是他年纪大了,心肠软了,就冲着他们这两次的挑衅,他肯定让人把他们都给轰出去。

         “家主,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要知道我们都是为了冷家以后的发展着想,如果有什么言语不对的地方还望家主多多包涵,总之,我们所有人永远不会做一些伤害冷家的事情的。”冷永乐浑浊的双眼微微眯起,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

         “呵呵,阿乐,你也别太紧张了。我刚刚就是那么随便一说,小情已经将午宴都准备好了,我们也赶紧过去餐厅吧。”冷永康从沙发上起身,一脸笑嘻嘻的说道,“因为知道你们要来,小情可是让人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呢。”

         “是吗?那可要多谢侄儿媳妇了。”冷永乐的脸上也立刻堆满了笑容,就仿佛刚刚和冷永康之间的摩擦从不存在一般。

         “家主,今天午宴怎么不见冷奕和她媳妇儿啊?”一直忍着没有开口的肖琴终是咋咋呼呼的开口了。如果连当事人都不在,那他们还上门讨伐个什么?

         将手中端着的鲍鱼粥小心翼翼的在餐桌上摆好,席语情一脸淡笑的看向明显想要找茬的肖琴道:“三哥家嫂子,像这种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家宴,我家儿子和儿媳偶尔缺席几次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者说,你家儿子不也一样没有过来吗?”

         “弟媳,我家袁耀最近都在忙公司的事情,所有抽不出时间过来。我倒是听说你家儿子和儿媳,一个休假,一个被辞工,他们两人现在应该都是闲得不能再闲了吧。既然如此,他们两个做小辈的如果连这点陪长辈的时间都抽不出来,我还能说些什么呢?”肖琴故意指桑骂槐道。

         席语情你丫的不是能说会道吗?这下我看你还怎么接茬。肖琴眯起双眼,端起她手边的果汁轻抿了一口,今天他们本家人注定要处于下风。

         注意到肖琴眼底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只见席语情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呵呵,三哥家嫂子,你这指责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为时过早了?要知道我刚刚好像并没有说我家儿子和儿媳会缺席今天的晚宴吧?不瞒你说,今天刚好是我家小奕陪着他媳妇儿第一次回老宅。所以,两人自然都要好好的准备一番,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呢?”

         “弟媳你——”肖琴显然没有想到席语情会故意诈她的话,一口已经吞入喉咙的果汁顿时是上也不好下也不好。

         “三哥家嫂子,喝东西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说话了,要知道这样容易被呛到。”席语情帮冷永康布置好碗筷,然后一脸淡笑的看向餐桌上的众人道,“厨房还有几样小菜没有端出来,我现在过去催催,你们大家都赶紧开动吧。”

         看着席语情优雅转身离去的身影,坐在餐桌下座的肖琴一脸恨恨的咬了咬牙。席语情,这次就先算你狠,不过,精彩还在后面呢,

         这时,坐在主座的冷永康也一脸慈祥的开口了,“好了,菜都要凉了,大家开吃吧。”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穿着一袭白色镶钻香肩小礼服踩着红色水晶鞋的鱼柔挽着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冷奕的胳膊优雅的走了过来,“冷家各位长辈们好,我们来迟了。”

         “不迟,不迟,我们才刚刚开始吃,你们俩也赶紧入座吧。”只见餐桌上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职业装的江晗一脸笑容对鱼柔和冷奕两人招呼道,“你们俩的妈刚刚进去厨房了,等来出来看到你们肯定会很开心的。”

         “谢谢大伯母。”在看见江晗的一瞬间,冷奕一直紧绷的脸终于放柔了一些。她可是除了他的母亲以外,平常对他对好的一个人了。

         “你是小柔吧?我是冷奕的大伯母江晗,欢迎你成为我们冷家的一员。”说完,江晗就对着鱼柔举起了放在她面前的红酒杯。

         “大伯母好。”鱼柔也一脸淡笑的端着起了她面前的红酒杯,碰了一下江晗的杯壁,然后轻抿了一口。

         看着宠辱不惊一直都表现的十分淡然的鱼柔,只见江晗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赞赏,“你大伯父因为军队里的事所以长期不在家,所以今天你可能见不到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们都是一家人,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也不会少的。”

         “嗯。”鱼柔微微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鱼柔的心思可谓是千回百转。因为从江晗刚刚跟她说话的态度来看,他们冷家本家人对于她的身份好像开始慢慢的接受了。但是,按理说不应该啊。因为现在的她可是比以前的她更加的差劲了,不仅是豪门养女的身份没了,而且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医术也遭到了多方面的质疑,这样的她,为什么他们还会接纳呢?

