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草菅人命
        “院长,你找我有事?”鱼柔走进温仁华的办公室,一脸疑惑的看向他道。这大清早的,他找她会有什么事情呢?

         “嗯,鱼医生,你来这边坐。”温仁华一脸淡笑的对着鱼柔招手,示意她过来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来。

         “院长,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鱼柔实在不喜欢和人绕圈子说话。

         只见,温仁华看着鱼柔的眼中一丝赞赏快速闪过,他喜欢她这直爽不矫情的性格。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们天沐医院,并且成为了我们医院中的一员,那你就应该对我们天沐医院的相关人员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鱼柔微微点点头,示意温仁华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的。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天沐医院是由沐城九大家族合资建成的,而这里面也容纳了各大家族中最优秀的医学人才,当然,这里面也同样会有一些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

         说到这里,温仁华突然轻咳了几声,以此来掩饰他的心虚。

         “嗯,这些我都了解过。”鱼柔一脸淡定的说道。

         见鱼柔的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温仁华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其实,他刚刚说了那么多废话,他就是怕她以后会以不习惯的借口来请辞。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天沐医院的损失可是大了去了。

         “鱼医生,你以后应该会一直呆在我们天沐医院的吧?”虽然这话说的很没有品,但是,为了留住鱼柔这种难得的医学人才,温仁华此刻真的是将他的这张老脸给豁了出来。

         对于温仁华如此低声下气的跟自己说话,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惊讶。其实,他作为一个声名赫赫的大人物,又是她的直属领导,根本不必用如此态度跟她说话的。

         “嗯,如果不出意外,会的。”鱼柔两眼定定的看向温仁华道。什么话都不能说的太满了,尤其是当未来的一切都不确定时。

         “那就好。”温仁华一直紧绷的神经也顿时松弛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那你在工作的时候,尽量避开肖家人和江家人吧。若是在医院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急事,你可以去总务处找温泽,他会帮你的。”温仁华最后对鱼柔嘱咐道。他能帮她的也只有这些了。

         “温泽?是刚刚去我办公室通知我来这里的男人吗?”鱼柔一脸疑问的看向温仁华猜测道。

         “嗯,他是我的养子。”温仁华有些欣慰的笑道,“虽然,我这辈子只生了一个女儿,但是,他真的很令我骄傲。以后,我温家的医药事业也会是他接手的。”

         不知为何,鱼柔心里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温仁华看似灿烂明媚的笑容背后隐藏的却是不可言说的巨大悲伤。

         “您的女儿,她——”怎么了?

         只是还没有等鱼柔将话说完,温仁华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是说了些什么,只见温仁华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凝重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让警卫控制住他们,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温仁华快速挂断了电话,接着就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鱼柔跟他一块出去。

         只是,当鱼柔跟着温仁华一块来到天沐医院的门诊大厅时,眼前的一片狼藉却顿时让她张大了嘴巴。

         东倒西歪的桌子椅子,散落遍地的碎玻璃渣,还有那迎风四处飞扬的白色纸屑。我去,这完全是一副被人给砸了场子的景象嘛。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九大豪门合资建立的天沐医院里耍横?鱼柔在心里暗暗道。

         就在这时,只见被好几个警卫钳制住的闹事者头头一脸愤怒的开口朝温仁华大吼道:“你们天沐医院的医生草菅人命,你们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保证以后不管让我付出什么,我都会拼尽一切让你们天沐医院再也开不下去的。”

         鱼柔向着发出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破烂的少年瞪红了双眼,一脸狰狞的看着周围所有在看热闹的人。

         看样子,眼前这个大言不惭的说想要天沐医院再也开不下去的少年来历应该很是一般啊。可是,他到底从哪里来的勇气敢公开向天沐医院宣战呢?难道出事的那个人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

         一时间,鱼柔的心思千回百转。如果真是这样,她好像可以为他做点什么。

         “院长,其实整件事情是这样的。”一个穿白衣的干练女人走到了温仁华的身边,向他汇报情况道,“这个少年的母亲因为突发心肌梗塞,然后被送来我们医院进行抢救。本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的,可是――”

         “可是什么?”温仁华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不太好的感觉。

         只见,穿白衣的干练女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温仁华,然后用手摸了一把她额头上冷汗,支支吾吾道:“是肖家少爷。”

         “又是肖远航?”温仁华此刻真的想骂娘了,“为什么出事的总是他?他这次又干了什么好事?”

         “他把治疗急性心力衰竭的抢救药硝酸甘油误拿成了禁忌药地高辛。”白衣女人咬了咬牙,一脸豁出去道。

         然而,在一旁站着的鱼柔突然讽刺的笑了起来,“温院长,看来刚刚那个少年的申诉并没有错,这下可真是草菅人命了。”

         因为,地高辛是一种白色结晶或结晶性粉末,而硝酸甘油则是黄色的油状透明液体。两者从外观上看上去截然不同,如果这都能拿错的话,那么那个拿药的人肯定是故意的。

         看来,这偌大的天沐医院里面还真是不平静啊。

         最后又看了一眼虽然被警卫钳制住,但还在不停的努力想要挣脱束缚的贫苦少年,鱼柔的心微微一动,他让她出手的理由好像又多了一点。

         ------题外话------

         沁沁在这里感谢某位细心博学的亲亲对文文所涉及到的医学知识提出的指正和建议~爱你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