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绝不放手
        “喂,你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打什么骚扰电话。”

         如果是和鱼柔相熟的人,那他肯定会知道她的起床气是十分严重的。

         就如同现在这番,要不是还存有一丝理智,恐怕鱼柔早就将她手里握着的电话扔出十米开外了。

         电话另一头,只见冷奕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他显然没有想到鱼柔的起床气竟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是我,冷奕。”清冷略带磁性的嗓音顿时传进了鱼柔的耳畔。

         “冷奕是谁?老娘不认识你,赶紧挂电话,老娘还要继续做美梦。”闭着眼睛还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的鱼柔毫不客气的对着电话大吼道。

         特么的,她刚刚正好梦见了一个美男,可是还没等她出手,这该死夺命连环叩就把她的美男给弄没了,真是气煞她也。

         然而,就在鱼柔一手拉过被子蒙住头,另一只手准备给她手里的电话来个致命一击时,冷奕那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结婚,曝光。”

         “结什么婚?曝光什么?话说你丫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医院找医生,我又不是你的谁,给我打电话,我能干嘛。”

         等一下,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只见原来闭紧双眼躺在床上的鱼柔立刻睁开她那满是红血丝的双眼,然后用手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脸紧张的坐了起来,“你刚刚说什么?”

         “冷奕,结婚,曝光。”还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

         “靠之,冷奕你丫大半夜的不睡觉是发什么疯?整天把曝光那件事挂在嘴边有意思么,我告诉你,我鱼柔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受人威胁的人。本来那天和你去民政局把证给领了,我就已经很后悔了。你现在可别逼我和你断了那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可言的一纸婚约。”

         老虎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啊。此刻握着电话靠在床头的鱼柔就快要将她那一口银牙给咬碎了。

         另一边,在黑夜中,迎着那微凉的冷风,站立在林家老宅附近的一颗香樟树后的冷奕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异样。她说的不错,她和他之间好像除了那一纸婚约,真的什么都没有。

         半晌,就在鱼柔以为电话另一头的冷奕不会再说话时,只听见他又道:“你看上云历城了。”

         什么鬼?我看上云历城了?鱼柔顿时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他到底是依据什么得到了这个无比荒缪的结论的。

         “没有。”鱼柔深吸一口气,尽量让此刻的她用一颗平常心去回答冷奕的问题。因为,她已经初步确定冷奕这个闷骚男人现在绝对是处于一种抽风的状态。

         “你有。”冷奕的薄唇微微抿紧。

         “没有。”鱼柔秀眉微蹙,咬唇。

         “有。”

         “我去,你丫有完没完,我说没有就没有,冷奕你丫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只见,被冷奕逼急了的鱼柔顿时暴走了,一个完美的跃身从床上赤脚跳下来,他丫抽风也应该有个度啊。

         “云历城向你求亲了。”

         “……”

         “那又怎么样?”鱼柔的目光微闪,“古人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你是我老婆。”

         “……”

         “马上就不是了。”鱼柔握着电话的右手慢慢收紧。冷奕这个闷骚男人实在是太麻烦了,看样子她还是趁早脱身吧。

         “不可能。”冷奕的脸色已经变得如锅底一般黑了,“我不会放手的。”

         冷奕异常坚定的话语让鱼柔的心微微一颤,但她还是强装镇定道:“冷奕,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俩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更没有理由共同携手走完一辈子。已经过去的那一个星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却也足够让我认识到我们两个当初那么草率的去民政局领证,就是一个错误。”

         错误吗?冷奕骨节分明的手慢慢握紧,原来一直以来,她就是这么认为的吗?

         他原本以为,只要他给她足够的时间去缓冲,她就会对他和她的婚姻更容易接受一些,也会更快更好的进入状态。但现在看来,是他错了,当初他就应该将她紧紧的栓在他的身边。

         自由,这个东西还真的不能轻易给出去。因为,她若是飞的太远了,他可能就会弄丢她了,就如同当年的那个她一般。

         只见,冷奕清冷的眼眸中一丝伤痛快速掠过。

         “冷奕,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何不愿意放手。但是,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给予我什么?又或者换句话说,我为什么要继续配合你维持这段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婚姻?”

         鱼柔赤脚走到了窗边,看了一眼布满璀璨繁星的夜空,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当初是她太冲动,也考虑的太不周到了。本来她就是一个注定与幸福无缘的人,现在又何必多拉上一个人下水呢?

         原本以为,提前找上一个人领证结婚可以帮助她更好的对付林家,但就现在看来,好像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因为,上次去冷家赴宴,她就发现冷家的水也是非同一般的浑浊。本来一个林家就够她受的了,现在再来一个冷家,她是吃饱了撑的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但是电话另一头的冷奕却迟迟没有说话。

         “好吧,我知道我现在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太合理,但是,凡是都要讲个你情我愿,不是吗?”

         此刻的鱼柔真的有些无奈了,现在的她不正是应了那一句不作就不会死吗?

         “你想要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冷奕终于开口了。

         鱼柔的目光微闪,“你能给我什么?”

         “除了离婚,都能。”

         呵呵,这话说的真带种。鱼柔顿时无语的四十五度角望向窗外的夜空。难道她要他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吗?

         但是,几年之后,鱼柔才知道,原来冷奕这个闷骚的男人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竟然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