         就在鱼柔失神的瞬间,只见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的冷奕突然开口了,“我打算下个月5号跟鱼柔举行婚礼。”

         “哈?”鱼柔顿时一脸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什么鬼?为什么冷奕这个闷*做决定的时候从来都不事先跟她商量一下。

         可是,不等她开口说话,只见原本寂静无声的餐桌上顿时沸腾了起来。

         “冷奕,你要知道你旁边坐着的这个女人现在不仅是一个低贱的贫民,而且还是一个心肠歹毒的杀人犯。”

         “冷奕,你切莫让那虚无缥缈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啊。要知道情之一字,害人害己,你可得冷静下来啊。”

         “冷奕,我们冷家可是位列九大豪门之首,你若是真的在公众视线里跟你旁边这个来路不明心思不纯的女人举行婚礼,那你让其他家族的人以后怎么看我们冷家啊。”

         ……

         听着餐桌上的分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鱼柔和自己的讨伐,冷奕的俊脸渐渐的黑了,他的事情何曾需要他们这些无关紧要外人来插手,而且他今天纯粹是过来通知他们的,又不是来征求他们的意见的。

         “好了,这样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我们是一个家族,你们有什么意见一个一个的说,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做决断。”坐在主座上冷永康终是一脸冷色的开口了。

         与此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是家宴,只是家宴罢了。为什么原本应该充满各种欢声笑语的家宴,每每到最后都会无一例外的成为他们这些人讨伐别人的战场呢?

         “家主,不瞒你说,我们今天过来的确是要事想要和你商量的。”冷永乐显然在分家人里面占主导地位,只见他一开口,分家所有人顿时全都安静了下来。

         “你说。”冷永康微微蹙眉道。

         “其一,我们觉得小奕必须和鱼柔离婚,趁他们俩的婚姻至今都没有公之于众的前提下。其二,我们觉得苏家女儿不错,是小奕的合适结婚对象,而且也有利于我们冷家今后的发展。其三,我们冷氏国际的CEO位置一直都处于空置地位,我们大家都觉得是时候选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了。”

         然而,听完冷永乐这三条意见,不仅是冷永康和冷奕两人的脸黑了,只见餐桌上冷家本家人顿时都变得又青又紫,他们这些个分家人最近是不是都有些太过猖狂了?

         “阿乐,对于小奕的婚事,我虽然是他的爷爷,但是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所以对于你刚刚所说的一二两点,我没有办法给出我的意见。至于第三点,公司CEO的闲置问题,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顶上的,但是至于人选是谁,我想我还需要再仔细的考虑的一番。”

         说到这里只见冷永康端起放在他面前的西山龙井轻抿一口,一脸淡笑的又继续道,“不知道,我这样的回答,你可还满意?”

         冷永乐显然没有想到冷永康竟会他抛给他的球再次抛了回来,一脸复杂的再次开口道:“家主,我斗胆问一句,你这是打定主意决定置身事外了吗?”

         “呵呵,置身事外谈不上?我只是觉得小辈们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自己解决的好。要知道我的年纪都一大把,如果整天被这些小事情烦心,我想我也活不了几年了。”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冷永康一脸意味深长的笑道。

         “哎呀,老爷子,您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什么活不了几年了,看看您的身体如此的老当益壮,肯定能长命百岁的。”只见,手里端着各种甜点的席语情迈着优雅的步子适时的走了过来,“这是我做的玫瑰馅饼,您老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只见,冷永康接过席语情手中的馅饼,轻咬了一口,一脸满意的点头道:“嗯,好吃,没想到你的手艺真是愈发的精进了。”

         “哈,您也不看看这饼是谁做的。”席语情很是不谦虚的笑道,“小柔啊,知道你要来,妈可是特地专门为你坐了许多好吃的补品。你待会可要给面子全部吃光才行哦。”

         看着堆在她面前各式各样的汤盅和糕点,鱼柔的嘴角不禁一抽,干笑了两声道:“呵呵,妈做的,我当然会吃光的。”

         “弟媳,真想不到,你和你家儿媳妇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一直坐在一旁故意端着贵妇架子摆谱的肖琴一脸酸酸的开口道。

         “那是,我家儿媳妇不仅人漂亮,心肠好,而且还很有孝心,你说这样的好儿媳,我又怎么可以不好好的疼爱呢?”席语情一脸笑意的看向肖琴,满嘴跑火车道。

         “呵呵,一个低贱的杀人犯罢了,也亏得你如此当个宝。”肖琴摸了摸她刚做的大红色指甲,很是不屑的对席语情冷嘲热讽道,“弟媳,不是我说你,就算你现在对她再好,就算她穿的再怎么鲜艳华丽,终究还是掩藏不了她内在的贫贱和恶毒。这样的儿媳,也只有你能接受了。”

         “你给我闭嘴。”一道冷冽的男声突然传来。

         ------题外话------

         今晚十点二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