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差别对待
        “你们都看看,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做长辈的吗?”看着鱼柔洒脱离去的背影,谢玉芬一脸气急的捶胸顿足道,“真是个没教养的丫头,当初就不应该把她收养在老大的名下的。”

         “妈,你是不知道,自从鱼柔那个丫头从国外回来以后,可是越发的嚣张了,她现在根本就不把我们林家所有人放在眼里。”林惠清适时的添油加醋道。

         “哼,幸好我提前回来了,我就说我这心里怎么就一直慌的不行。原来是鱼柔这个蛀虫又重新回到老宅里来了。”谢玉芬的眼中一丝暗光快速闪过,“不过,我倒要看看,这次她到底还能得瑟多久。”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静静的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林国栋突然一脸深沉的开口了,“你们这段时间都给我安分些,不要总想着去为难鱼柔。”

         “为什么?”林惠清第一个不同意道。

         “惠清,尤其是你,不要去打鱼柔的主意。”林国栋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惠清,“至于原因,你们以后会知道的。”

         “爸,您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偏心了。要知道她鱼柔只是一个外人,不是我们林家人,你为什么总是对她如此的纵容呢?”林惠清积了一肚子的怨气终于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

         她不明白,一直以来,为什么她的父亲林国栋对鱼柔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都远比对他们这些亲生子女要来得好?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一向只重利益的他,却唯独会待她不同?

         “惠清,是你想多了。”林国栋的眼眸微敛,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想多了?”林惠清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爸,十年了,那个丫头在我们林家已经十年了。您扪心自问,您在对待她的时候真的和对待我们这些做您亲生子女的心情是一样的么?”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只见林惠清一脸凄惨的抬起头看向林国栋道,“就像当初,让您在我和她之间做抉择的时候,您毅然决然的为了保全她而选择抛弃我,我们真的是一样的吗?”

         林国栋微微一怔,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异样,沉声道:“那个时候,我是迫不得已的。”

         “呵呵,迫不得已?好一个迫不得已。”林惠清突然有些癫狂的大笑了起来,“可是,您知道吗?我的一生,就因为您口中的迫不得已,完全毁于一旦。”

         “惠清你——”

         “算了,爸,你现在想要说什么,我心里也清楚。”林惠清开口打断了林国栋还未说完的话,“但是,不怕您说,我和鱼柔之间的梁子,早在十年前她进入我们林家的那一刻就已经结下了。所以,你若是想要我和她和平共处,我现在可以明确告诉您,那是不可能的。”

         “原本今天我是回来看看妈的,既然现在人我已经看了,那我就先离开了。反正现在在这个家里,也没有任何人欢迎我,不是吗?”

         说完,不等林家其他人再开口说什么,林惠清一把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毫不犹豫的就转身离去了。

         “惠清——”看着林惠清渐行渐远的身影,林国栋的嘴唇微微张了张。

         就在这时,一直一个旁观者的态度看着这一切的谢玉芬突然开口了,“国栋,算了,她就是这样的一个脾气,用不了两天她就会好的。”

         慢慢收回自己的视线,林国栋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真的是有苦衷的。

         此刻,天沐医院顶层VIP病房

         “老大,你的右手真的没有事了吗?”斜靠在病床上,穿着一身病号服脸色有些许惨白的小平头男人,一脸关切的偏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冷奕道。

         “嗯,没事。”冷奕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只见小平头男人一脸纠结的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是一脸期盼的看向冷奕道:“不过,老大,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冷奕一脸淡淡的说道。

         “那个,你右手上的那朵萌萌哒的蝴蝶结是咱嫂子给打的吗?”小平头男人一脸八卦的鼓起勇气道。因为以他家老大做事严谨认真的风格,肯定是不会允许蝴蝶结这种毁形象的东西出现在他身上的,除非是他最重视的人帮他系的。

         但与此同时,小平头男人也已经做好了被冷奕狠批一顿的心理准备了。

         因为,他家老大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八卦的人了。但是,如果今天他不把刚刚那个问题问出口的话,那他今天晚上肯定会好奇的睡不着觉的。小平头男人很是郁闷在心中的诽腹道,真是好奇害死猫。

         “嗯。”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生气,只见冷奕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小平头男人刚才的问题。

         “哈,还真是。”原本一脸忐忑的小平头男人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看来他今天的运气不错,这下他可是有炫耀的资本了。

         要知道,他肯定是他们那群兄弟之中最早知道老大结婚的事情的第一人。原来替老大挡枪子还有这么一个好处啊,用这次受伤换来这么一个劲爆消息,还真是值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至于在这次模拟演练中突然遇袭的事情,我会派人调查清楚的。”冷奕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对小平头男人说道。

         “嗯,知道的。”听到冷奕说起遇袭的事情,小平头男人的脸色顿时一变,特么的,要是让他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地里给他使坏,等他出院了,他肯定把他丫的揍得连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