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离家出走
        沐城东擎区——天医门据点

         “季洛大叔,我妈咪呢?她怎么没有和你一块回来?”抱着一盒草莓味的冰激凌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鱼小余,一脸疑惑的回过头看向正从别墅外走进来的季洛道。

         “你妈咪被人给拐走了。”季洛将身上的大衣一把脱下,一脸沮丧的走到了鱼小余的身边坐下,“把你的冰淇淋给我吃点。”

         谁知道鱼小余全身立刻绷紧,将手中的冰淇淋快速收进怀里,一脸鄙视的看向季洛,“季大叔,虽然你在我妈咪那受了委屈,对此我深表同情。可是,你也不能来欺负我一个小孩子啊。要知道这盒冰淇淋可是我向凝儿姐姐软磨硬泡了老半天,她才拿给我的。”

         “小余同学,做人不能太小气了,这样会没朋友的。”季洛瘪了瘪嘴道。不就是一小口冰淇淋吗?他丫的至于这么小气吗?要知道他今天可是受了情伤,一颗冰冻的心急需要安慰。

         “季洛大叔,我记得你曾经教过我一句话,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而我鱼小余做人的底线的就是,一妈咪不能让,二金钱不能让,三美食不能让,所以,基于以上三点,原谅我就先抱着冰淇淋离开一小会儿,待会儿回来咱们再聊。”

         看着鱼小余一个跃身抱着冰淇淋逃一般离开的背影,季洛此刻真想咬碎他那一口白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来欺负他?

         就在这时,穿着一袭黑袍显然是刚从实验室里做完实验走出来的凝儿一脸不解的看向季洛道:“季洛,你是牙疼吗?”

         “你才牙疼。”季洛双眼喷火的朝凝儿吼道。

         “你丫今天抽风了?火气怎么这么大?”对于季洛的毫无征兆的怒火,凝儿表示很无语,难道他的生理期又到了吗?

         “你管我,小爷我就是不爽,你想怎么样?”不得不说,凝儿此刻的出现正好给了一腔怒火无从发泄的季洛一个突破口。

         “我不想怎么样。”凝儿两汪清水似的凤眼快速闪过一丝异样。看来,他这是又受刺激了。

         “你说,为什么她从不曾正眼看过我一眼?为什么她明明在我身边,我却始终无法靠近?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

         只要一想到鱼柔、冷奕和云历城三人并肩而立的场景,季洛的一颗心就不禁深深的揪起。为什么他从不曾有过那样的机会呢?

         “是你的终会属于你,不是你的,再怎么强求也于事无补。”凝儿的目光微闪,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就像她一样,不争不抢,不怨不恨,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却始终怀抱着希望。

         “可是,我不甘心。”季洛的双手微微握紧,一脸复杂的抬头看向凝儿道,“难道你就没有求而不得的东西或人吗?”

         求而不得的东西或人吗?看着季洛黑曜石般的眼睛,凝儿的凤眸微敛。

         然而,就在这时,情绪渐渐冷静下来的季洛突然意识到了他刚刚好像冲动的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那种贴心私密的话他怎么能和凝儿那个死女人说呢?这下以凝儿那女人的性子,肯定会抓着机会好好喷他一脸的。

         看着凝儿面无表情的小脸,季洛的眼皮不禁一跳,嘴唇微微抿紧,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时间,只见季洛和凝儿两人都双双陷入的沉默。

         半晌,就在气氛变得愈发诡异的时候,抿唇不语的凝儿终是一脸淡淡的看向季洛开口道:“他对我很重要,但是,他幸福就好。”

         “哈,想不到,你还真有。”对于凝儿如实的回答,季洛显然表示很是吃惊。就她这种面瘫高冷平常喜欢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人,原来也有十分在乎的人吗?

         “你什么意思?”凝儿秀眉微蹙,语气微冷的说道。要知道她也是一个人,作为一个五官感觉都正常的人,她又怎么会没有让她异常重视的人呢?

         注意到凝儿的脸有变黑的趋势,季洛的小心脏不禁一抖,他就知道他和她之间说不了三句话就会崩盘的。

         “那什么,我还有一点急事赶着去处理,就先走了。”

         看着季洛逃一般离开的身影,凝儿的藏在黑袍里的双手微微握紧,但很快她的双手又再次松开了,他终究还是不懂。

         沐城市中心繁星小区16层

         “冷奕,你刚刚不是说不会对我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的吗?现在你丫的手又是在干嘛?”躺在床上的鱼柔一把拍掉冷奕放在她腰上的大手,瞪圆了双眼,回过头厉声对他呵斥道。

         “抱歉,我只是习惯了我家抱枕的存在。”冷奕双眸一暗,慢慢收回了他的手。

         “不是吧,你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睡觉竟然还要用抱枕,你丫没在和我开玩笑吧?”鱼柔显然对于冷奕的话表示很不相信。要知道,她一个女人从小到大也没有用过这种东西。

