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狼狈入狱
        “鱼柔小姐,对于涉嫌故意杀害锦江建材公司CEO郝总父亲这件事你做何解释?”

         “鱼柔小姐,我听说你好像刚刚才从国外回来,作为天沐医院的一名新手医生,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医疗事故,天沐医院的高层对您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鱼柔小姐,你的养父是沐城九大豪门之一林家的大少爷林瑞丰,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是怎样的一个反应呢?”

         ……

         听着一大群记者对自己的各种质问,带上手铐被两个干警押进警局的鱼柔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讽刺笑容。他们是怎样的一个反应,怎样的一个态度,跟她有一毛钱。

         见时机差不多了,一直静静的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鱼柔被记者围攻和刁难的谢强终于开口说话了。

         “好了,各位记者同仁们,对于鱼柔涉嫌故意杀害郝多金父亲郝仁一事,等我们警方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调查清楚之后,自会专门召开记者招待会给出一个官方正面的回应的。不过,现在还希望各位回去,静候我们警方的消息。”

         说完,冷着脸的谢强又连忙对着押着鱼柔的两个小干警使了一个眼色,“小沈,小方,你们现在还不赶紧将鱼小姐带进去。”

         “是,老大。”被谢强叫做小沈的那个面色阴鸷的干警用手使劲推了一把鱼柔,“鱼小姐,请吧。”

         显然没有想到那个叫小沈的干警竟然会对她动手,只见鱼柔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你给我放尊重一点,我告诉你,我现在还不是你们的犯人。”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型的鱼柔慢慢抬起头,一脸冰冷的看向那个面色阴鸷的干警小沈道,“否则,等我出去的那一天,你会死得很惨的。”

         谁知道那个叫小沈的干警却突然好不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一脸鄙视的向鱼柔吐了一口口水,“我呸,等你出去的那一天?我告诉你,凡是进了我们警局甲等监狱的嫌疑犯就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的。而你,很不幸的,就是甲等监狱中的一员。”

         “甲等监狱?”鱼柔脸上微微一怔,显然没能理解阴鸷干警小沈的话。

         “是啊,上头早就下命令了,不管你有罪还是没罪,最后都只能是杀人的死罪。说来,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惊动了上面人亲自下命令来对付你。”另一个叫小方的干警一脸同情的看向鱼柔道。她想来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吧。

         “小方,你跟她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要知道老大可是下过命令,要好好招待她的。”只见,阴鸷干警小沈狠狠的瞪了小方一眼。这小子就是同情心太泛滥了,总有一天,他会因为他的多管闲事儿而害死他自己的。

         “知道了,沈哥。”注意到干警小沈的阴狠眼神,小方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算了,这警局里面被冤枉的可怜人那么多,按理说他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五分钟之后

         阴鸷干警小沈很是粗暴的伸出手将带着手铐的鱼柔一把推进一间阴冷潮湿充满恶臭的监狱里面,然后一脸坏笑的将监狱的大门上了锁,“鱼小姐,接下来,就请你好好享受吧。”

         就在干警小沈转身准备立刻的瞬间,只见一直沉默的鱼柔开口了,“等一下。”

         干警小沈的脚步一顿,一脸不耐的回过头,“不知道鱼小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的律师?”鱼柔的嘴唇微微抿紧,一脸复杂的看向小沈道。

         “呵呵,原来鱼小姐是想见律师了。这样看来,可能是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清楚。不过,看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再为你解释一遍吧。”

         只见,干警小沈的上下打量了鱼柔一眼,脸上满是淫邪的光。

         “这里是甲等监狱,只能走着进来躺着出去的甲等监狱。见律师?你可能要等到下辈子了。”

         看着干警小沈好不嚣张离去的身影,鱼柔的双手渐渐握紧,眼中一丝冷光快速闪过,下辈子吗?

         沐城北盛区——林家老宅

         “爸,因为外面的新闻媒体都在肆意的报道鱼柔涉嫌故意杀害郝仁的事情,一下午的时间,我们林氏纺织的股票已经下跌十个百分点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林氏纺织可就陷入异常麻烦的境地了。”

         风尘仆仆的从公司赶回来的林瑞丰一脸焦急的看向正坐在大厅沙发上一脸淡淡的喝着茶的林国栋道,“爸,您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到话?”

         “嗯,知道了。”林国栋面无表情的点头道。

         “知道了?爸,因为鱼柔那个丫头的事情,我们林氏股票已经遭受到重创了。但是,您现在还这么的无动无衷,真的好吗?”林瑞丰很是不赞同的看向林国栋道,“难道您现在还想着去包庇那个来路不明的丫头吗?”

         “她不会有事的。”林国栋又抿了一口他手中的碧螺春,那一脸淡然的样子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牵动他此刻的思绪。

         “不会有事的?爸,鱼柔现在是杀了人,怎么可能不会有事?而且,就算她没有杀人,就算她能够活着从监狱走出来,那她给我们林氏带来的损失应该怎么算?您可不能一直这么偏心啊。”林瑞丰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的父亲到底是看中了鱼柔那个丫头的哪一点?

         “瑞丰,你不懂。”淡淡的瞥了一眼气的快要跳脚的林瑞丰,林国栋一脸意味不明的说道:“最迟不过明天,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最迟不过明天?”看着林国栋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原本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林瑞丰顿时冷静了下来。是了,他的父亲林国栋可是一个比他还要看中林家利益的事情,既然他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了。只是,鱼柔那个野丫头做的事情真的太让人恼火了。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穿着一身大红色旗袍的谢玉芬由穿着一身白裙的林慕涵从二楼旋梯口慢慢的搀扶了下来。

         “国栋,我建议将鱼柔踢出我们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