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在劫难逃
        “叮铃——叮铃——”

         就在谢强纠结到底要不要对鱼柔用刑时,他放在审讯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正一脸淡淡的看着他的鱼柔,只见谢强拿起手机转身就走出了气氛压抑灯光灰暗的审讯室。

         “喂,姑妈,您这个时候怎么打电话来了?”脸上带着淡笑的谢强语气有些讨好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谢玉芬说道。

         “阿强,你应该知道姑妈这些年待你不薄吧?”

         林家老宅,拿着手机一脸阴鸷的站在二楼旋梯口的谢玉芬,看着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喝着茶的林国栋,一双浑浊的眼睛不停的闪动着寒芒。

         “姑妈您这说的什么话,这些年如果没有您的栽培,我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就呢?”谢强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

         虽然有些弄不懂谢玉芬的言外之意,但是对谢强而言,一直以来,谢玉芬对他的照顾都远远胜过了他的亲妈,而且,他的命本就是她给的,所以,就算她现在说让他代替她去死,可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的。

         “既然如此,姑妈现在需要你帮姑妈做一件事情。”谢玉芬的双眸微敛,沉声道。

         “姑妈,您别说一件事,就算是一百件事,阿强也会拼尽全力帮你完成的。”谢强一脸信誓旦旦的对谢玉芬保证道。

         谢玉芬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些年,她总算没有白疼他。

         “阿强,对于这件事,你也先别急着答应。要知道我让你帮我做的这件事可能会让你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答应吗?”只见谢玉芬佯装关心,对谢强再次试探道。

         “失去所有的一切吗?”谢强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又再次变得坚定了起来,“姑妈,我只想问您一句话,那件事情对您很重要吗?”

         “嗯,很重要。”谢玉芬一字一句的说道,“阿强,我记得我以前好像对你讲过李红雨那个贱人的事情吧。”

         “李红雨?当年那个插足姑妈和姑父之间感情的小三吗?可是,她不是早就死了吗?”谢强有些不解的说道。

         “呵呵,她是死了,可是她的后人还在,而且还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了十年。”低头又看了一眼一楼大厅的林国栋,谢玉芬握着手机的右手慢慢握紧,冷笑道,“你说,我要轻易放过她么?”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谢强顿时一脸了然,“姑妈,鱼柔那个丫头不会就是您口中那个李红雨的后人吧?”

         “嗯,不错,那个野丫头就是那个贱人的孙女。只要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心里就一天不得舒坦。所以,我想让你尽快动手让她消失。”谢玉芬咬牙切齿的说道。只有鱼柔那个贱丫头消失了,她的世界才能重归平静,她所拥有的一切才能永久。

         见电话另一头的谢强沉默了,原本情绪高涨的谢玉芬目光微闪,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小强,我知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做成了,那你的前途可能也会不保了,更甚者你会因为失去性命。所以,就算你不愿意,姑妈也不会勉强你的。只是,你姑父的一颗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恐怕我今后在林家的日子要更难过了。”

         听到谢玉芬语气里的失望和沮丧,谢强一脸着急的连忙道:“姑妈,您这说的什么话,我谢强能有今天全仰仗姑妈你的提拔。现在也是时候让我来做点什么事情回报您了。而且不就是除去一个小贱人吗?能有多大点事,姑妈你等我消息吧。”

         “小强,听到你这么说,姑妈深感安慰。只是,我知道处理这件事你可能需要一点时间的,但现在时间不等人,因为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去监狱救她了,所以,你只有尽快动手才行。”

         谢玉芬的眼中一丝杀意快速闪过,今天谁也别想阻止她的计划。

         “知道了,我刚刚审讯那个贱丫头的时候,她还说她对云历城有救命之恩,让我没敢对她用刑,不过,既然姑妈已经下定决心要让她消失了。侄儿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也会帮姑妈达成心愿的。”谢强浑浊的双眼变得愈发幽深,脸上杀意尽显。

         听到谢强如此说,电话另一头的谢玉芬知道事情已经搞定了一大半了,鱼柔那个贱丫头这次绝对在劫难逃非死不可了。

         “小强,辛苦你了的。事成之后,姑妈会尽全力保住你的,绝不会让你丢了性命。”

         谢强心中一暖,“姑妈,你等我消息吧。”

         按下挂断键,看着手机屏幕慢慢变得全黑,掏出别在腰间的手枪,谢强的脸上一丝狠厉快速闪过,是时候动手了。

         但是,就在谢强准备推门进去审讯室的瞬间,只见他才放进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来电人,谢强脸色顿时一变,这个时候他的直属上司炎雲怎么会来电话?难道真是云历城请来的?

         深吸一口气,谢强强装镇定道:“喂,炎局,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小谢,我听说你将林家养女鱼柔给抓进我们警局的甲等监狱来了,有这么一回事吗?”电话那头的炎雲强忍心底的怒气,语气冷冷的对谢强质问道。

         特么的,昨天通宵做任务的他一个小时前才驾车回到家,好不容易进入梦乡了,谁知道他家面瘫老大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他老婆被他的手底下人给扣下了,把本来昏昏欲睡的他顿时惊得顿时从床上滚了下来。要知道,他家面瘫BOSS可是一个睚眦必报非常护短的人,这下,他还会有活路吗?

         而且,他昨天才听木白那小子说过,他家的面瘫BOSS可是十分的看重他的这位BOSS夫人的。然而,却不曾想到今天他的手下就触了霉头。只要一想到之后等待他的悲惨境遇,正驾车飞快赶往警局的炎雲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闹得都是些啥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