         “我从来不和你开玩笑。”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再次传进鱼柔的耳畔。

         从来来不和我开玩笑?鱼柔的心有一瞬间的沦陷,但是长年积攒起来的自我保护意识,让她的心再次筑起了更加坚固的防墙。

         “哈,睡觉吧。”鱼柔很是敷衍的说道。然后,用身子卷起被子,又向距离冷奕更远的床边移动了几分。

         感受到鱼柔的疏离,身上只搭有被子的一角的冷奕顿时无奈的勾了勾唇,看来他的追妻之路仍是漫漫无期。

         映着苍白的月光,最后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鱼柔,冷奕双手环胸,蜷起身子,慢慢闭上了双眼。

         十分之后,可能是不习惯在陌生的地方入睡,只见原本双眼紧闭的鱼柔猛地睁开了眼,真是煎熬啊。

         但是,听见躺在她身旁的冷奕均匀的呼吸声,鱼柔知道他定然是已经进入了梦乡。但是,她都没睡,他怎么可以睡得这样安稳呢?于是,打着想要戏弄冷奕的心思,鱼柔慢慢的翻转身子,侧身换了一个方向,只是翻过身来的她突然愣住了。

         身上没有盖住任何被子,双手环胸,蜷起身子,缩在床边一角,显然很是缺乏安全感的男人,真的还是白天那个坚毅刚强的冷奕吗?

         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鱼柔将刚刚全部被她卷走的被子慢慢扯出一半盖在了冷奕的身上,然后又伸出手将冷奕无处安放的右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腰上,“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姐姐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一回人肉抱枕吧。”

         费力的做完这一切以后,额头上有些许薄汗的鱼柔也慢慢的闭上双眼。然而,就在她刚刚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只见冷奕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一丝幽光快速闪过。

         翌日清晨

         “好香。”躺在床上原本还在睡梦中无法自拔的鱼柔顿时被一阵香气四溢十分惑人的饭香给诱惑醒了。

         但是,在鱼柔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原本跃跃欲试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这间十分偏男性的装扮的卧室显然不是她的小家。

         一脸复杂的偏头看了一眼她身侧空空如也的大床,鱼柔微微叹了一口气,掀开被子,赤脚走到了衣橱前,秀眉紧蹙的鱼柔伸手挑了一件在一众衣服里面最为保守的白裙换上,然后进入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走出了卧室。

         “你起来了,赶紧过来吃早饭吧。”正从厨房里面往外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的冷奕在看见一身V领白裙鱼柔的一瞬间,眼中一丝惊艳快速闪过。

         “嗯。”注意到冷奕的惊艳,鱼柔的水眸微敛,一脸淡淡的说道,“厨房里面还有什么是没有端出来的?我去拿吧。”

         “碗筷没拿,你去吧。”冷奕不动声色的收回他的视线,然后走到餐桌旁,将手里端着的皮蛋瘦肉粥轻轻的放下。

         “好的。”鱼柔对着冷奕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进厨房。

         “因为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但是秉持着你胃不太好的原则,我今天就只是做了一些清淡的稀粥和小菜。”冷奕将盛好的一小碗皮蛋瘦肉粥放到鱼柔的面前道,“你先尝尝看。”

         “嗯。”看着她面前的这一小碗稀粥,鱼柔的鼻子不禁有些酸了,因为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这么悉心照料过她,只是当年的她不懂事,弄丢了她。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胃不好的?”鱼柔收敛好她的情绪,一脸不解的看向冷奕道。她依稀记得,这已经不是冷奕第一次说她的胃不好了,而且他的车里还有专门为她准备的胃药。

         “我见过。”冷奕握着汤匙的手不禁一顿。

         “见过?什么时候?”鱼柔愈发的疑惑了。话说,她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见面的时候,她也从未在他的面前显露过什么不适啊。

         “那一次我因为手受伤住院的时候,有一次我曾经去你的办公室找过你,当时的你正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斜靠在沙发上,然后有人找你,你就强颜欢笑的撑着身子跟他匆匆离开了,因而连那时正在门边站着的我你也没注意到。”

         显然这是冷奕第一次一次性跟鱼柔说了这么多的话,说完以后就连冷奕自己的眼中都快速闪过一丝诧异,因为他也没有想到他会跟她说这么多的话。

         “哈,就算是这样,你怎么就能确定捂着肚子的我是胃疼,而不是犯了其他什么毛病呢?”鱼柔故意找茬道。

         “因为,我在你的办公桌上发现了各种治疗慢性胃炎的药,奥美拉唑,氢氧化铝凝胶还有维U颠茄铝胶囊。要知道你只是一个心外的医生,桌上却摆着这么多治疗胃病的药,所以,基于以上两点,我就可以推断出你有胃病,而且时常发作。”冷奕有理有据的对鱼柔解释道。同时,他又将再次添满皮蛋瘦肉粥的小碗递给鱼柔。

         “谢谢。”接过冷奕手中的碗,鱼柔慢慢低下了头,他怎会观察的如此的细致?要是换做一般人对此都应该是见怪不怪的吧?而他不仅用心记下了,还采取了许多保护她的行动。冷奕这个冷面男其实也是存有一颗火热的内心吧?

