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身世之谜
    “玉芬,这个时候你怎么也跑过来添乱?”林国栋的眼眸微敛,将手中握着的茶杯慢慢放在茶几上,一脸复杂的看向谢玉芬沉声道,“鱼柔虽然与我们林家人没有一丝血缘关系,可她毕竟也在我们林家生活了十年,你难道对她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吗?”

     “国栋,你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只见,谢玉芬拉着林慕涵在林国栋的对面坐下,一脸尖酸刻薄的开口了。

     “其实不瞒你说,我看不惯那个野丫头已经很久了。而且,我想我们整个林家上下,除了你以外,其他人应该多多少少都对她存有一定的芥蒂吧。所以,你刚刚问我,对她有没有感情,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要知道鱼柔那个该死的蛀虫早在五年前就不应该存在了,现在她的存在对于她谢玉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抹不掉的耻辱。但是,如果这件事情顺利进行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永远消失在她的世界里了。

     “玉芬,一直以来,你竟然都是这样想的,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懂我的。”看着近乎疯狂的谢玉芬,林国栋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无奈。他的良苦用心,他们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能懂呢?

     “呵呵,懂你?国栋,其实,我又何尝不想懂你。可是,这十年来,你做的那些事情,让我如何能懂?”谢玉芬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抹冷笑,“有一件事情,我已经憋在心里十年了,今天正好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我们一并解决了吧。”

     “什么事情?”不知道为何,林国栋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关于鱼柔的真正的身世。”谢玉芬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但只要是有心的人都看出她脸上暗藏的杀机和冷意。

     “鱼柔真正的身世?”林国栋的眼中一丝慌乱快速闪过,难道她知道了,但是不可能啊,要知道当年那件事情除了他以外,其余知情人早就全部死掉了。

     “妈,鱼柔那丫头难道不是爸在外游历时,意外救的一个乞丐吗?”林瑞丰一脸诧异的看向谢玉芬道。难道这其中还另有隐情?

     “意外救的一个乞丐?瑞丰,这种话也只有你们会相信了。”谢玉芬冷笑道,“要知道以你父亲重利益冷血的性格,他真的会因为一个路边的乞丐要死了,然后大发慈悲的将她领回家,并让她成为你的养女吗?”

     “但是,妈,鱼柔那丫头不是救过父亲的命吗?就凭这一点,父亲将她领回家,也是情有可原的。”林瑞丰一脸复杂的再次开口道。

     要知道,这十年来,虽然鱼柔是被挂下他名下的养女,但是她的日子过得也并不怎么好。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连一个贫民百姓的女儿应该享受到的一切,她都从来没有得到过。所以,如果她的身世真的不平凡,老爷子真的会袖手不管吗?

     而且,在他看来,每次老爷子对于鱼柔的纵容都是建立在她对林家还有利用价值的前提上,一旦她失去了价值,她就会立刻被抛弃,就如五年前一样,任由她被他的母亲谢玉芬扔出国,不管不闻不问。要不是她自己突然跑回来了,可能老爷子都要忘了有她这么一个人了。

     “救过命?情有可原?”谢玉芬的双手渐渐握紧,“呵呵,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就在五年前,我派出去的一个私家侦探意外发现所有的事情并非如此。林国栋,不得不说,你这些年瞒我瞒得好苦。”

     “玉芬,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只见林国栋的目光闪动的愈发厉害了,她真的知道了吗?但是,他的心底却仍抱有最后一丝希望。

     “林国栋,你就别装了。”看着林国栋还是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态度,谢玉芬感觉她快要暴走了,这就是她倾其所有爱过的男人,这就是她甘愿装傻努力维护的男人。可是,他呢?这些年,他是怎么对她的?除了物质上的给予,他的一颗心何曾在她的身上有过一秒钟停留?

     深吸一口气,谢玉芬尽量让她自己平静下来,一脸尖锐的看向林国栋道:“我问你,鱼柔是李红雨那个贱人的孙女,是不是?”

     李红雨吗?竟然是李红雨吗?林国栋一直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原来她还是不知道。

     然而,注意到林国栋瞬间沉默的样子,谢玉芬感觉她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她就知道在他的心里一直就忘不了李红雨那个卑贱的贱人。

     “林国栋,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我说对了,所以你心虚了?”

     “妈,李红雨是谁?她跟爸有什么关系吗?”站在一旁的林瑞丰一脸疑问的再次开口了。

     谁知道谢玉芬却突然一脸狰狞的大笑了起来,“李红雨?李红雨吗?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卑贱放荡的妓女,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一个死一万次都不足惜的贱人。”

     听着谢玉芬对自己曾经唯一爱过的女人如此的谩骂,一直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的林国栋终是有些坐不住了,“谢玉芬,你够了。”

     “没够。”谢玉芬从沙发上站起身,声嘶力竭的朝林国栋吼道,“林国栋,我们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将鱼柔那个小贱人踢出林家,二你将我踢出林家。”

     “妈,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怎么可以拿您和鱼柔那个野丫头比呢?”林瑞丰率先站起身来,一脸不赞同的阻止谢玉芬道。

     “是啊,妈,既然您想把鱼柔赶出林家,我们把她赶出去就好了,您又何苦为难自己呢?”只见林瑞丰身边的王琳也适时的开口了。

     “奶奶,您不要这样。”林慕涵也是一脸担忧的看向谢玉芬道。但是,与此同时,她的心里早已乐开花了。因为,鱼柔那个碍眼的小贱人终于要被赶走了。

     看着心意已决的谢玉芬,还有神色各异看着自己的林瑞丰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的林国栋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好好的事情竟会发展到如今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