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你是故意的吧
        在前往天沐医院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的林慕涵突然一脸淡笑的偏头看向驾驶位的鱼柔道:“小柔,以后我们就在同一间医院上班了,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会如我们当初在国外留学一样,过得精彩非凡。”

         “精彩非凡?”鱼柔的双眸微敛,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希望如此吧。”

         天沐医院院长办公室

         “温院长,这位是我姐姐林慕涵,她是今天过来报道的。”鱼柔一脸浅笑的看向带着老花镜正趴在办公桌上批阅公文的温仁华道。

         “林慕涵?林家大少爷林瑞丰的女儿么?”温仁华放下手中握着的钢笔,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眼站着鱼柔身边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的林慕涵。

         “温院长,你好。我是林瑞丰的女儿,林慕涵。”注意到温仁华审视的目光,林慕涵毫不胆怯的大方应答道。

         她就是林瑞丰唯一的亲女儿,林国栋的亲孙女,林慕涵。她和鱼柔那个养女,绝对是两个不同的存在。

         “嗯。”温仁华轻嗯了一声,用手扶了扶他的老花镜,一脸意味不明的继续道,“话说以林小姐你的身份大可不必屈尊来我们天沐医院就职,我想问下,林小姐你到底是看中了我们医院的哪一点?”

         只见温仁华突如其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问话,让林慕涵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她仍是强装镇定道:“贵医院是我们沐城规模最大的医院,我想这一点,就足够让我放下一切来到这里了。”

         “呵呵,这样说来,林小姐你对我们医院还是很向往的。”一脸紧绷着脸的温仁华突然笑出了声,“林小姐,就冲这一点,我代表我们医院全体职工欢迎你的加入。”

         见温仁华终于松口了,林慕涵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谢谢温院长。您是长辈,还是我的领导,一直林小姐,林小姐的叫我有些太过见外了。如果可以,您直接叫我慕涵就好了。”

         “呵呵,慕涵,欢迎你。”温仁华一脸慈爱的对着林慕涵点了点头,然后又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一直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的鱼柔。

         “小鱼,既然慕涵是你的姐姐,那么接下来就由你将她带往她工作地方心理咨询室吧。”

         “好的,院长。”对于温仁华如此安排,鱼柔丝毫都不感到意外。虽然,她压根就不知道那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在哪。

         十分钟之后

         “小柔,我记得我们刚刚好像来到过这里。”因为长时间的徒步行走,只见林慕涵的额头上已经生出了些许薄汗。

         “是吗?”鱼柔面无表情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喘着大气的林慕涵。

         “嗯,我记得五分钟之前,你就带我来过这里。”林慕涵一脸复杂的盯着鱼柔双眼冷声道。她该不会压根就不知道心理咨询室在哪吧?可是,不能啊。她刚刚既然敢答应温院长将她送去上班的地方,她就应该知道啊。

         不得不说,此刻的林慕涵真相了。

         “呵呵,是我记错了。”鱼柔的目光微闪,干笑了两声道,“我们现在左转再直走,应该就能到的。”

         “左转再直走?你确定?”林慕涵藏在衣袖之中的双手渐渐握紧,要说她刚刚还不是很确定,但是,她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鱼柔这个贱丫头这么长时间都是在耍着她玩了。

         “当然。”鱼柔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鱼柔,到底是我傻还是你傻,现在左转再直走就回到温院长的办公室了。”林慕涵积了一肚子的怒火终于在此刻全部爆发了。

         “哈,竟然又错了?”只见,鱼柔眨了两下眼睛,一脸无辜的看向满脸涨红的林慕涵,“姐姐,不好意思了。其实,我是个路痴。”

         “路痴?鱼柔,你故意的吧?既然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在哪,那你又何必答应温院长将我带过去呢?”林慕涵咬牙切齿道。贱丫头就是贱丫头,终有一天她会让她再也嚣张不起来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鱼柔相信现在的她可能已经死了上千次了。但是,那都只是如果罢了。既然她死不了,那她就继续接受她带给她的惊喜吧。鱼柔的眼中快速闪过一道暗光。

         “姐姐,你都说了是温院长提出来让我带你过去的。要知道院长下令,我岂敢不从。而且,好歹我也在天沐医院上了一个多星期的班了,我原本以为我能带你找到的。”

         “你以为?鱼柔,不得不说,现在的你还真的很让我大开眼界。”林慕涵藏在衣袖之中的大红色的指甲都已经全部嵌入了掌心。好,真的很好。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突然看到了什么,只见原本站在林慕涵对面的鱼柔一个闪身顿时和林慕涵拉开了好几米的距离。

         “姐姐,小心。”

         “啊——”

         只见,一车充斥着各种恶臭的垃圾全部倒在了林慕涵的身上。

         “喂,你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看见那边牌子上写‘垃圾车专用通道,行人勿近’吗?”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推垃圾车的清洁工人双手叉腰,很是气愤对一脸愣愣的站在原地的林慕涵吼道。

         要知道光是把这些垃圾全部装车可就花了他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呢。这下弄成这样,让他如何是好。眼看就要临近中午了,他还要去学校接他家孩子放学呢,这不是白白增加他的工作量吗?

         “啊,你,你,我——”被垃圾车里的臭水弄得全身上下*的林慕涵感觉她已经不会思考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一边看好戏的鱼柔知道此刻她到出场了。

         “李伯伯,真是抱歉,她是我姐姐,今天第一天来上班,对医院的环境还不是很了解,我在这里替她向您道歉。”鱼柔走到林慕涵的身边,一脸歉意的看向那名清洁工人道。

         “哎呀,原来是鱼医生啊。”在看到鱼柔的那一瞬间,只见鱼柔口中的那位李伯眼中立刻迸发出了不一样的光彩,态度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算了,没事,没事。你还是赶紧带你姐姐去换一身衣服吧。想必她现在也被弄得十分不好受。”

         “谢谢李伯了,今天真是抱歉。我现在就带她去换。”鱼柔对着李伯回了一个笑容,然后脱下她身上白色外套,盖在林慕涵的身上后,拉着她就快步离开了。

         与此同时,只见鱼柔的脸上也快速闪过一丝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