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我心脏很好
        “浅若姐,我刚刚本来看中了一件大红色的小礼服,可是却被别人抢走了。”一想到刚刚苗萌萌等人无视她的行为,苏织染就感觉她快被气爆了。

         “被别人抢走了?”白裙女人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惊讶,“是谁这么大胆子敢跟我们九大豪门苏家作对?”

         “是苗家的独生女苗萌萌。”苏织染咬牙切齿的说道,“浅若姐,你是不知道苗萌萌那个女人刚刚是有多么的嚣张,她竟然大言不惭的说我们苏家没有她们苗家厉害,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她真的这样说?”只见白裙女人的脸色顿时黑上了好几分。想她们苏家在九大豪门里面排名第五位,而她们苗家却是垫底的存在,她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敢说她们苗家比苏家厉害。

         不过,白裙女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因为,苏织染是个怎样的人,她苏浅若可是清楚的很。对任何一件小事添油加醋和挑拨离间从来都是她的长项,所以刚刚在服装店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被她给夸大了,为的就是引起自己的不满,从而借自己的手去对付苗萌萌。可她苏浅若是这么好利用的吗?

         “既然如此,小染,那我们就去别家店看看吧。要知道,整个新沐街也不是只有这一家卖女装的店。”

         说完,不等苏织染再说些什么,苏浅若迈开脚步转身就率先离开了服装店。

         “浅若姐——”看着苏浅若渐渐消失在服装店门口的身影,还站在原地的苏织染一脸愤愤然的跺了跺脚。为什么事情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发展?

         沐城东擎区灵韵路360号冷家老宅大门前

         “三嫂,今天的晚宴你可得小心啊。要知道,爷爷他好像对你还存有一些敌意。”冷羽一脸担忧看向浑身散发着迷人的自信的鱼柔道。虽然,他们冷家本家人大多还是挺友善的,可若是老爷子不赞成的话,她今天晚上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艰难的。

         “嗯,我都知道的。”鱼柔对着冷羽感激一笑,很是淡定的说道,“我今天既然敢来,就已经做好了被人刁难的准备了。要是今天的晚宴上不发生点什么,我才觉得奇怪呢。”

         不得不说,鱼柔脸上挂着的灿烂的笑容让冷羽一时间看呆了。她真的很特别,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不能让他再一点认识她呢?哪怕只早上一天也好。这样一来,她和他是不是就有可能了呢?

         “呵呵,那就好。”冷羽干笑了两声,试图掩饰他的不自然道,“不过,三嫂你放心,如果到时候若是你真的碰见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支援你的。”

         “我在这里就先谢过了。”只见鱼柔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

         “那我们进去吧。”说完,冷羽快速偏过头不再看向鱼柔,因为好像只有这样,他那一颗因为她而悸动不已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然而,此刻张灯结彩的冷家老宅内部却已经炸开了锅了。

         “家主,您真的同意冷奕那孩子和林家养女的婚事吗?”

         “家主,冷奕仓促结婚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太过儿戏了?”

         “家主,我们冷家的儿媳妇必须是具有良好家世的,就林家的那个养女,她真的合适吗?”

         ……

         听着围着自己身边的冷家分支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坐在主座的冷永康终是一脸不耐的开口了。

         “好了,吵死了,你们都给我闭嘴。”

         与此同时,挽着冷羽的胳膊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的鱼柔也一脸自信漫步走进了冷家老宅的客厅。

         “大家好,我是冷奕的妻子,鱼柔。”

         只见,鱼柔出现的瞬间冷家老宅里的众人顿时被惊住了,眼前这个气质非凡,自信满满的女人真的只是林家的养女吗?

         “小柔,你来了。”最后还是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大碗银耳莲子汤的席语情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你快来帮妈把这汤摆到餐桌上去,真是烫死了。”

         “哦,来了。”鱼柔好不矫情的从席语情手中接过那一大碗银耳莲子汤,就迈开脚步跟着她一起走进了餐厅里面。

         看着鱼柔连招呼都没有跟自己打就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背影,坐在主座的冷永康有些气恼的冷哼了一声,“大家也都去餐厅用餐吧。”

         “是,家主。”听出了冷永康话中的不满,众人也不再自找的麻烦的去触他的霉头了。

         餐桌上

         “不知道鱼小姐今年多大了?”坐在冷永康旁边的一个穿着淡雅华贵的老妇人一脸淡笑的看向正低头吃着席语情给她夹的清炒藕片的鱼柔道。

         “今年刚满23岁。”鱼柔放下手中的筷子,毫不胆怯的看向老妇人道。她想,眼前这个老妇人应该就是冷永康的结发妻子李艾青吧。

         “那你跟我家老三还挺配的。”鱼柔直爽不做作让老妇人也就是李艾青觉得很是满意。她就说,她那挑剔的宝贝孙子看上的女人能差到哪去。

         “我听说你的职业是医生?”李艾青又道。

         “嗯,是的。我目前就职于天沐医院,是那里的心脏外科医生。”鱼柔一五一十的对李艾青回答道。

         “心脏外科医生?”只见,李艾青偏头一脸兴味的看向正闷闷的喝着白酒的冷永康道,“那挺好,正巧我老伴的心脏一直就不太好,你抽时间也给他瞧瞧呗。”

         “谁心脏不好了,我心脏好的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冷永康顿时炸毛了。他才不需要让她一个蔑视他的小丫头片子给他看病呢。而且,他根本就没病,要看什么病。

         “呵呵,是吗?”鱼柔一脸意味深长的看向冷永康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自己的身体,我难道不比你更加清楚?”冷永康觉得鱼柔这个丫头就是老天爷派来给他的克星,她一刻不和自己对着干,她丫的就不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