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冷少受伤
        挂断电话以后,精神有点恍惚的鱼柔,走着走着,突然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鱼柔条件反射的道歉道。

         然而,站在原地等了许久都不见对方有任何反应的鱼柔终是眼睛微红的慢慢抬起了头。只是,当她真正看清楚眼前这个被她不小心撞到的人的相貌时,她顿时一脸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你怎么――”会来这里?

         还没等鱼柔将剩下话的说完,只见穿着一身白衣的温泽突然带着好几位推着平车的医生和护士从医院内部满头大汗的小跑了过来。

         “冷三少,平车已经推过来了,不知道您带来的伤员现在在哪里?”

         “那边,车里。”穿着一身军装的冷奕面无表情的用手指了一指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路虎车。

         “嗯,好的。”温泽用手摸了一把他额头上不停往外冒的汗水,然后又一脸严肃的偏过头对着跟在他身后的医生和护士道,“你们先将伤员送进抢救室吧。”

         “知道了,主任。”一个看起来稍微年轻一点的医生率先点头道。

         看着平车渐渐消失在医院急诊大门之后,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温泽犹豫了三秒钟,终是压力山大的看向目光一直停留在鱼柔身上的冷奕再次道。

         “那个,冷少,不知道你送来的伤员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了?他是如何受的伤呢?受伤的部位大致在什么地方?还有受伤的时间大致过了多久了呢?”

         温泽照例对着冷奕询问了一下伤员的基本情况,只是冷奕那如冬日寒冰般的脸,让他原本铿锵有力的问话声变得越来越小。

         就在一脸尴尬的温泽以为冷奕不会再回答他的问题时,只听见冷奕突然冷不丁的回答道:“李鹏,26岁,地雷,左腿,两小时。”

         冷奕极其简短的回答让温泽微微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又一脸关切的看向冷奕说道:“冷少,穆首长在电话里说你也受了伤,不知道――”

         冷奕他也受伤了么?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的鱼柔,脸上终于出现了丝丝裂痕。不过,下一秒,她的心里就立刻恢复了平静。他怎样,跟她半毛关系,她为嘛要担心他。

         “不用你。”冷奕沉声打断了温泽还未说完的话,两眼耀耀的看向鱼柔道,“还有她。”

         听到冷奕很是理直气壮的话语,鱼柔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她是他的保姆吗?要知道她早就下班了,现在是休息时间,她要回家睡觉。

         “鱼医生,你看——”温泽有些讨好的看向鱼柔道。

         “千万别找我。”鱼柔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拒绝道,“温主任,现在不是我的上班时间,我要回家睡觉了,再见。”

         只是,还没等鱼柔真正迈开脚步,冷奕就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别走。”

         看着冷奕刚毅的侧脸,鱼柔的心里不禁微微一动,明明是那么冷情无心的话语,可为什么她刚才竟听出了那一丝稍纵即逝的脆弱?

         半晌,鱼柔微微叹了一口气,终是道,“我不走。现在你可以放手了。”

         只见,冷奕的目光闪了闪,慢慢收回了拽住鱼柔的左手。

         “既然如此,鱼医生,冷三少的人身安全就全由你负责了。”见鱼柔终于答应了,一直提着一颗心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旁的温泽立刻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冷奕的难搞可是出了名的。

         “对了,鱼医生,医院里的资源你随便用,缺什么跟我打电话,我会让人第一时间给你送过去的。因为我现在还有其他的病人要管,所以就先走了。”

         看着温泽逃一般离开的身影,鱼柔的嘴角不禁抽了抽,把人丢给她之后,他倒是跑的快。

         “那什么,你伤哪了?”鱼柔上下打量了一眼在她面前站得笔直却仍是一副面瘫脸的冷奕。

         “手。”冷奕两眼定定的看向鱼柔道。

         只见,鱼柔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疑惑,她刚刚并没有发现他衣袖处沾有一丝一毫的血迹啊。难道——

         很是粗暴的将冷奕藏在衣袖中的右手暴露在空气中,鱼柔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手还能被称为手吗?

         “你不疼吗?”憋了很久,鱼柔终是憋出了这样一句废话。

         “我疼,他们更疼。”冷奕薄唇轻启,一脸淡淡的说道。

         然而,看着冷奕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鱼柔此刻真的想要暴走了。特么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丫的怎么还在装逼耍帅。幸好他来医院来的还算及时,也幸好他碰见了她,否则他那一只惨不忍睹的右手可就真的要废了。

         “去我办公室吧。”最后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面瘫脸冷奕,鱼柔小心翼翼的将他右手上面的衣袖放了下来,然后牵起他的左手就一起向着她的办公室走去了。

         与此同时,感受到左手手心传来的那一阵一阵温热,在鱼柔看不到的地方,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冷奕嘴角慢慢勾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天沐医院,鱼柔的专用办公室

         “我现在需要先用灭菌注射用水清洗一下你的右手,因为我这里没有备麻药,所以可能会有一点疼,你能忍住吗?”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帮人处理过很多次伤口的鱼柔,此刻拿着灭菌注射用水的右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没事。”冷奕很是淡定的回答道。仿佛马上要经历非人般疼痛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哈,那你忍住。”说完,鱼柔打开瓶盖就开始用灭菌水冲洗冷奕右手上深可见骨的伤口。

         然而,直到整个清洗过程结束的那一刻,冷奕果真如他先前向鱼柔所说的话一般没事,因为他的脸上从头到尾竟连一丝一毫痛苦的表情都没有流露出来过。

         特么的,看不出来这冷奕还是个真汉子,有种。将手中的空瓶扔进垃圾箱,鱼柔在心中默默诽腹道,不过和接下来的治疗相比,刚刚灭菌注射用水所造成的疼痛还不及它的十分之一,而她只能祝他好运了。

         ------题外话------

         求收藏,求点击,求留言~

         喜欢文文的亲们千万记得入坑收藏哦~爱你们么么哒~