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各路人马来相救
        “炎局,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今天的确带人抓了一个女人,可她并不是林家养女鱼柔,而是一个以盗窃为名伺机杀人的小贩。”一脸阴狠的将握在左手手心里的手枪枪口往衣服上蹭了蹭,谢强说谎不打草稿的对电话另一头的炎雲否认道。

         “小谢,你确定吗?那为什么我得到的消息却是你将鱼柔给关进我们警局的甲等的监狱了?”炎雲的双眸微眯,一脸危险的对谢强冷声质问道,“小谢,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后果的是什么?”

         “呵呵,炎局,一直以来,我是怎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像这种工作上的事情,我何曾出现过错误?”谢强干笑了两声,试图说服炎雲相信他所说的话道,“不瞒你说,我今天抓的这个小贩虽然不是林家养女鱼柔本人,但是她却和鱼柔有一定的关联。”

         “什么关联?”炎雲显然对谢强的说辞表示很不相信。

         “炎局,因为她是被鱼柔所救过的人,所以我现在严重怀疑她的犯罪动机会不会跟鱼柔有关系。但是,因为苦于没有证据,所以我就将她关在我们警局的甲等监狱了。如果炎局您若是还不相信的话,您现在可以过来一探究竟。”谢强索性破罐子破摔道。他就不相信了,炎雲来警局的速度能赶得上他手里这把手枪杀人的速度。

         “是吗?”炎雲的一张俊脸此刻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真想不到,跟了他这么多年的谢强竟然会背叛他。

         然而,就在炎雲还准备再说些什么来拖延时间时,只见电话另一头的谢强又再次开口了。

         “炎局,我现在还有一点急事要去处理,等您待会来到警局之后,我再向您汇报详细的情况。”

         “谢强——”

         然而,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挂断电话的滴答声,正以飞一般的速度驱车赶往警局的炎雲感觉他快要被气炸了,他竟然敢擅自挂断他的电话。

         该死,这下BOSS夫人可能有危险了。炎雲一脸愤愤然的用手使劲捶了一下方向盘,与此同时,他又将油门一踩,将行车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大。

         沐城东擎区——天医门据点

         “季洛大叔,我妈妈被抓进监狱了。”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鱼小余抱着一大包薯片走到正在厨房做饭的季洛身边,一脸淡淡的对他叙述道。只是那面无表情的小样,就仿佛被抓进监狱的那个人跟他没有一毛钱一般。

         “靠之,不是吧?”手里正拿着一颗鸡蛋准备往碗里打蛋花的季洛顿时将鸡蛋往一旁的垃圾筒里一扔,整个人立刻变换成了一种作战状态,“特么的,到底是谁?竟敢如此的陷害老大,让老子知道,老子定然饶不了他丫的。”

         瞥了一眼垃圾筒里碎成渣渣的鸡蛋,鱼小余顿时一脸心痛的闭上了双眼,他的西红柿炒鸡蛋。

         “季洛大叔,话说咱能先冷静一下么?”

         “冷静?老大都被抓进监狱了,还冷静个毛钱。不行,我要去救她。”被气的满脸涨红的季洛果断将身上的围裙一把扯下,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就准备联系人手。

         看着像一阵风一般离开别墅的季洛,还倚在厨房门口的鱼小余眼中一丝算计快速闪过。

         他就知道只要他的季大叔知道他妈咪进监狱的消息肯定会立刻发动一切力量去救她的。虽然,以他现在的能力去监狱救下他妈咪完全不成问题。但是,凡事能不动手则不动手,是他鱼小余做人的原则。这下,他只需要在别墅吃着薯片等着他的妈咪安全回来就好了。

         沐城西野区——云家

         “老大,有线人来报,林家的鱼柔小姐在两个小时以前被抓进第一警局的甲等监狱了。”。

         “砰——”云历城手中握着的玻璃杯顿时被捏的粉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把人给抓进去的?玄景,我记得以前好像交代过你一定要把人给我保护好的吧?”

         “老大,是属下失责了,还请老大责罚。”被云历城唤作玄景的男子立刻一脸愧疚的单膝跪了下来。

         “好了,起来吧,现在也不是责罚你的时候。你赶紧派人把鱼柔从监狱给我弄出来,要不惜一切代价。”不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云历城的眼中一丝狠厉快速闪过,“算了,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我还是亲自去吧。”

         就在外面的人纷纷为了鱼柔进监狱一事而准备发起各种救援行作时,此刻身处甲等监狱审讯室的鱼柔显然已经等不了太久了。

         “鱼柔,鱼小姐,你现在还有什么遗言想要交代的?赶紧说完了,就该我送你上路了。”坐在鱼柔对面的谢强脸上杀机尽显。

         注意到谢强打开保险给手枪上膛的动作,鱼柔的目光微闪,但仍是强装镇定道:“谢督察,你这画风会不会变得有些太快了?话说,咱俩刚才不是还聊得挺欢的,怎么接完一个电话回来你就变成现在这样不近人情了?”

         “呵呵,鱼柔,我想你也不必再费尽心思的继续拖延时间了。你我都知道,现在外面的人肯定已经开始实施对你的救援的行动,纷纷快速向着警局赶来了。”

         只见,谢强从座位上慢慢起身,然后一脸张狂的走到鱼柔的身边,将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冷笑道,“可是,你觉得他们的速度会快过我手中的这把手枪吗?”

         “谢督察,你这是做什么?要知道案子现在都还没有查清,你不能杀我。”鱼柔故作慌乱的挣扎道。但是,她藏在审讯桌下的双手却在不停的动作,只听见很轻的咔嚓一声,她的双手顿时从手铐里面挣脱了出来。

         “不能杀你?鱼柔,要怪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谁让你是李红雨的后人呢?我告诉你,今天你必死无疑,谁也别想从死神手里救走你。”谢强抵在鱼柔太阳穴上的手枪愈发的用力了。这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玉芬姑妈拜托他做的第一件事,他一定会将其完成的。

         “是吗?”鱼柔的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异常灿烂的笑容,身形快速一动,转身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砰——”

         “小柔——”

         刚刚一脚迈进甲等监狱大门的冷奕心里顿时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