         “如果真想谢我,就多吃点吧。”冷奕嘴角微微上扬,他就知道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嗯。”鱼柔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冷奕的话。

         “叮铃——叮铃——”

         冷奕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面无表情的从餐桌旁起身,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的来电人,冷奕的目光微闪,但仍是按下接听键道,“喂,爷爷,有什么事吗?”

         “今天中午你带着她回老宅一趟。”冷永康很是威严的话语顿时从手机另一头传了过来。

         “没有时间。”冷奕想也不想就拒绝道。要知道老爷子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让他们赶回老宅的目的肯定只有一个,那就是冲着对鱼柔兴师问罪去的。

         “怎么可能没有时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丫头已经被天沐医院宣布停职查看了,而你也正处待命休假期,所以现在应该没有人会比你们俩更闲了吧?所以,今天中午你们必须都给我回到老宅里来。否则,你知道后果的。”冷永康语气冰冷的冲冷奕吼道。这小子真是愈发的不服管教了。

         “我不知道。”冷奕丝毫没有把冷永康的话当成一回事,他若不想去,谁能弄得动他。要知道,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年那个随意任人摆布的冷奕了。

         “你,你——”冷永康显然没有想到冷奕会如此蔑视他的威严,顿时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早饭要凉了,爷爷再见。”

         听着电话另一头传来冷奕挂断电话后的滴滴声,此刻正坐在冷家老宅一楼客厅的冷永康将手中的电话用力的往地上一摔,“他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老爷,您快消消气。”站在冷永康身边的管家赵叔连忙躬身捡起地上的手机,一脸紧张的看向冷永康,试图安慰他道,“三小少爷肯定是有什么难处的,说不定待会他就回来了。”

         “难处?放屁,我看他就是想和老头子我对着干。”冷永康眼睛一瞪,将握在手中的拐杖泄愤似的在地上敲打了几下。

         就在这时,只见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燕窝粥的席语情一脸淡笑的看向冷永康道:“老爷子,您这又是发生谁火呢?”

         “哼,还不都是你养的好儿子,你看看他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眼中还有我这个做爷爷的存在吗?”冷永康顿时将苗头对准了席语情,毫不客气的对她指责道。

         “呵呵,原来是我家奕儿又惹您生气了。”席语情将手中端着的燕窝粥轻轻的放在茶几上,干笑了两声道,“您也不是不知道,他一直以来就是那样的,所以,您还是消消气吧。毕竟如果把身体给气坏了,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我刚刚做了燕窝粥,要不您先吃点降降火。”

         “吃什么吃,我现在哪有这等心情。要知道中午分家里的那些人就要过来了,他若不过来,你让我如何收场。这些破事可都是他惹出来的,我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要累死累活的帮他擦屁股,我图什么?”

         冷永康真是越想越生气,别人这么大年纪了,整天不是抱着孙子在外面遛弯,就是去公园下下棋,修身修心的。而他呢?成天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的,生了他们这些尽是给他惹事的小崽子,真是他这辈子干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老爷子,分家那些人想找我们本家的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您若把这所有的罪过全算在我家奕儿身上是不是有些偏颇了。”席语情很是不满对冷永康反驳道。她家儿子不就是没有顺着他们的心意和其他豪门世家女儿联姻,反而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嘛,他们一直针对他有意思么。

         “哼,这还不是因为他没有把保护工作给做好。做我冷永康的孙子时时刻刻都应该保持警惕,绝不可以给别人任何伤害自己利益的可趁之机。如果连这份觉悟都没有,他就赶紧我滚蛋。”冷永康横眉竖眼,满脸怨气看向席语情道,“小情,我不管你现在用什么办法,我都必须在今天中午的午宴开始前看向冷奕那皮小子的身影,否则——”

         “否则您就怎样?”席语情一脸戏谑的看向快要气炸了的冷永康道。

         “我就,我就离家出走。”冷永康一脸恨恨的咬牙切齿道。他惹不起,还躲不起了。这些个破事,他不管了,还不行。

         “噗,老爷子,您没开玩笑吧?离家出走,真亏得您想的出来。”席语情顿时无奈了,眼前这个老小孩还是他们冷家的一家之主不?

         “哼,我乐意,谁敢管我。”冷永康冷冷的瞥了一眼席语情,眼中的警告之意尽显。

         “哈,我不敢。”对于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冷永康,席语情的嘴角不禁一抽,“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去您想办法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